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一十二章 江湖老刀

  我和黑蛋在过去的日子里认识很多固定的客户,这些老客户或是通过网络,或是通过电话下单,不怎么接触本人。

  当然,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本来灵异圈子就乱,人心隔肚皮,身边的兄弟都可能随时捅自己一刀,更何况是生意往来的伙伴。

  其中有一个人一直是单线和黑蛋联系,有时候下的单也是黑蛋自己去处理,特别是在黑蛋幻化成人形之后。这个人在网上的名字是:江湖老刀。

  后来我成了轩辕家族的家主后,也调查过从前的老客户,这个江湖老刀却是比较神秘的一位,背景资料我手头拿到的不多,但是毫无疑问,他也是个在灵异圈边缘混迹,并且黑白两道都走的混子。

  江湖老刀,原名梁刀,圈子里熟识他的人都会喊他一声刀哥,出手挺阔绰的,有点钱,喜欢走街串巷,遇到不寻常的事情后先调查,确定是灵异事件后就会找我们阴阳代理人来下单处理。

  他收钱,接着将答应我们的款子打给我们,当然,此人诚信还是不错,没亏过我和黑蛋的钱,而且每一次给的情报也比较准确。

  要知道,很多时候一个不准确的情报,可能会害死人。

  算算时间,我也和老刀有好几年没联系了,黑蛋那边我不清楚,不过看来应该也是断了来往,怎么会突然间就给黑蛋下单呢?

  老刀在圈子里的声望还不错,人缘也挺好,按理来说就是一个封鬼的委托,找一些厉害的散客处理了就行,散客的要价也不高,且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来责怪。

  在江湖中,这些散客,无门无派的人,命比纸还薄。

  可是他偏偏舍近求远,来找了黑蛋,且我看玉罕发过来的资料,他给黑蛋的价格还真不低,一个封鬼的委托,给足足100多万人民币,而且看情报,封的还是一般的十年厉鬼,这里面疑点不少。

  只是,心思细腻如黑蛋难道就没看出来吗?怎么还会接了这单呢?

  我心中怀揣着疑惑,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找到黑蛋,然后处理空净大师的事情,让空净大师在华夏大地上乱跑,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大开杀戒。

  老刀这一类中间人一般都没有家,四海漂泊,有的甚至还躲在国外。要想找他们,得去一个灵异圈里比较特殊的地方,也是从前我和黑蛋很少去的一个地方,叫做“鬼门关”。

  当然我所说的“鬼门关”自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和阴间没有关系,这是一处这种灵异中介会聚会的地方,一般是那种小门市的茶楼,或者是一处没什么人的小酒馆,现代社会,还可能是一些路边开着的,生意并不好,可是一直不关门的小酒吧。

  我不想表露身份打草惊蛇,所以掩盖了气息,戴上一个口罩,出发去了北京一处比较大的“鬼门关”。

  这里还是要说一下,为什么要叫“鬼门关”,因为入了这门,你见到的就是江湖最残忍的一面,遇到好人自然是好,遇到骗子你也不要流泪,被骗了钱是小,被骗了身子也不是大事,每年都有很多灵异中介死亡,这种灵异中介都是新手,以为能发财,结果死的很冤。

  我们四合院里的食堂里就有一个断了两根手指的中年大叔,他过去就是灵异中介,一次去了河南的一处“鬼门关”谈生意,结果进去之后,再出来不仅被抢光了钱,而且还少了两根手指。

  这事情他是在面试的时候告诉我的,之后便只字未提,要知道,当时他被砍掉手指的时候,已经坐了15年的灵异中介了。

  北京西三环,一处开在角落里的小茶楼,生意挺差,平常白天你往里面看没什么客人,老板伙计也就那么几个,不热情,你要真进去喝茶了,端上来的茶水都是冷的。

  可是一到晚上十点之后,这里就热闹了,茶楼两层,上一层是“鬼门关”内一些厉害的灵异中介能上去的,下面一层则是交换情报,甚至是互相给单子的地方。

  我出现在大门口后,往两边看了看,没什么行人,你也听不见茶楼内的谈话声,因为整个茶楼都被隔音的结界给封锁了。

  门口站着俩大汉,膀大腰圆穿着黑色背心黑色牛仔裤那种,一见到我要进去,立刻将我拦了下来,看了看我后说道:“口罩摘了。”

  我一顿,伸手一边摘口罩,一边摸了自己的脸一下,一层金光浮现在我的脸上,依然遮住了我的真容。

  “哼,藏的倒是好,新来的吧,怕别人认出你是吧。先说好,进去喝茶不要紧,不要闹事。要是犯了众怒,或者被人盯上了,来一个我们还能挡着,要是来三四个,对不住,您就自求多福吧,听明白了吗?”

