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五十六章 罗焱醒了

  “元始!”

  司马天发出一声暴怒的吼叫,身上规则之力澎湃涌出,身边众人也都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不要紧张,我就是来看看,我还是幻影,不找到本体,你们灭了我这个幻影也没用,不是吗?哎呦呦,我真是没想到,端木森这小家伙真这么有种,还是用轩辕神剑刺穿自己的心脏,神器可是会一瞬间抹杀他的灵魂的,啧啧,真是厉害啊!”

  元始天尊一阵冷笑,四周的人,怒不可遏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罗焱和我的身上不断地闪烁出金光,我们之间慢慢地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恐怖能量,元始天尊脸色一变,低声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

  罗焱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眸之中闪烁着金光,轻轻将我放在地上,随后抽出了轩辕神剑,一语不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黑发遮蔽了他的眼睛,有一些苍白的脸上带着丝丝金芒。

  所有人都看着罗焱,罗焱却没有看着他们,他低下头望着我,轻轻一声叹息,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低声说道:“小子,谢谢你的牺牲,只是,我毕竟是你的师祖。”

  他握住了轩辕神剑,抬起头,看向空中的元始天尊,冷冷地说道:“师傅,你最好快一点回到你的本体身边去,因为,我很快就会杀过去的。”

  这话要是旁人说出口,元始天尊或许不会在意,可是这话是从罗焱的嘴里说出来,这感觉可就两样了。元始天尊冷笑一声,不再言语,飞上空中消失不见。

  随后罗焱握住轩辕神剑往前走,看着面前的众人,轻声说道:“臭小子还没死,照顾好他,我不会让他死的。貔貅,跟我走。”

  貔貅点点头,一跃飞起,在空中化作了金色的巨兽,载着罗焱飞上天空,无边无际的天空中,有黑暗的光芒,貔貅在空中驰骋,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在空中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光影。

  “好久没有一起战斗了。”

  貔貅笑了起来,罗焱却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低声问道:“找到元始本体后,你不要出手,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这么多年了,总该有个了断了。”

  貔貅没说话,因为它已经感觉到了罗焱身上的杀气!如此澎湃的杀气,连天空都在变色。

  此时的我,坐在黑暗的世界内,我却很安心,因为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死了,只是身边还有一些金光环绕,这些金光若是消失了,我也应该消失了。

  闭上眼,想着恋心儿,想着大叔,想着黑蛋他们,我忽然苦笑了一笑,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金色的人影慢慢地走了出来,站在了我的面前,我看不清他的脸,却感觉很熟悉。

  这个金色的人影望着我,随后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狠狠一甩,扔到了远处。

  我根本就没想到我死了之后还如此不安宁,对方也不说话只是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和他一战!

  貔貅在空中飞驰,云雾在四周倒退,它低声说道:“当年的事情,对不起,我不该离开。”

  它的道歉,罗焱只是轻轻应了一声,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叹道:“别说傻话,我们是兄弟。”

  貔貅在空中飞行,却缓缓低下了头,圣兽哭了……

  在黑暗的世界中,这个金色的人影不断地攻击我,我不会死,也感觉不到痛,但是却感觉很憋屈,骂道:“人不都是说入土为安的吗?为什么我死了你还要找我的麻烦?”

  对方却不说话,一掌又打了过来,这一回我终于是忍受不住,还手了!

  一掌对一掌,我和他同时倒退,我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禁吃惊地说道:“我,我居然还有力量!”

  貔貅停在了一片蛮荒的大山上空,下方看起来一片荒凉,什么都没有。罗焱踏着天空缓缓往下走,貔貅想跟上,罗焱却摇摇头。

  他一路走下去,渐渐地能够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浓烈的圣人气息,他知道,元始天尊也在等待,等待着这一战的到来。

  大山之中,罗焱停在了一处山头上,对面有一个灰色的山洞,圣力就是从其中发出来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了嘴上,点燃后轻轻吸了一口,说道:“诶,转世以后居然不抽烟了,这还是第一口啊,哼。师傅啊,我回来看看你,你怎么不出来迎接?”

