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不怕死不要命

  半尸,这人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传闻,当然和那些大门大派里的厉害人物有很大的差距。

  据说他原来出生于一个挺大的灵异家族,不过不是直系,而是旁系,不过天资聪颖的他,年少的时候就变现的非常突出。

  只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家伙因为太过出挑,所以引起了直系一些子嗣的报复,将他骗到老林中,放僵尸咬了他,挣扎和搏斗的时候他从山崖上摔了下去,从此了无音信。

  直到十几年后,江湖上出了一个叫做半尸的男人,势力挺大,手段狠辣,报复了这个灵异家族,当时目睹报复过程的灵异人士都说,这个半尸就是当年这个灵异家族的少年。

  不过真假难料,江湖上的怪谈太多,半尸的由来说不定也是别人杜撰出来。

  只不过,今日亲眼目睹此人的脸,却是让我吃了一惊。

  “是你给黑蛋下的单?”

  我皱着眉头反问。

  “是的,是我让老刀给它下的单,我也不瞒你,黑蛋现在被困在一处秘境之中,因此才出不来。而给我下单的人,我也不知道,只是一天早上起床,门口就多了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纸条。干我这行的,那人钱财就得替人消灾。我知道你不好对付,所以,我才将这事情交给老刀去办,不过没想到还是被你查了出来。”

  他一边笑一边说道,看起来非常笃定,仿佛我一定不会伤他似的。

  我将手放在桌子上,整张桌子都在微微颤抖,老刀见我身上怒气外放,杀气肆意,也是吓了一跳,从椅子上惊起之后,躲到了角落里。我冷冷地说道:“你可知道,动我兄弟的结果是什么?”

  半尸没说话,依然笃定地喝着自己的酒,点点头说:“自然知道,你可以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怕死。形神俱灭,皮开肉绽,对我而言都不算什么大事儿。”

  他看起来如此镇定,确实,当一个人经历过生死之后,再面对威胁,就会笃定的多。特别是像半尸这样一个孤家寡人,不怕威胁的家伙。

  “它在什么秘境中?”

  我冷冷问道。

  “我可以告诉你,前提是,你得抓的住我!我今天来见你,只不过是对你很好奇罢了。这顿酒,算我请了,如果你还能再见到我,那我自然会告诉你真相。那么,我们,后会有期……”

  我一听他这话就感觉不对劲,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猛然间这家伙屁股底下的地面开了一个大洞,接着他整个人顺势往下落。

  我双眼一睁,不再留手,一拳打在了地面上,背后金色巨人瞬间幻化而出,同样一拳轰出,将整个小酒馆的地面打穿了一个大洞,却见地面下是一条长长的地下轨道,而半尸已经没了踪影。

  他不见了不要紧,我再回头,瞄上了之前被我震飞的那个服务生以及老刀,他们两个肯定也知道部分内情。

  我身子一闪,一把抓住了服务生,这个修妖人惨笑着看向我,片刻后,猛拍自己的胸口,浑身瞬间鼓胀起来,全身爆开,冲击力震动造天之力。

  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家伙!半尸不怕死,这修妖人居然也是如此!

  我再看向另一边的老刀,现在活着的人里只有老刀了!

  老刀躲在角落里,双手捂着脸,非常惊恐地喊道:“端木家主,别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按照半尸的要求办事。您别杀我啊……”

  我走过去一把领主了他的衣领,却没想到,他话说到一半,嘴角,鼻孔,耳朵,眼睛,全都在往外流血,面色瞬间变的铁青,浑身上下不断地颤抖,哽咽着:“我,我中毒了,酒菜里,酒菜里有毒……”

  他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我猛地将手按在了他的心口处,强行进入了他的梦境空间!

  但是,毒性的扩散速度却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老刀在我还没彻底阅读他的记忆片段之前,就死了,接着整个梦境空间开始破碎,灵魂被抽离,一片接着一片的记忆片段消失。

  我被迫从他的梦境空间中退了出来,非常不悦,而且极端不爽地一脚踹在了墙壁上,将整个墙面都给踢裂了。

  现在可以确定,黑蛋被人给困住了,而我,被几个比我本事低很多的家伙给阴了!这一次我和半尸的交锋,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占据上风,而且,最关键的是,我还一点线索都没拿到!

