第三卷 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欲成魔!

  这片黄褐色的土地上,满目疮痍的巨大堡垒,我所见到的妖族大陆,代表了鲜血和杀戮。

  巨大的,矮小,飞行的,奔跑的,当我被这无数的妖怪包围的时候,当它们挥舞利刃和战斧,高喊着要我的命时。

  我心中却燃烧着比天机眼的烈焰,比东皇太一的炎阳还要灼热的烈焰。

  “杀吧,杀吧,杀吧……”

  我双眸之中,有一丝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嘴角扬起一抹怪异的笑容。

  行痴坐在小渔村中,半尸昏睡着,天空阴霾,正在打坐的魔僧忽然笑了起来,手上的佛珠突然停住了,低声说道:“我说过,我的魔气没这么容易驱散。杀吧,杀吧,端木森,我很好奇,最后的你会选择做一个普通的阴阳代理人,还是做一个伟大的逆天者。魔由心生,你的心,已经乱了。魔,便也乱了。”

  而此时的我,已经呼喊着挥动了手上的轩辕神剑,劈砍,杀戮,妖怪们的鲜血喷溅在我的脸上,浓郁的已经凝结成了块状,我皱紧眉头,呼喊不止,不断地挥动手上的轩辕神剑,不断地有妖怪倒在我的剑下,我看着它们死去的脸,心中的战意就像是饥渴一般,永远都填不满,杀,杀,杀!

  轩辕神剑剑身上已经布满了红色的鲜血,我的身体和脸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可是为什么眼前的妖怪们永远都杀不完,它们一个跟着一个出现,永远都杀不光,为什么永远都杀不光呢?

  “端木森的状态有一点奇怪。”

  鲲鹏妖师奇怪地说道,东皇太一冷笑着说:“有魔性了而已,过去我们不是见过很多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吗?当心中有了一丝魔性,一直压抑到了释放的一刻,就会变的无比疯狂,不过你看他的盘古之身,已经开始褪去了。”

  鲲鹏妖师仔细一看,不禁喜上眉梢,笑道:“是的,他的盘古之躯终于到极限了。只要没有帮手,魔性会加速他的疲倦,没了盘古之躯的帮助,他在我们手上走不过百招。”

  东皇太一却没有笑,只是这样凝望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后说道:“鲲鹏,你难道不觉得耻辱吗?”

  鲲鹏一怔,旋即看见远处地上的尸体,和已经凝结的和小溪一般的血流,它叹了口气后说道:“大帝,当年我跟随您的时候,就说过,成大事不拘小节。我们妖族想要再一次崛起,就必须有牺牲,这些妖众的死亡,都是为了我们妖族重新掌控大地而做出的牺牲。”

  东皇太一,轻轻一笑,却没有再说话。

  而此时被妖怪们团团围住的我,也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青色皮肤在褪去,盘估的力量正在衰退,我开始感觉累了,其实按照过去我战斗时候的状态,即便盘古之躯消失后,也不至于像今天这么累,虽然明白自己可能出了一些状况之外的问题,可是,手中的轩辕神剑已经不能停止,杀戮更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情。

  很渴,非常渴,喉咙很干,就好像我变成了吸血鬼一样,只是我不想吸这些肮脏的妖怪的血,只是想要杀戮。

  青色的皮肤彻底消失了,盘古之力离开我身体的一刻,整个身子一阵虚弱,差一点就倒在了地上,赶忙用轩辕神剑撑住了自己,四周的妖怪也被我杀怕了,明明看见了我有一些奇怪,却也不敢上前来杀我。

  我晃了晃脑袋,重新站直了身体,正在这时候,一轮烈阳从空中落下,按在了我的背上,一下子就将我压在了地上,烈焰灼烧着我的造天之力,,东皇太一和妖师鲲鹏落在了我的面前。

  “小子,盘古之力消失了吧?看来我得到的情报还是很准的。”

  鲲鹏蹲下来抓住了我的头发后低声说道。

  此时的我没有说话,甚至连背上的压力都有一些麻木的感觉,心里有一种古怪而又熟悉的感觉,我内视自己的梦境空间之时,却能够看见自己的梦境空间中竟然有丝丝魔气环绕,这些魔气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在我的灵魂深处游荡,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是因为杀戮太多,而引发了自己的心魔,使得自己的体力超负荷透支。

  “当年我帮元始天尊澄清寰宇之后,他便欠了我一个人情,如今他用你的全部情报还了我这个人情。你的盘古之力是有时间限制的吧,当然,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入魔?你的身边有人在你身体内打入了魔气吗?正好帮了我大忙,你看看你多厉害,一个人力压我和大帝,还屠杀了数千的妖族,真是太神勇了。如果你不入魔的话,我还真没办法一下子制服你。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我,已经不需要你了,所以,你还是在我们妖族的大陆上,永远,永远地沉眠下去吧!”

