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们的情,我还了……

  “这个,这个黑影应该是鸿元,我认识他,我记得是他!怎么会是你!”

  我有一些难以置信地喊道,对面的元始天尊却摇摇头道:“如果鸿元还有能力将你身上的血脉之力激活,还有能力帮助你的话,他早就帮自己脱困了。当然,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我的确误导了你,不过你的成长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拥有这么强的天赋和潜力,不过罗焱和他的那一班朋友也帮了你不少忙,特别是许佛和司马天,他们帮你到达了如今的高度。”

  听着元始天尊的话,我不断地摇头,怎么能相信,自己是被眼前自己的敌人给创造出来的,不过随后,元始天尊一招手,喊了一声:“刑天,出来见见你的前主人。”

  我一顿,抬起头,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铠甲,手握巨大战斧的古神从空中落下,轻轻地飘在了我的面前,毫无疑问,无论是灰色的古神之力,还是它手中独一无二的古战斧,都说明了它的身份,的的确确是战神刑天。

  “刑天,你原来……”

  我吃惊地说道,刑天用一双红色眼睛看着我,冷漠地说道:“其实你一点都不聪明,我原本在姜尚手下,后来到了你这里,再后来跟着神秘人离开,姜尚本就是元始天尊大人的弟子,这中间的关系,你一点都没看出来吗?”

  我登时哑口无言,看着眼前的这无数大片大片的光影,我低声说道:“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今天全都说出来吧。”

  元始天尊却在这时候卖了个关子,低声说道:“不,将来的事情还得等到将来再说,你先要过了眼前这道坎,玉虚宫中,罗焱的意识马上就要被我控制了,你能救他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牺牲自己,在他彻底被我控制前,让他的修为率先恢复,这样能量会冲破我的控制法阵,让他瞬间恢复记忆。或者,你也可以杀了他,结束他的痛苦,然后吸收他的血脉之力和修为,这样的你,或许一时间还成不了天地之主,不过却有了成为天地之主的最大可能性,那么,两个选择,就看你如何取舍了。”

  元始天尊让开了一条路,我捡起地上的轩辕神剑,顺着台阶,一步步走向了玉虚宫。

  元始天尊看着我,他的脸上在笑,无论如何他今天都不会吃亏,因为他的本体根本就不在这里,刑天见我走远后,低声问道:“主人,为何要给端木森这个选择?直接灭了他不是更好吗?”

  元始天尊摇摇头道:“你错了,你们都错了,我真正看中的不是罗焱,而是他,造天者和逆天者的潜质如果全都落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这个人还是我创造出来的,岂不是比罗焱好控制的多吗?”

  刑天一听这话,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我走在通向玉虚宫的路上,其实我明明可以飞的,但是我却还是在走,心里很乱,如同乱麻一样无论如何都理不清。

  元始天尊给了我两个选择,其实对我来说,都是死路。

  玉虚宫其实很美,纯洁的白,只是此刻这样的白落在我的身上,却带给我一种可怕的感觉,我站在玉虚宫的门前,伸出手按在了玉虚宫的大门上。

  可是却没有勇气打开这扇门,脑子里满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有大叔的笑脸,有白骨的欢呼声,有诺诺姐期待的眼睛,还有很多很多人快乐的面貌。

  可是,我却还看见了更多的画面,看见了恋心儿的美丽礼服,看见黑蛋他们全都站在我身后,帮我接亲的画面,这些都是我梦中美丽的场景。

  我没想到过,终究还要去做这个决定,而且还是由我来决定,到底是要我自己死,还是罗焱死……

  一直想给自己勇气,可是却一直不敢面对死亡,有时候我会骂自己懦夫,骂自己无能,但是,面对生死,我更多的是在权衡,到底是为我哭泣的人多还是欢笑的人多,毫无疑问是后者。

  就在这时候,玉虚宫内传来了一声惨叫声,这个声音是罗焱的,是罗焱在惨叫!不能在犹豫了,我咬着牙推开了玉虚宫厚重的大门,随着白玉一般的大门慢慢打开,终于,露出了玉虚宫内的场景,罗焱站在无数层层叠叠的阵法中间,这些阵法有的在天空中,有的在地上,有的在墙壁上,但是毫无例外,所有月光从空中落下后,都会折射到罗焱的身上。

  罗焱盘膝坐在地上,可是意识却已经不存在了,看见房门开启后,他双眼木讷地看着我,身上满是鲜血,有很多伤口,剧痛让他忍不住又哼了几声。

  我缓缓走到法阵外面,一剑劈在了法阵上,这些法阵却和元始天尊的幻影一样,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根本就碰不到,这些阵法竟然毁不掉!

