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零一章 黄泉逆流,毁灭之兆

  这黄泉摆渡的阴魂所说的话,听的我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由得喊道:“你说怪龙,还说它会一统阴间?”

  我这问题问的急促,因为如果和我说这些话的不是黄泉的摆渡人,而是随便任何一个阴间的阴魂,我一定当对方是胡言乱语,不加理睬。

  可是,黄泉摆渡人说的话,却是不能不信,也不能不听的。

  首先,黄泉摆渡人是唯一能够在黄泉河上漂流这么多年,而且不被这无尽的阴魂拉入黄泉中的存在。第二,也不知道是法术好是能力,这个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摆渡人,能够听见阴间很多细小的声音,阴魂间的交谈,一些阴谋,一些闲扯,毁灭,创造,阴间发生的很多事情都逃不过它的感知。

  所以,黄泉摆渡人的话里都藏有玄机,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它的身体,可是这一次,我的手落在它的身体上,却只是抓住了一件黑色的布衣,一扯,布衣缠住了我的手臂,黄泉摆渡人不见踪影。

  我们站在这条黑色的小舟上,随着黄泉的流动而摇摆,残龙对我喊道:“端木森,黄泉摆渡人都出现异样了,整个阴间都已经乱了套,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我看着手上的黑色布片,点了点头后说:“我知道,只是,我还是第一次触碰到黄泉摆渡人的身体。残龙,你活的时间比我久,知道黄泉摆渡人有身体吗?”

  残龙摇摇头,低声说:“黄泉摆渡,一直是阴间最神秘的的存在,我也不清楚。更没人会去触碰它们的身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捏着手里的黑色斗篷,心中有一丝丝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有一些地方,很不对劲……

  此时,阳间也是一片大乱,各大门派都开始意识到了阴间出了大问题,茅山,龙虎山,华夏大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片大陆,整个世界,所有的灵异人士,似乎都能看出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也能感觉到,一场浩劫正在逼近。

  北京四合院内,弑君子眉头深锁,他的身边站着周易和索尔。

  “我们四合院的四周,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为止,已经陆陆续续有十多批的厉鬼和阴魂进攻我们。而且情况还在继续恶化。”

  周易的报告让弑君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低声问道:“你们认为,这是有预谋的,还是偶然的?”

  索尔一边看着手上的报告,一边摇摇头说:“其实,从报告上来看,我们都能看出,连续十几次的冲击,很显然,应该是有预谋的,厉鬼和阴魂一向都很胆小怕事,如今却会疯狂地攻击我们的大院,除非是有人在背后挑唆。但是,我收到了其他门派的报告,所看见的,却不仅仅是我们大院遭遇了攻击。还有其他门派也遭受到了大量阴魂和厉鬼的围攻,茅山,龙虎山,阴阳代理人协会,唐门,这些灵异门派,大大小小的情报汇总过来多达百个。那么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够同时进攻我们这么多的门派?鬼王?鬼神家族?还是十殿阎罗?很显然,都不是。如今的阴间,没有一股势力敢于进攻我们阳间的所有门派。”

  索尔说到这里,却听见周易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可是按照您的说法,意思就是,这是一起偶然事件?这不太可能吧,在我看来,这应该是整个阴间联盟后对我们阳间的反攻,至于目的,暂时还不知道。”

  两边都是各执己见,就在此时,白骨匆匆自远方而来,走到弑君子耳边,两个人耳语了几句后,弑君子一脸严肃地转过身,对众人说道:“各位,这一次的事情,很麻烦……”

  茅山之上,诸葛飞站在天空中,双眼青光闪烁,他远远地眺望,看见整个茅山的山脚四周,有黑色的气息流动,这些黑色的气息在茅山的四周环绕,不显露于地表之上,但是散发出的浓郁鬼气已经冲击在了茅山的山壁上。

  “地下鬼气如此严重,莫非是阴间出了大事?”

