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六十章 回家

  传入我脑中的画面很多,很杂,在这座无名宫殿内,女娲满面泪水,捂着自己的肚子。伏羲,浑身浴血,望着鸿元的眼神里尽是愤怒。

  “这个孩子,本该在数万年后出生,我不允许天道脱离我的操控!”

  鸿元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此时我的脑子一震,接着清醒过来,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伏羲,惊讶地问道:“这个孩子,是谁?是你的孩子?是你和女娲生的?那就是少典吗?”

  我吃惊地问道,伏羲看着我,忽然间伸出手放在了我的头上,低声说道:“是的,他是少典,我原本也该成圣,但是因为鸿元的怒火,我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攻击我的老师,攻击天地间最强的人,结果失败,被剥夺了成圣的资格,打落凡间。”

  我一怔,望着伏羲金色的眼睛,悲伤轻轻流出……

  “可是他为什么不允许少典出生?这说不过去啊。”

  我皱着眉头问道,伏羲却看着我,然后轻声说道:“因为,你……”

  山洞外,貔貅和准提之间已经对峙了很久,然而,即便两个圣者谁都没有动手,可是互相之间的圣力已经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貔貅却是占了劣势,毕竟它成圣的时间太短,被准提压制也是正常的,可是准提虽然占了上风,却也没有能够击败貔貅的必胜把握。

  就在两个人僵持的这个当口,貔貅却忽然间听见准提说了这么一句话:“你这些年跟随女娲,可曾了解她的本性,可曾了解她为何要逆天的原因?”

  貔貅冷哼一声道:“当然。”

  准提却哈哈大笑道:“是吗?你真的了解吗?那么,我来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当年为何少典会被师尊放过,这一点,这其中的隐秘,你可曾想到过?”

  山洞中,巨大的石门外,慕容飞鸟焦急地看着被金色圣力包裹的石门,她的一举一动却都在元始天尊的目光之内,元始天尊低声说道:“他若能出来,便出来了。他若出不来,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人都觉得过去好,罗焱若是能够活在过去,也好过牺牲。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石门内,罗焱看着两个孩子从远处跑来,前方的孩子竟然是年幼时候的自己,他不禁一怔,低声说道:“难道是元始天尊利用了我的记忆?”

  就在这时候,两个孩子忽然停了下来,年幼的罗焱慢慢转身,看向了眼前的罗焱,双眼露出一片迷惑,二狗子用手擦了擦鼻涕,傻呵呵地说道:“我说罗小子,这是你哥哥啊,长的这么像,嘿嘿嘿……”

  罗焱白了他一眼,然后开口问我:“你是谁?咋睡在这无人的茅屋中呀?是外面来的人不?我俩为啥长的这么像啊?”

  罗焱摇摇头道:“我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不过早些年离开家了,你家里有吃的吗?我饿了。”

  罗焱不会饿,因为他早已不需要饮食,他这么说,只是想要进村子去看看,然后回家去看看。

  我年少的时候是孤儿,在上海的孤儿院里长大,其实从小没有记忆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悲哀,身边的孩子也都是无父无母,也就没有攀比,只是偶尔有别的孩子被领养带走,心里会很羡慕。

  而罗焱不同,千年之后逆天的罗焱,他生长在一个小山村里,家里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有父母,我听大叔说过,罗焱出道之后,一次回家才发现,母亲和两个哥哥被报复他的妖怪祸害死了,父亲的眼睛也被弄瞎了。

  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说罗焱很苦,罗焱的苦在于年少的时候就经历了师傅之死,家人被害,通天会被唐门弄的衰败陨落,靠他一个人支撑大梁。罗焱的苦在于他从未有过一天安生日子,比起我的奔波和忙碌,但是我的身后总有朋友相帮,可是他却没有,因为他总是去帮助别人的人。罗焱的苦在于最后的最后,兄弟离开,前辈倒戈,他却还是微笑着面对鸿元,去打一场肯定不会赢的仗。

  罗焱走在很久很久没回来的田间小路上,牵着两个孩子的手,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人,那些人他有很多年没见了,再见之时,他认出了他们,他们却没认出他来。

  然后,终于走到了自己的家门口,熟悉的砖房,大铁门,还有门口养着的那一条大黄狗,年幼的罗焱去叩门,喊道:“娘啊,我回来了,有个外头回来的大哥哥来家里吃饭,你快些开门啊!”