  说话间,鲲鹏伸出利爪按在了我的脖子上,一点点破开了我身上的先天之力,接着利爪刺进了我的脖子内,我双目紧皱,虽然不痛,但是此刻身上没有力气,入魔是我也没料到的。

  正在这个当口,我看见一道黑色的身影从远处的石头房子内冲了出来,猛地跑了过来,速度很快,在我的眼中拉出了一道黑色的细线,接着撞在了鲲鹏的身上,鲲鹏妖师被这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击退。

  四周的妖怪们也都是大吃一惊,纷纷散开,我勉强抬起头,看见一个显得有一些消瘦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灰色的皮毛,一双绿色的眼睛,雪亮的獠牙,浓郁的妖气,还有一对尖尖的耳朵,妖化后的黑蛋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四周的妖怪们也都震惊了,连东皇太一都双目圆睁,只有一魂一魄在身的黑蛋,应该是没有自己的意识,它怎么会突然冲出来,怎么还会为了救我而攻击了鲲鹏妖师?

  “黑蛋……”

  我轻轻呼唤它的名字,黑蛋慢慢转头,它的眼神还是无神的,脸上依然带着疲惫,它没有醒过来,甚至虚弱地双手和双脚都在发颤。

  “该死的,谁打开它的镣铐的!”

  鲲鹏妖师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四周吼道,我远远瞥见小血一颠一颠地从关押黑蛋的石头房子里飞了出来。

  这小蝙蝠关键时候帮了我大忙!

  “将它抓回去,真是该死,魂魄被我抽离了,还有潜意识存在吗?端木森,你这个妖怪兄弟可是对你够好的啊。没有自己的主观意识,潜意识居然还想着要保护你,你们的交情这么深,倒是让我开了眼界。”

  我听着鲲鹏妖师的话,抬起头看着黑蛋,它伸出利爪,按在了我背上的烈阳之上,随后发出一声愤怒地狼啸,一点点发力,将东皇太一的烈阳撕开了一道道缺口。

  它的实力真的提高了,东皇太一的法术,竟然在它的手上也能够被撕裂,虽然此时的黑蛋很虚弱,应该是还没从圣兽潭的消耗中缓过劲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意外还是来了……

  东皇太一和它身边的妖道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各自拍出一掌,按在了黑蛋的背上,我抬起头,看着黑蛋喷出一口鲜血,鲜血洒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脑袋一瞬间停滞了下来。

  “哼,就算你实力长进了又如何!你成不了传说中的圣兽,妖族的统治者只能是我!”

  东皇太一放声大吼,鲲鹏妖师的脸色也是大变,妖气冲出,将东皇太一震退,暴怒地吼道:“东皇太一!你该死啊!”

  鲲鹏的圣兽再造计划,如果黑蛋死了也就流产了,东皇太一就是不愿意让黑蛋成为圣兽,而自己的统治权被削弱。

  各怀鬼胎之下,黑蛋成了牺牲品。

  我看着黑蛋一下子跪倒在了我的面前,随后身子一软,摔在了我的身边,嘴角流着血。它很疲惫了,可是还是来救我,和很多年前一样,我看着它眼中的绿光一点点暗淡。

  “黑蛋,黑蛋……”

  我轻唤它的名字。

  “快,点,逃……”

  我记得很多年前,在巫族大陆上,它也是这么多我说,让我快走,然后自己去赴死。

  下一刻,妖道抓住黑蛋的尸体,猛地一抛,扔进了圣兽潭中,冷笑道:“它的身体坚韧,想要彻底杀死比较困难,但是,圣兽潭内力量惊人,对妖族的魂魄破坏力巨大,它最后的一魂一魄也保不住了,没了魂魄,就是彻底死了!大帝,您可高枕无忧了,哈哈!”

  鲲鹏吃惊地呆立现场,它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

  东皇太一冷笑道:“妖族,还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哈哈!”

  而此刻的我,双眼呆滞,已经被压制住的魔性蠢蠢欲动。

  “杀我兄弟者,必诛!成魔又何妨,若是成魔能报仇,我愿成魔!”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