  诸葛飞一言不发,轰然落下,钻入了阴间内,刚入阴间,走过引魂路后,他抬起头竟然看见整个阴间已经天翻地覆。

  我和残龙继续顺着黄泉河前进,天空中的黄泉河缓缓流动,一路上还是没有看见任何算是神智清醒一点的阴魂和厉鬼。

  而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十殿阎罗竟然对于阴间如此大变没有丝毫反应,就好像这十个神通广大的十殿阎罗突然间就沉眠了,悄无声息间,就没了踪影。

  我盘膝坐在残龙的头顶上,一边前进一边问道:“残龙,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将黄泉河分成两半?”

  残龙摇摇头,吐出一口龙息。

  “如果黄泉水倒流到了地面上,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你想过吗?整个人间都会陷入一片死寂,万物都会灭绝,整个地面世界,就会变成第二个阴间。简单的来说,世界就可能会毁灭。”

  我这话可一点都不是危言耸听,因为这可能是真正发生,并且存在的。

  残龙没说话而是加快了飞行的速度,黄泉有多长,本来就没人知道。我们如果一直飞不到黄泉尽头,找不到原因,岂不是浪费时间?

  “残龙,再飞一个时辰,如果还没有任何发现,你就带着我直接去找十殿阎罗,我倒是要看看这十位阴间的霸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这么一说,残龙立刻点了点头。

  却在此时,它忽然喊道:“快看,右前方那里有一个山洞,山洞里面好像有一丝丝闪光的东西,我过去看看。”

  这是一个坐落在黄泉河边上的山洞,因为山洞高度正好超过黄泉河的表面,所以黄泉水并没有倒灌进来。

  地面有一些潮湿,空气闻起来也有一些淡淡的腥味,我往前走了几步后说道:“残龙你在外面守着,如果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喊我。”

  随后,我向着洞穴深处走去,一边走,我一边听见有一些诡异的响声,仿佛是念经的声音,又好似是一些奇怪的呢喃声。

  山洞不深,我走了将近几十米后,就看见了透出金光的源头,是一个浑身散发出强烈金芒的魂魄,光头,面容安详,魂体虽然虚弱,微微摇晃间似乎快要熄灭的烛火。

  它嘴里念着的声音,我果然没听错,肯定就是念经的声音!它是一个佛魂,准确地说,我认识它,九世佛魂,燃灯!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于这个老谋深算的九世佛魂,我表现的很谨慎,它停下了念经慢慢抬起头看向我,低声说道:“我知道你要来,我也感觉到了你的气息,只是我不能出去找你,被困在这山洞中,还好,你终究找到了我。”

  燃灯说话还是那么玄奥,听着费劲。我皱起眉头问道:“你骗了许佛,神秘失踪,还让人来跟踪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图什么?”

  燃灯将手上的佛珠放在了地上,低声说道:“你看这佛珠,这是封神之战后,我登上灵山之际,接引送给我的。入我手中之时,这只是一串很普通的佛珠,可是,过了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它却熠熠生辉,比世间大部分的佛宝都要珍贵,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皱了皱眉头,摇摇头说道:“因为是你和接引触碰过的?”

  燃灯对我点了点头说:“是的,就是因为这串佛珠被我和接引碰过,所以便成了佛宝。我们被凡人看做高高在上的神佛,其实,也不过是一群修炼者。你们修道,我们修佛,说穿了,还是一个修字。凡人将我们碰过的东西当做佛宝,其实,这些佛宝在我手中不过是一串佛珠罢了,这便是差距。”

  我不解也很不耐烦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燃灯缓缓起身,指着外面奔流中的黄泉大河说:“你有本事,便能在黄泉大河中生存,凡人没有本事,所以必死无疑。这是天择,没法避免。可是,黄泉如是,人间如是,灵异圈难道不是如此吗?你,想要拯救一切,也想拯救你自己,你将自己当做是救世主。你觉得这是正义,可是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你不是救世主,我也不是,许佛更不是。我们都只是比这些凡人更加厉害一些的人而已。我们做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端木森,别再做伪善者了,你,还没看穿你自己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