  左边的大汉说道,我点了点头,他将帘子给我撩开,对着里面喊了一嗓子:“新茶客一位,招待着!”

  我一皱眉头,他这短短一句话里面很有问题!

  他说我是新茶客,意思就是告诉里面的这些灵异中介,来了一个新人,要是有不轨的家伙,肯定此时已经盯上我了。

  我看了这大汉一眼,他却冷笑一声,倒是毫不在意。

  能开“鬼门关”的老板也都是灵异圈子里有头有脸的,所以这些请来的保镖并不怎么畏惧灵异中介,一般的灵异中介也都横不过他们。

  我走进了茶楼后,四周的人纷纷停下了说话的声音,有几个甚至已经将手按在了自己的腰间,我笑了笑说道:“东天太阳,西天月亮,海底蛟龙,能上青天。各位,最好别动手。”

  这是一句暗语,东边太阳指的是我白天有人罩着,西天月亮指的是我是孤家寡人一个冷冷清清,海底蛟龙是客套话,指的是在座的这些茶客都是蛟龙之辈,能上青天意思是和我和平相处,我背后的人不会动你。

  我这话还是食堂大叔给教的,如今一说出来,茶楼内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全都安分了下来,茶楼内说话的声音又渐渐响了起来,虽然还有几个人盯着我,但是都没了动手的意思,能说出我这句话的人也都是老混子了。

  我找两个角落里的位子坐了下来,没一会儿一个打着哈欠的小二走过来说道:“兄弟喝什么茶?”

  他没给我菜单,因为他问我的这句话意思不是真的问我喝什么茶,而是问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寻一人。”

  我低声说道。

  小二也不紧张,拿出一张纸条和一支笔放在了我的面前,随后说道:“把你要找的人名写下来,此人要是在茶楼内,我们会帮你找到,要是此人不在,也没办法。寻一次人,三千块。”

  这地方价格真是黑,就是跑跑腿就要我三千块,我付了钱,写了人名之后,小二看了看我写的纸条,忽然微微一笑说:“你找刀哥啊,真是巧了,他在二楼。我去给你带个话,看他愿不愿意下来见你。”

  小二一边说着一边往后腿,过了一会儿后,小二跑回来对我摇摇头说道:“刀哥正忙着,给了我一个电子邮件信箱,你回头自己将任务发给他。”

  说话间,小二留下老刀的名片,就要走,我却冷冷一笑道:“你确定老刀在二楼?”

  小二疑惑地一回头点了点头,我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一楼茶楼的大厅内,看到了上楼的楼梯,楼梯口还站着俩大汉,我心眼一扫,二楼一共有七个人,两人三桌,一人独饮。

  我缓步走向二楼,身边的小二被我的举动个惊住了,不仅是他,一群灵异中介也都吃惊地望了过来,要上二楼那可得是在这茶楼内有些身份的人物。

  我走到楼梯口,一个大汉拦住了我,我也停下了脚步,朗声喊道:“老刀,多年朋友了,不见一见吗?当年你求我和黑蛋办事儿的时候,可是很客气的。”

  我的名号在圈子里比较响,黑蛋的名号一般,人们不知道它叫黑蛋,只知道它是一头厉害的狼妖。

  不过我这话是说给老刀听的,心眼也锁定了第二层,他要是跑了就代表心虚,我立刻就会拿他。他要是来见我,这事情说明还有内情。

  过了几分钟后,茶楼内一片凝重,人群再一次安静了下来,没一会儿一个矮胖子出现在了二楼的楼梯口,光头,左脸颊上有一道刀疤,小眼睛,看起来有一些阴沉,远远见到我后,立刻扬起了笑容,赶忙跑过来喊道:“哎呀,什么风将您吹到这里来了啊!我是老刀,我是老刀!”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