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紫光附体,太清天道

  老子毕竟是圣人,出手的时候,紫气裹挟着双指在刺穿了我眼前的空间,最后重重地点在了我面前的造天之力上,只听见“嘭”的一声,造天之力被打成碎片,随后老子这一指正好落在了我的肩头,而我的拳头同样落在了他的身上,气劲几乎是同一时间爆发,我们两个被打的步步后退,这一次交手竟然是平分秋色。

  老子一语不发,大袖一卷,正要再度来战,我也不甘示弱,身上圣力外放,两边互相皆是虎视眈眈。

  就在这时候,一道蓝色的光影从老子身后飞起,裹挟着无数寒冰之气,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

  我双眼圆睁,烈焰天机眼从我额前爆发,将头顶上的这片寒冰之气给打成了碎片,随后一跃飞上空中,看见果然是之前为了保护慕容飞鸟而和我一战的蓝色残魂作怪,我脸露杀机,老子却双手一挥,身上紫气如同旋风一般卷起,银色长发狂舞不止,身上的金色圣力居然也变成了紫光,甚至连老子的双眼之中都隐约间有紫芒吞吐不定,随后,我听见他冷声说道:“太清之法,忘情之道,我之身,化作天道之身,我便是这命运轮回!”

  老子这一招一出,我压力倍增,果然这位看起来最老实的人教教主,却也同样不容易对付,居然以身化天道,换句话说,这是要让我和天道一战啊!

  我冷冷说道:“你化天道,我便连天道都一起破了!”

  就在我们龙虎相争,又要大打出手之际,断情人却从房内走出,径直走到了我们的中间,怡然不惧地对我们喊道:“你们在这里怎么打都没用!罗焱已经被抓走了!还不快想着如何去救人?”

  可是他这话却收到了老子迥然不同地一声回答:“都停下来!”

  四周的人都是一顿,过去老子一直都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可是今天怎么好像换了个性子一般,居然如此顶真,而且杀意满满。

  “如此看来,前辈,我师祖被抓走是你故意不出手吗?我需要你的理由,为何要让我的师祖落入元始天尊之手,难道你不知道这样的话,我师祖会凶多吉少吗?”

  我质问老子,对方站在紫光之中,沉声道:“你错了,元始天尊不会杀他,他要的不是罗焱的命,而是罗焱身体内的修为。”

  我一愣,四周的人也都是一愣,全部都被老子这句话给震撼到了。

  “他要,罗焱的修为?”

  我重复了一遍老子的话,对方点了点头。

  “元始天尊并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当年师尊门下弟子中,他是最刻苦的,但是却还是通天的天赋最好。然而,最后获得师尊所赐的道痕的人却是他,而不是通天,你们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老子接连抛出的问题我们都回答不上来。

  “因为元始天尊有手段,他的悟性不高,可是有心机有城府,相比于总是冷傲的通天,师尊更加喜欢刻苦的元始。可是,即便他再有手段,想要获得超越鸿元的修为,还是需要际遇,以及天分。可惜他没有天赋,但是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不过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还想往前进,不是光靠耍手段就能办到,可是他有一个好徒弟,那就是罗焱。”

  老子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远处的云层。

  “他收了很多徒弟,可是却都没有满意的,这些人能成仙,能为神,可是却都达到不了他的标准,他在那混沌山上俯瞰众生,想要从众生之中选出好苗子,因此才会有茅山的无尘掌教,可是这么多的徒弟中,他最看好的还是罗焱,而如今也证明,他没看走眼。罗焱果然站在了比他还高的地方,吸收了罗焱的修为,他也许真的会成为新的天地之主!”

  老子的话未免有一些骇人听闻,震的我们一群人心中紧张不已。

  “他要吞了自己的徒弟?”

  我听见有人喊了这么一声,老子冷冷一笑道:“你以为弟子对于他来说是什么?不过就是工具罢了,是帮助他成长的台阶!”

