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零二章 忧愁的平等王

  伪善,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词来形容。

  “你说我伪善?”

  我这不爽的,本来还想着要是这九世佛魂愿意配合,我倒是不介意带它离开,此时倒好,居然骂我伪善!我冷冷一笑,点点头说:“行,你就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我不会帮你离开的,你就当我是个伪善的小人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却听见身后的九世佛魂对我说道:“我,是被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人打伤的。”

  它终于开始说我听的懂的人话了,侧过头,冷冷地问道:“谁?”

  九世佛魂摇摇头说:“我没看清楚它的长相,它是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对我突发了攻击。速度非常快,等我被打伤,转过头去,身后已经没人了。”

  燃灯居然都被打败了,而且还不知道是被谁打败的,这对于我来说都有一种天方夜谭的感觉。难道是圣人对燃灯出的手?可是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反而要将他打伤呢?

  越来越多的疑惑出现在我的心中,此时九世佛魂缓缓坐回了地面上,宣了一声佛号之后说:“第一个发现我寄宿在邓然身体内的人,不是你而是行痴的魔意。当时邓然年纪还很小,身体也一直很虚弱。他的虚弱,也间接导致了我的危机。有一次,邓然失足跌落山崖,是行痴的魔意救了他,之后就发现了我的存在。它和我做了一笔交易,它能够将一串通灵的嘎巴拉送给邓然,并且秘密保护他的安全,也就是保护我的安全。可是在我有能力离开邓然的身体后,要帮他做一些事情。当时被逼无奈的我,只能答应了它的要求,我们之间从那时候开始就变成了盟友关系。之后的事情,其实都是在我和他的操控中。”

  又是行痴,老绅士也是行痴找来的,可是行痴不是已经死了吗?

  “行痴当时被该隐所灭,你也是知道的,为什么还要继续欺骗许佛?”

  我紧接着追问道。

  这时候的燃灯,眼中竟有三分无奈,却又有几分自嘲,摇摇头说道:“当年封神一战,很多事情是你们这些后辈不知道的。我们这些当年跟随西方二教主一起去往西天灵山的道士,最终虽然被封了佛陀菩萨,甚至如我一般成了燃灯古佛,可是,我们实际上却是外表风光,内在受到排挤。你以为西天灵山是净土?在凡人眼中,的确是净土,可是在我眼中,在我们这些由道入佛的人眼中,那里不过只是金光中的一座寺庙,仅仅如此罢了。所以,即便我找回了接引,即便灵山变回原来的样子,对我而言都没有一点好处。所以……”

  他还没说话,我却插嘴道:“所以你选择了逃走,不理睬这一切,逍遥一世。原来不是我伪善,而是你伪善,或者用疲惫和胆怯来形容你更合适。”

  燃灯默默点了点头,双手合十,身上金光向外散开,又开始念起了经。

  残龙飞在洞口对我喊道:“端木森,外面的黄泉水开始倒灌了,又开始向上涌动,你们看u矮点出来!”

  黄泉水居然开始升高,这就说明,又有新的水流飞上天空,甚至开始倒流向地面。

  “跟我走吧!”

  我转头对着燃灯大吼道,燃灯却摇摇头,什么都不说,九世佛魂渐渐散开,落入了面前的佛珠之内。

  我走过去将佛珠捡起来,耳边依稀间能够听见他的声音对我说道:“我的魂体已经非常虚弱,不能独自存在,但是我可以将它们寄宿在佛珠中,变成邓然新的护身佛宝。他是个好孩子,这是我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

  抓着佛珠,我不敢停留,冲出洞穴后一跃跳上了残龙的背,低头一看,果然黄泉水面真的提高了不少,不少水流飞上天空汇入了天空中倒流的黄泉水中,我听见残龙对我喊道:“我们下面去哪里?”

  我看了看阴间天空中下的越来越大的黑色雨水,喊道:“走,我们去找十殿阎罗!”

