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七十七章 排异现象

  很多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字,都听说过他的名字,可是从来都没见过他。

  女人们看见他英俊的脸就会尖叫,当然,见到他尖利的牙齿时候叫的会更响一些。

  他喜欢喝酒,喜欢对着月亮发呆,喜欢将喜欢的东西撕碎。

  他活了近万年,他一心追求死亡,他叫该隐。

  吸血鬼的始祖,圣经中记载的第一个吸血鬼,但是他却喜欢这样称呼自己:“我身不腐,心却早已死了……”

  黑色的翅膀,舒展开始的时候,超过两米的翼展,带着该隐从原地飞起,他所站立的地方,便是黑夜,他所要杀的人,是眼前这个只剩下金光的行痴和尚。

  天空中的佛印不断旋转,道道金芒落下,照在该隐的脸上,他脸上的皮肤开始燃烧起来,就好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皮肤不断地被烧化,可是血雾覆盖之后,很快又将他被烧掉的皮肤补全。

  该隐抬起头,血色的双目凝望着天空中金灿灿的佛光,笑了起来,低声说道:“真是好耀眼的,和那永恒不灭的王座一样耀眼,和那天空中的一片白色一样耀眼。”

  他伸出手,手臂不断地被佛光烧成灰烬,又不断补全,行痴和尚看着该隐的样子,很奇怪地说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知道躲避我的佛光?”

  金光落在了该隐的眼中,他忽然想起了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那一天,他抱着自己喜欢的礼物,走到灿烂的王座前,也和今天一样,无数的金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笑着将手上的礼物举了起来,可是王座上的那位至高神却没有看,只是将眼睛落在了他兄弟手上的羊羔上。

  从那一天,那一刻开始,他就异常讨厌一切灿烂的光芒。

  罗切特给他做过恐怖幻境的测试,最后该隐在幻境中,将那个巨大的王座撕成了碎片,然后精疲力竭地醒来。

  “我都说过了,我讨厌光芒!”

  一双黑色的双爪慢慢地升了起来,指向天空,身体不断腐朽,可是该隐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变化,行痴和尚这下子还真是看呆了,他见到该隐的双手落在了天空中的巨大佛印上,竟然用那一双满是鲜血双手捏住了天空中纯净的佛印。

  这佛印乃是白马寺的佛宝之一,对于鬼怪之类的怪物,有着非常强悍的杀伤力。

  可是,今天他眼前的这个怪物,却用自己的执念硬生生抗住了这佛印惊人的杀伤力,最后,当该应的双手彻彻底底捏住佛印的一刻,行痴心头忽然涌起一阵不好的感觉。

  “我喜欢的事物,我讨厌的事物,全都撕碎,撕碎,撕碎!”

  该隐仰起头,张开嘴放声怒吼,吸血牙愤怒地张开,爆发出恐怖的吼声,回荡在天空之中。一双沾染着鲜血的黑色利爪,将这个佛印撕成了两半,随后,在行痴惊讶的双眼中,整个佛印都被掰成了两半,只听见“咔嚓”一声,佛印碎裂后,佛光彻底断裂,该隐一甩黑色大衣,血光在空中不断地转动,将金色的光芒打成碎片,整个天空都在此时变成了血色。

  该隐喘着沉重的呼吸,这样的呼吸,他已经数千年没有经历过了,缓慢地落地,双眼中血光越发凝重,对着对面的行痴和尚,冷漠地说道:“下一个要撕碎的人,就是你。”

  行痴这下子,心中真正打起了退堂鼓,已经看出,眼前这妖怪,战不得!

  大雄宝殿内,我伸出手,按在了邓然的肩膀上,道力经过我的疏导后缓慢地流到了邓然的身上,原本作用在邓然身上的佛光,遇到了道力的抵抗,开始往后退。

  邓然的身体,脸部,手臂,还有半边身子不断地变化,很快在我道力强攻之下,邓然一半的身子已经被道力控制,空净大师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额头上流下一丝冷汗。

  我同样闭上眼睛,身子一点点沉入了邓然的梦境空间中,一进入他的梦境空间中,就看见了那个飘浮在空中的九世佛魂,我们见过一次,它对我说了很多玄奥的话。

  这一次是我主动见它,它依然飘浮在空中,宝相庄严,四周佛光普照,这佛光很柔和落在我的身上就感觉特别舒服。

  “逆天者,你我又见面了。”