  老子这样的话,我过去也听到过,当年姜尚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对于元始天尊而言,所有的弟子都只是有利用价值而已。

  老子开口道:“当年他选中罗焱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他说此人若是能够活过千年,必成他的一大助力,如今他这话算是应验了。”

  我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盯着他,低声说道:“那么你为何要出手?为何要帮着老子?”

  老子和我之间有将近20米的距离,但是即便有这么长的距离,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太强大了,特别是四周微微泛起的紫光,隐约间,似乎活了过来一般。

  “圣人也有私心,而我的私心,是让这个世界继续存在下去。”

  老子一边说着一边离地而起,挥动手臂,卷动紫色的光华,嘴里冷冷地说道:“我的目的从来都没有变过,这个世界必须存在下去,人类不能被毁灭,元始天尊和我是同盟,他答应我,只要他成为新的天地之主,这片世界就会一直存在下去,不会被毁灭。而这就是我要的,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但是你,却成了阻碍我们之间的唯一障碍!”

  语毕,却见他猛地挥动手臂,紫色的光芒从空中猛然间落下,如同两道旋风一般冲击在了地面上,轰隆之声巨响无比,我以神心流的身法躲过后,举起轩辕神剑,正要迎击!

  只是,这时候,一道金芒破空而来,发出一声震天怒吼,竟然将老子打出的紫色旋风吞入了口中,放眼看去,却见金光之中一个庞然大物慢慢地飞了过来。

  “貔貅!居然是你!”

  我吃惊地大喊道,貔貅却踏着天空一步步走来,最后站在了方诸山山顶之上,身上金芒四射,巨大的身体将我们头顶的太阳都遮蔽了起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

  老子低声问道,警备之心更盛,貔貅身形缩小,变成一个金发少年,缓缓落下,最后却站在了我的身边,转头看着老子说:“你要打,我会帮他。如果你让开,我可以当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这样惊人的转折大大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圣兽参战,一连出现好几个圣人级别的强者!

  “貔貅,当年你在逆天之时离开罗焱,心中一直有愧,如今是来还债的吗?可是你身上的罪孽还的清吗?若不是你离开,逆天不一定会失败,当年天地棋局,五局三胜,你若是参加,司马天不会疲惫地一人独对两人,上一世的许佛也不会绝望地选择倒戈后成全司马天,逆天失败,你难逃罪责!今日却如此大义凛然地飞出来,你以为你身有金光,就代表正的一方吗?”

  老子这番话说的其实没错,貔貅也是一句都无法否认,最后低声叹道:“我知道我的罪孽难平,只是当年的我有我的理由,如今我已成圣兽,我的兄弟便不能随便被带走!他恢复记忆之后的路由他自己选择,但是在那之前,谁都不能伤他!”

  貔貅猛地一脚踩在地面上,整座方诸山顿时裂开了一道缺口!

  这样的格局变化的太快,老子一下子就处于不利的局面,这位圣人紫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让人看不透的神采。

  就在对视了片刻后,他慢慢地将自己的手给收了起来,身上的气息更是瞬间收敛,看起来像是要罢手的意思。

  “你们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老子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洞府,白雪纷飞,却一片都沾染不到他身上素色的道袍。

  “元始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他的实力,而在于,他从来都没败过,无论是封神之战,还是逆天,他总是会让自己胜利。唯一打败过他的是罗焱,只是你觉得罗焱落在他的手上有几分生还的几率?这些年来,在我眼中,元始早已无限接近鸿元。你们此行,只是以卵击石罢了。”

  老子的声音在风中飘散,最后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我回头看着身边的金发圣兽,轻声说道:“多谢。”

  它冷着脸,一跃冲上天空,化作巨大的本体,朗声喊道:“上来,已经拖延了很长时间。”

  此时,在方诸山的侧峰上,一个男人盘膝坐在道舍内,面前放着一张推背图,伸手一点,落在了推背图之上,接着冷冷一笑道:“师尊,你这一招,真秒!”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