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往事如烟

  巨大的白色拳头从空中轰然落下,罗焱却并不畏惧,身上浓浓的金芒散开,这金芒若是我当时在场,一定能够一眼看出,这金芒分明就是造天之力!

  只是如今罗焱使来,这造天之力却是强上了好几十倍,白色拳头落在造天之力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造天之力将白色拳头全部吞噬,罗焱也在此时踏出了第二步。

  元始天尊安坐于白雾之外,脸上并无太多悲喜。

  白雾中,罗焱踏出第二步后,整个十规之界瞬间变化,这片鸿蒙之中,原本只有白色的世界,竟然转瞬间化作了一半黑,一半白,接着两边角力,竟然将罗焱给压制在了中间,互相挤压。

  “有趣有趣,竟然如此对付我,道法如此施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十规之界,踏入之中,应为入门之规,刚刚一步应为训诫之规,那这黑白道力对我的挤压,就应该是善恶之规!可是,善恶本就分不清楚,谁又能够说清这黑白到底何处为黑,何处为白?所以,这一规,不难破!”

  罗焱脸上笑意不散,伸手向前轻轻一点,亦有太极圆图旋转而出,数量却不多,左右各是一张,只是这太极圆图飞出后,竟然定住了黑白道力。

  随后罗焱双眼一睁,暴喝道:“散!”

  两张太极圆图往后猛地一冲,竟然将两边的黑白道力给打散了,这第三规,也破了!

  罗焱收回太极圆图,坚定地迈出了第四步……

  在山洞之外,貔貅和准提对峙在一起,谁都没有先动手,这要是真正动了手,先不说谁能胜,谁会负,若是受了伤,或是因此结下了梁子日后可就多了一个大敌。

  准提的眼睛往山洞的方向瞟了一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心里可是清楚的很,元始天尊之前找他帮忙,那是因为他没有把握一定能够胜过罗焱。

  其实说起来,如今罗焱重生,又有几人能够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够打赢罗焱?毕竟是能够封印鸿元的存在,实力到底有多深,三世血脉到底有多强,谁都说不清楚。

  “圣兽,在动手之前我有一点想问问你,你希望罗焱消失还是存在?”

  准提这话问的直白,貔貅没有回答,抖动了一下身上的金色毛发,吐出一口浊气,随后竟然毫无前兆地猛攻过来,抬起利爪狠狠地拍了下去,只听见“铛”的一声巨响,准提身上放出一个金色的佛印,挡住了貔貅的这一击。

  妖爪,佛印,互相在空中角力,丝丝雷霆互相吞噬,最后两位圣者皆是往后退了几步。

  “我从未想过他消失或者是不消失,他的路,他自己会走。我不会强求,但是他存在之时,无人能够从他背后下手,我便是他最坚实的后盾。他不存在之时,无人能污蔑他的威名,因为他是我的兄弟,准提,今日你要进去,我一定会阻拦!”

  貔貅说话间背后已经有巨大的金色巨兽虚像幻化出来,吞吐之间,整个荒凉的大山似乎都在不断地回应它。

  黑暗的世界中,我面对一个金光闪闪的伏羲,真是吃惊不小,先不说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想要搞清楚的是为什么他要对我出手。

  伏羲怎么说都是我的老祖宗,自家祖宗怎么一出现就对我狂攻,而且还会我所会的法术!

  “你为什么要对我出手?我不是死了吗?”

  我不解地问道,伏羲却摇摇头说道:“还不是让你知道的时候,有些事情,你还需要等一等,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攻击你,而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这个词,让我颇为意外,我看看四周的一片黑暗,奇怪地说道:“保护我?我都死了,还要什么保护?”

  伏羲被金光覆盖的那一双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我的后人,你不会死,你还要完成我们这一脉的复仇,还要逆天,怎能在此地陨落?”

  他的话,却让我听出了另外一层含义,不让我陨落?那么这意思就是……

  我吃惊地喊道:“你的意思是,罗焱……”

  山洞中,罗焱踏出第四步后,十规之界再变,这一次变化中,走出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身材挺高大,罗焱觉得有一些熟悉,仔细看去,这个走到他面前的人影竟然是铁山,也就是罗焱的师傅。曾经的通天三魔……

  “师傅……”

  罗焱低声说道,对面的铁山用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他,嘴里却开口道:“徒儿,过去已成过去,还是要走回头路……”

  罗焱忽然就笑了,抬起头对着白雾之外喊道:“圣人也来这一套吗?我的师傅我了解,他一辈子都不会走回头路,因为,他没有回头路可走,这第四步,应该是所谓的情之规吧,不过,这样的一规,对我没用!”

