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我的师祖,是个大英雄

  金色神剑的剑尖刺穿元始天尊的胸口的同时,整个石门被打成了碎片,罗焱双眼一片寒芒,低吼一声,身子往前猛冲,压着元始天尊的身子落在了地上,在慕容飞鸟看来,这一幕来的太快了。

  剑尖顶着元始天尊的身子往后爆退,元始天尊一掌将罗焱震住,随后身子往后飘飞,在这一进一出之间,轩辕神剑从元始天尊的胸口处带出了一连串的血花,罗焱落地,元始天尊落在远处的天空中。

  胸口的伤势很快就复原了,但是老圣人的脸上却一片苍白,罗焱将手中轩辕神剑平举,剑身上飘浮着一滴案散发出白色光芒的血液,只有一滴,可是却是非常珍贵。

  慕容飞鸟失声喊道:“师尊的心头血!”

  罗焱将心头血收起,随后也飘飞起来,说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只能再出一次手,能不能杀你,是不是有能力灭掉你,一切都看造化了。你将天道命运看做自己脚下之物,殊不知,即便是你也逃不过命运的掌控。”

  罗焱高举手中轩辕神剑,金色剑芒冲天而起,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回荡,一声高喊,一句宣言!

  “战必胜!”

  爆喝之中,金色轩辕神剑落下!

  山洞之外,准提欲言又止地望着貔貅,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没料到,此时山洞内的战斗已经有了分晓,金光劈开巨大的山洞,惊的准提也是面色一变,急急忙忙地后退,消失在了这片金光内。

  而貔貅却在此时缓缓低下头,轻声说道:“还是来了,可是你为何要胜,为何……”

  黑暗之中的我看见了很多来自上古时候的画面,了解了一些从未想过的真相,可是就在我要追问他的时候,他却忽然有所感应一般抬起头,望着天空,长长地叹了口气后说道:“一切终究到头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玉虚宫中,洁白的墙面,鲜血染红的石阶,所有人都沉默着,诺诺紧紧地抱着恋心儿,两个女人,谁都没有说话,与其说此刻的她们应该互相敌对,却不如说此时的她们,算是同病相怜。

  因为,今天她们所爱的人,只有一个能够活下来。

  远处金色的光芒照耀整个玉虚宫,大叔喊道:“貔貅回来了!貔貅回来了!”

  然后所有人都看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从貔貅的头上一跃而下,他提着轩辕神剑,手心里有白色有一滴白色的血液,一语不发,面色严肃地走进了玉虚宫中。

  “罗焱,不要,不要……”

  诺诺已经顾不上恋心儿的感受,冲上去抓住了罗焱的手臂,罗焱停下脚步,转头给了诺诺一个笑容,温柔地说道:“你知道的,我必须这么做。”

  诺诺却不松手,双眼中满含泪水,痛苦地喊道:“不,不,你可以不救他的!”

  罗焱松开手,往前走,诺诺失控地喊道:“罗焱,这是你欠我的,这是你欠我的!!!你答应我逆天之后会回来娶我,可是,你却没回来,如今好不容易复活了,为什么还要离开,你欠我的,就该还给我,罗焱,别去。”

  罗焱微微低下头,所有人都看着他,看着这个并不英俊,也不帅气的背影,看着他慢慢走到了我的尸体身边,然后轻声说道:“不算千年之前上一世的那个我,如今的我,生于这个破碎的世界,曾经的1989年,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和端木森同岁。这些年来,我从一个小小的行脚商人,变成了通天会的顶梁柱,变成了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的逆天者罗焱。他们说我是英雄,其实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我有过很多名字,我叫罗焱,后来在铁老头死后,改名叫铁天,江湖上称我为天公太子。这些名字,满载着我的一生,和很多美好的回忆。”

  他说话间,慢慢地蹲了下来,将手按在了我的心口处,白骨,诺诺他们想要上前来阻止,却被一阵气劲震飞,根本无法靠近。

  罗焱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强盛,大叔低下头,用手捂着脸,眼睛里流下了止不住的泪水。

  “当金光消失的一刻,就是我消失的时候。很高兴还能再在这片土地上走了一遭,哈哈,很高兴还能和你们喝酒,很高兴还能看见你们的笑脸。只是,我罗焱一生,走的正,行的直。我有自己的脾气,我不会让自己的徒孙牺牲自己来救我,我罗焱,堂堂男子汉,就算是死,也是坦坦荡荡!”