  此时在方诸山边的小渔村里,通天会也得到了来自另一个世界报告,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大叔看着手上的报告纸,手指微微抖动,整张脸瞬间一片苍白。

  玉虚宫很大,大的让人很寂寞,天空繁星璀璨,很美,美的让人炫目……

  我蹲下来,看着面前的罗焱,看着我的师祖,随后低声说道:“师祖,我第一次在照片上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一个身上有浓浓的痞子气,可是却非常善良的人,因为你和大叔是一类人,或者说大叔是被你带坏的。我第一次见你,是在越南头一回对付后卿的时候,那时候僵尸真祖的血液倾入了我的身体中,我无力反抗,你却现身救了我,当时我就在想,这个男人好霸气,超级厉害!后来,我知道你是我的师祖,其实我心里很高兴,你别看我都24了,其实还是很孩子气,有时候还会看看动画片,还会打打电脑游戏,司马天前辈骂我长不大,我也承认,我长不大。却也因此,在脑海中保留住了您的印象。”

  一边说着,我一边强行走进了无数法阵之中,然后一把抱住了木讷的罗焱,这些可怕的经过法阵加强的月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虽然我没有痛感,但是我能够看见,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射穿了一个个窟窿。

  我抱着罗焱,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师祖,从小到大都是你在保护我,都是大叔,白骨他们保护我。我这条命是你们一次次经历生死后换来的,是我欠你们的,如今,也该是我还这份恩情的时候了。无论我是不是元始天尊创造出来的,至少今天我能够用我的命,换你的命,我觉得我很光荣……”

  这时候,貔貅猛地冲进了玉虚宫中,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它看见我一只手抱着罗焱,地上已经满是鲜血,将阵法和地面都染成了红色,而我的另一只手,则高高地抛起了轩辕神剑,金色的神剑在空中翻转了几个圈后,剑尖朝下轰然下落。

  貔貅双眼圆睁,看见金色的神剑贯穿了我的胸口,没有痛觉,只是一瞬间透不过气来,我最后笑着对罗焱说道:“师祖,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的朋友……”

  一片黑暗吞噬了我的眼睛。

  司马天和许佛急急地在空中飞行,他们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落在了玉虚宫前的台阶上,看见天空中的月光瞬间变成了血色,好像是被人的鲜血所染,鲜血顺着玉虚宫的台阶往下滑,貔貅呆立在台阶上,一动不动。

  司马天猛地冲过去,终于看见了眼前震撼的一幕……

  白骨,大叔,诺诺他们,和黑蛋,恋心儿他们是第二批到的,此时的他们看到的却又是另一幅场景,他们看见地面上的鲜血已经干涸了,玉虚宫内的法阵已经彻底消失了,黑蛋往前走了一步,奇怪地说道:“小森呢?到哪里去了?”

  随后它看见了门里的场景,一双绿色的眸子中刹那间睁大,爆喊了一声:“小森!”

  它冲过去,伸出手想要碰我,可是却被一股气劲给震开了,根本无法靠近。

  大叔和白骨慢慢地踱步走进了玉虚宫中,两个人在这一刻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片刻后,人们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接着众人看见恋心儿满脸吃惊,如同疯了一般地冲进了玉虚宫中,可是还是被气劲挡开,她不放弃,又一次冲过去,被震开后,还想继续,却被诺诺一把抱住。

  “放开我,放开我,我老公在里面,小森在里面!”

  恋心儿疯狂地大喊。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一个白色的人影缓缓下落,一边落下,一边冷笑,所有人抬起头,看见了缓缓落地的元始天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