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四十章 强颜欢笑,大叔之泪

  罗焱从昏迷中渐渐醒来,如同做了一场大梦,迷糊着,揉了揉眼睛,看见头顶上飘下的雪花,这才想到,自己还在这神奇的方诸山上。

  我看见罗焱醒后,正要冲过去,却看见老子也在此时醒来,一边微笑一边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这位圣人的眼中带着几分自嘲一般的笑意,看了看罗焱,又看了看我,说出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们先在方诸山上住下来吧,我还需要想想办法。”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而且什么事情甚至需要圣人想办法?有这么高难度的事情又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我心中不免疑惑,可是却没问出口,因为老子根本就没有给我问出口的机会。

  方诸山上的小楼内,这小楼还是唐凌峰假扮老子之时所躲藏的地方,小楼内,罗焱还是凡人体质,裹着厚厚的棉絮,地上生者炭火,还算温暖。

  我们一群人围坐在一起,不喝酒的时候,我这位还没觉醒记忆的师祖就安静了很多,大叔坐在我们两个中间,脸上却洋溢着笑容,说话间勾住了我们两个的脖子,哈哈大笑道:“真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和师傅以及徒弟一起坐着,做梦似的!”

  白骨就是哈哈大笑,一甩手将手上的魔火丢入了炭火内,让室内的温度又提高了几分。

  我看着大叔的笑容,没吭声,默默地走出了小楼,坐在了血池边上,当年黑蛋在这里治过伤。大叔缓缓走到了我的身边,虽然脚步声很轻,可是我还是听见了。

  “大叔,你身上一股子汗味,是不是又不洗澡了啊?”

  我回头喊了一声,大叔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方诸山上日落的早,此时已经是一片漆黑,满天星辰非常漂亮。

  大叔坐下后伸手勾住了我的肩膀,接着说道:“你眼里的罗焱是什么样子的呢?”

  听见大叔一开口又是罗焱,我心中微微一沉,随后笑了笑开口道:“威武,霸气,实力逆天,为人仗义,富有正义感,而且应该是从许佛那里学来的吧,他很护短,从我小时候开始就护着我。”

  大叔点点头,然后沉思了片刻后说道:“你心里的罗焱是这样的,可是你真的相信他就是这样的人吗?”

  被大叔这样一声反问,却弄得我有一点哑口无言,我想要点点头,可是片刻后却又摇了摇头,自己也说不好。

  “其实,无论是我,还是白骨,还是诺诺,星梦,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罗焱是这样的人。他很仗义,很护短,也很苦。我告诉你,当年鸿元曾经想要收他为徒,成就他圣人之位,只要他愿意不再和鸿元为敌。但是你师祖拒绝了,他会牺牲自己。因为这就是他骨子里的个性,当年他会牺牲自己,如今你难道认为他会来算计你吗?”

  这一刻,我真的是一下子就被大叔给说懵了,硬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你的担心,你这几天的失落,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看在眼里。可是,我们一直都没说,一直都陪着罗焱,陪他喝酒,陪他聊天,陪他疯,保护他。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心中惦记着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家人,更是因为我们知道,最后的最后,当他恢复记忆后,消失的一定不会是你,而是他!我们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一点,你的师祖,我的师傅,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一定会无私地将一切都给你!他的出现,不过是为了成全你的逆天之路。而当他献出了一切之后,这将会是他最后的出现。没有残魂,没有分神,没有意识,他将会彻底离开,彻底消失。这可能是我们和他在一起,最后的日子,所以,我们都围着他。”

  大叔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却带着浓浓的悲伤。

  “过去我们总说,英雄悲情。世人觉得这是一句戏言,而在我们看来,这不是一句戏言,因为我的师傅就是这样一个英雄。他一生都很苦,爱人不能相聚,为了救世而活着,如今,他也一定会成全你的逆天之路。他这么苦,付出了这么多,我们只是想陪他走完最后的路,可是忽略了你的感受,我们都以为你会理解的,对不住,徒儿。”