  说话间,他身上的金光直冲天空,化作一道无比巨大的光束冲上天空,金光中,每个人都看着罗焱的身子一点点消失,诺诺瘫坐地上,脸上的泪水已经干了,她头发散乱地落在肩膀上,呢喃道:“傻瓜,大傻瓜……”

  黑暗中的我被一阵金光照亮,身子开始变的很温暖,我转头,看见一个人站在这无边的金光中,冲我微笑。

  我看出了他的面貌,失神地喊道:“师祖!”

  罗焱笑着从空中落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哈哈大笑道:“小子,未来的时代是你的,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可别给我丢脸啊!”

  随后他用力一甩,将我扔上了天空,自己则慢慢地往下沉,上方是一片光明,下方是无边黑暗,我看着罗焱那张平凡的脸上,带着笑容,一点点地往下落,越来越远。

  四周有个声音在回荡,不断地喊道:“我身上的三世血脉全部送于你,我的记忆也将变成你的记忆,我的一切你都会拥有,只需要一段时间后,你一定能够获得我的力量,也一定会逆天成功。要记住,在未来,你就是我生命的延续,只是,你要记住,你是端木森,不是第二个我,哈哈,不就是再睡一觉吗?老子已经睡了很久了,不怕再次沉眠,哈哈!”

  他的笑声也渐渐变淡了,我则被金光吞没……

  荒漠大山之中,慕容飞鸟跟在元始天尊的身后,低声说道:“师尊,为何您不对罗焱出全力?为何让他如此轻易地夺取心头血?”

  元始天尊停下身子,深深地望着天空,轻轻一笑道:“每个人都有道心,只有做到了真正无情,道心才会圆满。过去我曾经无比接近圆满的状态,直到收了这个傻徒弟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的道心就迟迟无法圆满。如今,也算是为师送他最后一程,一滴心头血,换来我道心圆满,并不亏。”

  他说完后再次缓缓向前飘去,只是心中却默默地说道:毕竟,他是我最疼爱的弟子,怎能真的下手杀他,诶……

  我从金光中清醒过来,看着罗焱安静地躺在我的面前,如同睡着了一般,我伸出手碰了碰他的鼻子,手是颤抖的,没有一点鼻息,接着我摸了摸他的脉搏,不跳了……

  还没反应过来,我的脑子里满是罗焱最后的话,我的师祖最后的最后还护着我,他让我做端木森,不要做第二个他,他将一切都送给了我,然后笑着沉入无边的黑暗中。

  他说我是他生命的延续,他说让我一定要逆天成功,他说……

  我下巴微微颤抖,嘴里开始发酸,随后双眼中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双唇抖动给不停,伸手抱住了罗焱的身子,然而,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悲伤,疯狂地哭了起来。

  玉虚宫中,没有人说话,这一处圣人的宫殿,好大好大,天,好高好高,可是我的眼睛却被泪水遮蔽,越来越模糊。

  天空开始下雨,我看见诺诺冲了上来,将罗焱抱在了怀里,然后抓住我的领子对我喊道:“如果你不将他带来玉虚宫,如果你不去找他,他就不会恢复记忆,就不会死!端木森,端木森,我恨你,我恨你……”

  我看着天空中的雨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我也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将罗焱带出上海,如果让他平静地活下去,就算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就算他天天受气,就算他当不了英雄,可是至少他还活着,至少,他还能活下去……

  司马天和许佛姗姗来迟,他们快步走进了玉虚宫中,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我木讷地转过头,看见了司马天的脸,随后哭着喊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师祖会为了我牺牲自己,我不知道,我是笨蛋,我是笨蛋!!!”

  司马天皱着眉头,摇了摇我的手臂后喊道:“我有个方法,能够救他!”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