  灰色的山洞中,一个黑影飞了出来,悬浮在了我的面前,罗焱笑着喊道:“哎呦,另一个世界的刑天居然成了别人的看门狗,真是没想到啊。”

  刑天挥动手上的巨大战斧,吼道:“滚!”

  罗焱叼着烟,脸色瞬间变冷,接着身子往前一蹿,几乎和神心流的身法一样的动作展开,片刻后就到了刑天的身后,一脚踹在了刑天的后背上,将它给踢到了地上。

  “这一招还挺好用的。”

  罗焱扛着轩辕神剑一晃飞进了灰色的山洞中。

  山洞不深,走进去几十米后就能够看见一个浅浅的水潭,在水潭的中间有一块大石头,此时元始天尊端坐于石头上,望着走进来的罗焱,低声说道:“徒儿,真是好久不见了。”

  罗焱微微点点头道:“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

  黑暗中,我和金色人影战斗个不停,让我震惊的是我会的这个金色人影居然全会,我不会的他也会,战斗到了现在,几乎就是压着我打,而我甚至还没弄清楚对方的来头。

  “破!”

  我施展神心流的身法一掌拍在了金色人影的身上,金色人影却诡异地散开,接着在远处重组,这一散一合,配合的非常好。

  我习惯性地喘了口气,却发现自己没气了,随后一拍脑袋,说道:“我都死了,还怕什么,你不是要和我打吗?那就过来玩玩儿,反正死一次和死十次,没区别。”

  此时在灰色的山洞中,罗焱和元始天尊对望,元始天尊坐在一片阳光之中,而罗焱站在黑暗里,谁都没动手,但是杀气却很浓郁,两个人都动了杀机。

  “师兄!”

  却在此时,有一个清脆委婉的声音传来,罗焱回过头,看见慕容飞鸟和断情人从山洞的两边走了出来,老熟人之间的相见,本应该是欢呼和满是雀跃的,但是今天这样的场面,却谈不上多么的幸福,甚至是很尴尬。

  “飞鸟,见到你醒过来,真好。”

  罗焱笑着说道,随后眼睛落在了断情人脸上,笑了笑说:“臭脸,我们也好久没见了,可惜,没时间陪你切磋。”

  断情人背着手缓步往前走了几米,然后说道:“不,你有时间,只要你想有时间,就一定有。”

  这话乍一听是病句,但是在这几个人中间,每个人都能听懂断情人话语里的意思。

  “对不起,我,不会让端木森代替我去死。”

  罗焱坚定地拒绝了断情人还未说出口的话。

  “为什么!师兄,你已经为他们做的够多了,为什么还要牺牲自己?你就不能自私一点吗?为什么非要如此正义,这个世界变了,你对别人好,不一定能够换来别人对你的好,你还不明白吗?师兄!”

  慕容飞鸟急迫地喊道,她不希望罗焱离开,不希望罗焱死,不希望罗焱消失不见。

  罗焱摇摇头说道:“这是我的个性,改不掉的,今天你们如果选择站在他的那边,便是和我为敌,如果你们选择站在我身边,我们还有时间,喝一杯酒。”

  罗焱说这话的时候是微笑着的,慕容飞鸟看着他眼里的微笑,仿佛一瞬间看见了很多年前,看见那个天天掏鸟窝,看见那个天天躲在树上睡觉的罗焱。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没有变过,亦如昨天,亦如今天,明天也会如此,他改不了,也不愿意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不希望你离开,端木森你不了天,他不是那块料,你才是逆天者!为何你一定要保护他!”

  慕容飞鸟几乎已经快要哭泣了,罗焱却轻轻一笑道:“不,我不是在保护他,而是在保护你们,你们今天和元始天尊为伍,明日可能他会出手灭了你们,明日若是你们不死,又该去哪里呢?的确,或许端木森还不够沉稳,但是至少他比我可靠,不像我,天生就是个痞子,哈哈,改也改不掉。”

  他又笑了,笑的慕容飞鸟整个心都在颤抖,她不想看见罗焱笑,因为每一次他笑之后,就会让人哭……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