  他的记忆就像是闸门打开后一泻千里的江水,全都浮现出来,他记得,家里人很好客,山村里要是来了外头回来的老乡,总是会招待到家里吃顿饭,然后陪着父亲和母亲唠唠嗑,说说外头的事情。

  这么多年了,他都忘记了自己家里还有这个习惯,如今往事重上心头,他远远地看见一个妇人,穿着碎花布做的衣服,从房子里走了出来,鬓角微微有些许白发,粗糙的皮肤,还有一双并不细嫩的手,却带着质朴的笑容,笑道:“啊呀,又有外头回来的老乡,我来开门了,别急啊!”

  罗焱看着她,即便如今的修为已经超过了圣人,即便他有能力无畏地挑战鸿元,可是此刻心中的震动,那份紧张却真真实实地传递到了他的脑中。

  他轻声地呢喃道:“妈……”

  二狗子听见了,傻乎乎地问道:“嘿嘿,大哥哥你说啥呢?”

  罗焱却哈哈一笑道:“没说啥。”

  进了大铁门后,到了傍晚,罗焱的父亲,两个哥哥从田头回家来,一群人围坐在饭桌旁边,很热闹,虽然吃的东西不是很精致,虽然喝的酒一点都不醇香,虽然抽的烟丝很冲鼻子,可是就是很热闹,很温暖。

  罗焱这么多年来,从他当初跟着铁山离开家后,再回家的时候母亲和哥哥们已经被害死了,从次以后就再没有和家里人吃过一顿团圆饭,却未曾想,今日在这石门之中竟然有了团聚的一天。

  罗焱的父亲举起酒杯子,笑着说道:“小兄弟离开咱们村子多少年了啊?”

  罗焱笑着说道:“很久了。”

  罗焱的父亲哈哈一笑道:“外头世界好挣钱,这次回来是为了探亲,还是为了办事的啊?”

  罗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本来是回来探亲的,但是家里人都不在了,就想着不走了。外头的世界太乱了,太危险,还是村子里好,安安静静的。”

  罗焱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走也好,今后你要是需要帮忙,就来找我,肯定没二话儿,来喝一杯。”

  入了夜,罗焱站在村子的山坡上,看着这片安静的山村,夜风有一些凉,他的脸上却不知不觉间流满了泪水,嘴里轻轻说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哈哈,哈哈……”

  一首贺知章的古诗,伴随着罗焱的笑声回荡在夜空中。

  片刻后,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头站在了罗焱身后,低声说道:“你想家了吗?”

  罗焱没转身,只是点了点头,他知道白袍老头是元始天尊,也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却听见元始天尊捋了捋白胡子,笑着说道:“如果我能够让你一直呆在这片世界中呢?可以不回去,可以不离开,可以一直一直住在这片天空下,不会有逆天,不会有战斗,永远安定。你愿意吗?”

  元始天尊的话就像是一把匕首一般刺进了罗焱的心里,夜空之下,罗焱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这整个世界,低声说道:“我承认我很留恋这个世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想要一个安宁的生活,但是,你还是不了解我。”

  罗焱慢慢转身,面对背后的元始天尊,轻声说道:“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生,不是真实的,我不需要。我喜欢安宁的生活,可是在这片世界中,只有我一个人安宁,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我是一个应该消失的人,既然我已经决定了,一切都无法动摇我。”

  罗焱笑着抬起手,手心中金色的轩辕神剑一点点释放出来,随后他一剑劈出,金光划破元始天尊的欢迎。

  此时在山洞之中,慕容飞鸟听见了元始天尊的一声叹息,随后金光切断了元始天尊的石门,一个人影从石门后冲了出来,一剑刺穿了元始天尊的胸口,罗焱的身子在空中幻化而出,面目一片平静,只有双眼似乎有点点湿润……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