  打了个电话给四合院,让他们派人过来采集现场的线索,并且处理尸体。

  临走之前,我搜了一下现场的每个角落,最后,我在老刀的身上,发现了一把刀币。看起来挺旧的,应该是老货,只是当我将这把刀币翻到背面后,却发现表面的锈斑做的并不完美,仔细观察会发现是仿品。

  这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一个人身上带着一把仿品的刀币并不是什么大事,很正常。可是这把仿品刀币出现在老刀的身上,却是最最不正常的事情。

  老刀是什么人?

  他是灵异人士,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几十年,说句难听的,他在这个圈子里见过的好东西比很多专家好要多,而且他不缺钱,就算不是富豪,可是账户里一两千万还是有的。

  那么,这样一个,有眼力,有经验,油滑而且有钱的人,为什么会随身带着一把假的仿品的刀币呢?可见,我手上这玩意儿一定有它的用处。

  带着刀币离开了小酒馆,钻进了银魅后,坐在车里,我把玩着这把怎么看怎么正常的刀币,身边的行痴和尚看见后,笑了笑说道:“给我看看。”

  接过刀币,他微微转动了两圈,随后将一丝佛光附着在其上,不过刀币都没有任何的变化,看起来很正常,行痴皱了皱眉头后说道:“看起来,更像是一把钥匙。”

  我和残龙都是一愣,钥匙?这倒是我们没想到的。

  四个小时后,轩辕家族和国字号第五组的勘察结束,并且部分化验报告也出来了,妖姬给我打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对我说道:“端木森,化验报告显示,老刀是中了下在菜里的氰化钾死的,你没中毒是因为你只是喝了酒。两具尸体都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只是,我们在酒馆二楼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打火机,我会拍照发给你看看。是一个很特殊的打火机!”

  挂了电话,妖姬在微信上将照片发了过来。

  现在很多的娱乐场所,或者是一些饭店酒馆都会将店名印在打火机上,以此来做推广。只是,我眼前拿到的这个打火机上面的广告却写着:“祁阳古董店……”

  居然是一家古董店,难怪细心的妖姬会说很特殊,在目前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前往这家古董店一探究竟。

  祁阳古董店并不大,我们连夜赶过去的时候,大门都是紧闭着的,虽然店铺不大,不过也算是古色古香,门口用的是木头挡板,门口有一对白色的石狮子,大红灯笼旁边还有一块招牌。

  在北京这样的文化大城市,这样的店并不少,残龙上前敲了敲门,按理来说,里面应该睡着伙计看家,不过敲了半天都没人回应。

  “破门吧。”

  我说了这话,残龙正要将大门打碎,远远地却听见了警笛声响起,随后一大波警察蜂拥而来,将我和残龙团团包围。

  “别动,都别动啊!”

  听见四周警察的呼喊声,我和残龙对视一眼都感觉很奇怪,不一会儿,一个白发穿着蓝色大褂,带着圆边小眼睛的老头走了出来,指着我们说道:“就是他们,鬼鬼祟祟地在门口徘徊,这几天来踩过好几次点了,警察同志快点逮捕他们!”

  这老头居然将我和残龙当成是小偷了!

  结果花了好一通解释后,还是我出示了自己特殊警员的证件之后,才算是脱了困,留下了我们和这老头,老头看看我们说道:“哼,别以为警察走了就能够对付我!告诉你,没人能够偷走我店里的宝贝,没人!”

  这老头神神叨叨的样子一看就不怎么正常,我无奈地说道:“您是祁阳古董店的老板?”

  老头冷哼一声说:“当然,我就是祁阳,祁阳就是我!难道还会有别人吗?”

  我拿出一个打火机递给了他,他看了看后说道:“哼,是我们店里的打火机!是我那兔崽子儿子招揽客人的时候印的,你们这么晚来肯定也是我那个兔崽子儿子的狐朋狗友吧!我这里的东西不卖给你们,我的宝贝,都不卖给你们!”

  我一愣,看来这误会够深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