  罗焱伸出手一指点出,接着身子跟着连动,竟然连连踏出五步,一下子就到了白雾尽头,随着他这边移动,身后拉出了长长的一道金色残影,光芒照耀在白雾之上,只听见“嘭,嘭,嘭……”一连串的巨响,白雾猛地被震开,整个十规之界变的异常不安定。

  慕容飞鸟看着十规之界连连被破,心中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或是喜悦,或是担忧,她喜的是罗焱能够破界而出,担忧的是若是他破界而出,就算不死在元始天尊的手上,一定也会自我牺牲,罗焱已经在这条不归路上走过了一半路程。

  元始天尊看着越来越稀薄的白雾,一声轻叹,接着手指微微一弹,地面上有一扇巨大的石门拔地而起,上面刻满了个中玄奥的道门纹路。

  “入此门,便穿越过去未来,罗焱,你能破开十规之界,能够破开过去未来吗?”

  随着元始天尊话音刚落,白雾猛地被金光震碎,随后一个人从白雾中冲了出来,正是罗焱踏出了最后一步,元始天尊也在此时,猛然间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一指,巨大的石门轰然落下,照在了罗焱的身上,将他整个人照在了其中,罗焱的身子在瞬间消失。

  元始天尊大袖一挥,白雾消失,他从蒲团上走下来,站在了这巨大的石门上,盘膝而坐,身上圣力顺着巨大的石门落下,前后左右,皆被封闭,罗焱一时间竟然无法出来。

  罗焱睁开眼睛,竟然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砖屋之中,他翻身下床,走到门前,拉开茅屋的大门,外面有明媚而刺眼的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向外看去,却看见是一个平静的小山村,远处有农田,村子不大,人口也不多。

  “环境?”

  他疑惑地自言自语,就在这时候,他听见两个孩童的声音传来,嬉笑打闹,他转头,微风迎面吹来,在远处一片白梨花下,两个孩子一追一逃,踏着满地白花,向他跑来。

  “罗焱你别跑啊,偷到鸡蛋没有啊?我饿死了!”

  后面的一个孩子高声喊了起来,声音稚嫩,表情傻傻的。

  罗焱看着这一幕,双眼慢慢睁大,这个声音,这张面容他是如此熟悉,随后他看见跑在前面的孩子手上握着两个鸡蛋,一边笑一边转过头来,嘴里喊着:“二狗子,你还慢啊,快点跟上,不然被发现了,又要挨打了,快点跑啊!”

  孩子转过头来,罗焱看见了一张和自己异常相似的面容,只是那么年轻,那么天真,这是千年之后,第一次逆天的罗焱的孩童时代。

  而后面那个跟着一起奔跑的孩子,在孩童时代叫做二狗子,可是后来,他的名字叫“梵天”为鬼帝之子。

  梨花之下,日光之中,罗焱竟回到了自己年幼之时。

  此时的我,还在这片黑暗的世界内,对面的伏羲说他在保护我,我疑惑地看着他,开口说道:“你是说,罗焱要牺牲自己?不,我已经自杀了,已经准备好了要死,为什么你们反而如此执着!”

  伏羲看着我,平静地回答道:“我和少典无法决定未来,罗焱让你生,我只是来帮他的忙而已。而且,我也想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真正影响到你逆天的秘密,一个为什么我们这一脉的人注定要逆天的悲惨命运。”

  伏羲缓步走来,伸手握住了我的手,我看见金光缠住了我的手臂,继而包裹住我的大脑,我看见很多奇怪的画面在我脑海中徘徊,我看见一座混沌包裹的巨大宫殿,还看见了鸿元暴怒的脸,受伤吐血的伏羲,惊慌失措满脸泪水的女娲,冷眼旁观的其他圣人,以及满脸悲哀的老子。

  “这个孩子,不该出生!”

  一声爆喝,响彻整个宫殿,鸿元竟然对着女娲愤怒吼道。

2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往事如烟”

  1. 回复 2015/05/22

    我们

    罗炎太变态了吧

  2. 回复 2017/02/25

    陌生人

    内容也乱了

  3. 回复 2017/09/28

    因为要和上一部作品行脚商人衔接,所以感觉乱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