  九世佛魂先开口,它高高地悬浮在天空中,双眼慢慢地睁开,我见这双眼中仿佛能够看见命运,因果,轮回之理。

  果然这佛魂不一般,绝不是普通的寻常真佛,我点了点头直接开口说道:“我进来是为了让你放过这个孩子,至少留下一丝分魂,或者是一丝残魂,让这孩子能够活下去,不至于你一走,他就会身死。”

  我的要求其实一点都不过份,虽然可能这么做九世佛魂出世后会比较虚弱,但是佛教常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话不是瞎扯的,因果报应,本就是天道的一环。

  我觉得这九世佛魂会同意,毕竟如果不是邓然这些年保护着它,若是邓然一死,它从邓然身体中飘出,虚弱的佛魂可是很多高手梦寐以求的宝贝,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背景来头这么大的佛魂。

  然而,九世佛魂却拒绝了,它对我摇了摇头后说道:“我不能。”

  我皱着眉头,喝道:“为什么?这对你来说不是难事!”

  九世佛魂却还是摇头说道:“我必须以自己最强的一面回到灵山,不然,我回到灵山后还是会被灭,对不起,我知道这对于这个保护我的孩子很不公平,可是,我也没办法。”

  九世佛魂说话间,身上佛光绽放,竟然应和着空净的佛光,内外相辅相成,隐约间开始压制我的道力,不消片刻,我的道力就会被击溃,到时候邓然的命就保不住了!

  被逼无奈,我只能对九世佛魂出手!

  “你若是不想留下残魂,那我就强行留下一丝!得罪了!”

  我一跃而起,飞在空中,伸出手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正要释放天机眼。九世佛魂也看向了我,挥手间大片大片的佛光向我冲了过来。

  “哼,你以为这佛光挡的住我吗?天机眼,发动……”

  我最后两个字才说到一半的时候,整个身子猛然间抖动了一下,随后背部传来奇怪的感觉,像是阵痛,又不是非常严重,接着我整个人从黑暗中退了出来,双眼内的光芒慢慢消散,趴在了大雄宝殿的地下。

  同时,我看见邓然身上的道力也在消退,我感觉自己的灵觉出了问题!

  正在这时候,一道白色的光芒从空净的身上冲了出来,将我打出了大雄宝殿,我趴在大雄宝殿外的石路上,背后的灵觉已经彻底没了感觉。

  “该死的,难道是排异现象!”

  我自言自语道,之前在国字号第五组的时候,妖姬就警告过我,可能会有排异现象,我一开始还没在意,结果却在这种关键时刻发作了!

  整个后背都传来微弱的阵痛,我可以活动,甚至一点都不影响我走路,但是使不出任何法术,道力也毫无反应,从地上站起来后,快步地向大雄宝殿内走了过去,可是大雄宝殿内的佛光将我又一次打了回来,没有灵觉,造天之力也用不出来。

  我回过头,看着坐在石凳上的许佛,急迫地喊道:“前辈,还请你出手!救救邓然吧,他不容易的,就是个孩子啊!”

  许佛坐在石凳上,一直低着头,我皱紧了眉头,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可是许佛心里是热的,虽然脸上一片冰冷,但是他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他知道应该做什么!

  我走向他,却见许佛一跺脚,一道极光化作枷锁,将我团团困住,我整个人登时动弹不得。吃惊地喊道:“前辈,你别困住我啊!救救那个孩子吧,救救邓然啊!”

  我看的出许佛也很纠结,他皱紧了眉头,过了好一会儿后,抬起头望着我,叹了口气后说道:“我不能意气用事,逆天为上,对不起,端木森。”

  他快速走过来,一指点在了我的额头上,我整个人顿时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躺在白马寺的禅房内,醒过来后,先是试了试自己的灵觉,已经恢复了!立刻冲出了禅房,却看见大雄宝殿中一片安静,佛光不见了,邓然,空净大师全都不见了。正在这时候,从前殿的地方传来了木鱼的声音,我急忙奔过去,却看见一群白马寺的僧人围坐在一起,而在中间,盘膝坐着邓然,披着白色的僧袍,干净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可是,我看的出来,他已经圆寂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