  阳间,很多大城市内今天都出现了同一条新闻,那就是会有酸雨降临,行人不要在路上行走,会出现大面积腐蚀,造成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大部分地区都停班,停课,这可以说是最奇怪的一天。

  老高站在房子中,看着外面明明放晴的天空,一点都没有下雨的迹象,但是空气里却已经有了一丝丝潮湿的感觉,他接到了大叔的电话,所以知道是阴间出了事情。

  “好像最近几年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他望着渐渐日薄西山的天空,很是感慨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修罗地狱中,平等王坐在古庙背后,脸上充满了焦虑,身边围着一群鬼将,这些鬼将平时也算是骁勇善战,此时却都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大人,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外头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一个鬼将焦急地喊道,平等王紧锁双眉,却是一言不发,这下子四周的鬼将就更加紧张了,纷纷喊了起来,大声说道:“大人,您一定要出手管管这事情啊!不然的话,让他这么瞎搞下去,肯定不是办法,阴间就毁了啊!到时候阳间也受到牵连,许佛端木森他们一发飙,我们可不是对手啊!大人!”

  平等王许是被吵的头痛,一下子喊道:“都吵什么!全都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一个都不要进来,全都滚出去!”

  鬼将们只好悻悻然地走了出去,破庙内就剩下了平等王一个人,他用手撑着额头,心中的烦躁已经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就在此刻,我和残龙也已经到了修罗地狱外,因为有烈焰的包围,所以整个地狱倒是免受了黄泉水的侵袭。四周围着不少阴魂厉鬼,都想进入地狱,可是却被烈焰拒之门外,说来讽刺,过去让这些阴魂厉鬼胆寒的地方,如今却反而成了它们的救命之地,巴不得进去呢。

  我一个闪身落入了地狱之中,刚到第一层,在无数阿鼻水晶的包裹下,几个鬼将一眼就看见了我,有一个立刻大喊道:“端木森,端木森来了!”

  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过去来见平等王,就算鬼将看见了我也不会如此惊恐,一般都会殷勤地为我带路,可是今天这些鬼将是怎么了?看见我就和看家了瘟神似的。

  我一路向下,走到了下一层后,却见到鬼将,鬼兵们排成层层叠叠之势,而且一个个都杀气四溢,对着我就和对着敌人似的。

  “你们什么意思?”

  我冷漠地问道,却没有一个鬼将回答我的问话,我往前踏一步,这些鬼将们就都惊恐地举起手中的武器,一个个面色凝重地看着我。

  很快,一个鬼将从鬼兵们中间走了出来,对我喊道:“端木森,这里不欢迎你,快点离开!”

  居然对我下了逐客令,我冷笑着说道:“我是来找平等王的,他不愿意见我吗?”

  鬼将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我索性一下子就从背后将金色的轩辕神剑给拔了出来,这下子数万鬼兵每一个又都往后退了好几步,片刻后,一人对我大吼道:“端木森,你莫要乱来,不然我们一起出招,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哈哈一笑,手上的轩辕神剑上金光更加夺目,挥了挥手腕便有剑气散开,我这么做是故意的,因为我着实也不愿意在这里和这些鬼兵鬼将们浪费时间,早一点逼出平等王,早一点了解黄泉倒流的真相。

  如今在我看来,知道事情真相的,恐怕就只有十殿阎罗了。

  果不其然,我将剑气散开后,虽然没有攻击,但是轩辕神剑上惊人的剑意外散,立刻引来了一声从破庙内传出的低吼:“都散开,让他进来!”

  鬼将们都大吃一惊,正要劝诫,平等王却吼道:“都听不懂我的话吗?让你们让开!”

  鬼兵们只能让开一条路,我将轩辕神剑收起,一步步走进了破庙中,在黑暗,惨败的小庙里,我看见了一身疲惫,满脸忧愁的平等王。

  破庙中央的地上生着一团篝火,我找了把破椅子坐下后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需要用篝火来温暖自己。”

  他却摇摇头说:“我不是用篝火来温暖自己,而是用篝火来照亮我的内心,我看着这些燃烧的火焰时,能够安静自己的内心。好了,谈正事吧,我知道你为了什么而来。可是,端木森,我必须告诉你,有些事情已经超过了你能掌控的范围,我劝你还是收手不理为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