  大叔的一声对不住,让我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人总是会在自己成长的时候,渐渐偏离自己最初的路。大叔摸了摸我的头,就像是小时候那样,我将手深深地埋在了自己的双手之间。

  羞愧,真的很羞愧,我以为我拥有了这么多的经历,我以为我经受了这么多的生死,就算是大人了,就算是长大了,就算是有担当的人了。

  可是,这一刻的我才明白,我还差的远……

  大叔踏着地上的白雪向着小楼走去,他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说道:“小森,你不该哭泣,而是应该笑,应该大声的笑!有这样的师祖,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哭呢……”

  黑夜里,繁星下,白雪地中,大叔一边走一边喊,我却听见他喊到后来,声音里却透出了浓浓的哭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很少看见大叔哭,他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打断了手臂都不变色的真男人,可是若是遇到离别,却也会让泪水爬满他整张脸。

  大叔走在雪地中,脚踩在雪地上的时候,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他走到小楼前,抓了一把雪糊了糊自己的脸,用雪水掩盖满脸的泪痕,然后扬起笑容,推开了小楼的门,高喊道:“诸位,我回来了!刚刚出去擦了把脸,真精神啊!”

  却在此时,夜空中,有一道强光划破天空,这道强光太亮了,刺痛了我的眼睛,这大晚上的怎么还有高手来拜访方诸山?

  我奇怪地说道,却看见这原本划破天际,快速飞行的强光骤然间在天空中停住了,随后我看见一个人缓缓从强光中显露出来,因为背景是黑夜,所以这一次看的特别仔细,这个从强光中走出来的居然是元始天尊!

  我立刻从雪地上站了起来,吃惊不已地喊道:“元始天尊来了!”

  一边喊着我一边飞上了天空,面对着元始天尊,只是此刻的他脸色阴冷的很,没了上一次圣人之战中的自信。

  我毫不犹豫地拔出轩辕神剑,正要打开十成灵觉,先拖延住元始天尊,让其他人有时间备战。可是这一次冲到方诸山上的元始天尊却浑身上下散发出浓浓的杀气。

  “滚开。”

  元始天尊暴喝道,杀意扑面而来,此时的我已经将手按在了背后灵觉枷锁的开关上,正要打开灵觉枷锁,元始天尊却猛地攻了过来,一拳将我打飞了出去,我反应也不慢,硬是在这位超越圣人的强者的强攻中伸出了双手,可是嘴里还是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后重重地落在了雪地上,虽然没有受什么伤,可是身子却被元始天尊的强大怪力,硬生生打入了地面中,嵌在地上动弹不得。

  “该死的!”

  我骂了一句,就在我挣脱的这短短几秒钟时间内,却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随后是很多人的惊呼声,随后元始天尊抓着昏迷的罗焱飞上了天空,向着远方飞去。

  “给我站住!”

  爆喝中,我从地上蹿了出来,飞上空中后却看见元始天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地上的小楼被整个炸裂了,大叔他们全都趴在地上,虽然都没受伤,可是却都挡不住超越圣人的元始天尊。

  我看见残龙肩膀上被打伤了,应该是元始天尊怕它载着我追击,所以故意将它打伤。就在这时候,老子缓步从不远处的洞府内走了出来,我双眼圆睁高喊道:“你一直都在?为什么不拦住元始天尊?我们两个联手一定能够挡住他的!”

  老子站在风雪里,身上紫气袅袅散开,我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地方,皱着眉头往后退了几步,试探性地说道:“前辈,您怎么了?元始天尊怎么会知道罗焱在这里?”

  然而,面对我的问题老子却一句话都没说,身上的气场更加强悍,圣力不断散开,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正要狂暴的冲出!

  二话不说,猛然间一指向我点了过来,他,竟然突然对我出手了!我王后疾退,却在老子靠近我的一刻,听见他低声说道:“一切都必须要以大局为重,上一世我心慈手软,这一世,我不会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