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的特殊命格

  方诸山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换一下位置,过去我没什么人脉,要找这方诸山相当困难。但是如今因为罗焱的归来,都是有不少灵异圈子里的朋友帮忙,要找这方诸山的位置倒是也不算难。

  数年未见,如今的方诸山隐没于南海之上,我们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渔村中。

  村子不大,住户也就几十家,可是这一次跟着我们来的人倒是不少,全都住在了渔村内,也都是跟着罗焱一起来的。

  罗焱这一次归来,实在是太轰动,很多过去从没露过脸的老怪竟然也都跳了出来,四合院内拜访的帖子天天都能接到不少。

  诺诺和星梦,白骨他们更是天天陪着罗焱,就连这一次来方诸山,他们也都寸步不离。

  我还向罗焱开玩笑说道:“你比国宝还珍贵。”

  只是,即便这群人天天向罗焱说过去的故事,告诉他,他曾经的经历,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修为也一直都没有恢复。

  渔村的夜里很静,我躺在茅屋的屋顶上,看见原本安静的渔村因为我们这些人的出现而变的非常热闹。远处的海上一片黑暗,暗潮起起伏伏,有浪声拍打在礁石上,寒风咸咸的,吹在脸上却有一些湿湿漉漉的感觉。

  却在此时,我看见一个男子,缓步从海上走来,心头不禁一震,定睛看去,却见到一个道士模样的男子踏着海浪随风而来,我知道此人一定是高手,但是在此时,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来此地的,绝对不可能是敌人。

  我们这么多高手在,就算是来个圣人也有能力一战,更何况是一般的高手,我没动声色,从茅屋上跳了下去,迎着海上走来的男子走了过去,这是一个道士模样,颇具古风的男子,他距离我还比较远,看不清楚他的脸,不过能够看见他的腰带上挂着一块碧玉,走路的时候,黑色长须微微摇摆。

  等他走进了之后,我才看见他的脸,竟然是我当初在木梁纯子命中一劫发难之时,我曾见过的老道士,也就是那个自称是中国古代著名老道士——袁天罡的男子。

  当年的他削掉了我手上的一条掌纹,还预言我会和他在方诸山上再见,只是没想到,还真被他水准了,我们果然又见面了!

  他飞在海水之上,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他,脸上有着平静的笑容,讳莫如深的神秘气质,捋了捋长发后说道:“我们又见面了,逆天者。”

  我皱了皱眉头,根据这些年我分析下来,凡是不熟的人叫我逆天者那基本上就没什么好事,而如果叫我一声小森,那基本上就是有旧情。

  “袁前辈,一别数年,你可安好?只是我没料到你还真是老子门下,方诸山中的人。”

  我笑着说道,袁天罡却点了点头,我让开一条路说道:“您是来见罗焱的吧,他就在渔村之中,你可以跟我来。”

  说话间,我转过身去,正要抬脚往里面走,袁天罡忽然叫住了我,说道:“不,我不是来找罗焱的,而是来找你的。”

  我一愣,转身后,却看见他伸手一点远处礁石,竟然整块礁石全都断裂,接着飘了过来,落在了我们的中间,随后袁天罡大袖一挥,顷刻间如同变戏法一般,在这礁石上变出了酒壶酒杯,他坐在礁石上后,笑着说道:“我们这一夜也许会谈很久,还是边喝边聊吧。”

  月光之下,海水之上,在海风之中,袁天罡竟然邀我喝酒,虽然我知道古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怪癖,但是怪成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坐上黑色的礁石,望着长须素面的袁天罡,我的心里却总是有一些忐忑,对于这个不熟的前辈,实力肯定在我之下,但是他当初可是轻易就消掉了我手上的一根手纹,而且似乎也和传闻中一样,料事如神的很。

  我低声说道:“前辈,你找我在这海上喝酒,是何意?”

  他却一边品酒一边开口道:“让我再看一看你的掌纹。”

  我一愣,旋即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手心摊开后,一条条清晰的掌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少了两条,他望着我的手心,嘴角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低声说道:“果然如此,或许你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吧,你的掌纹,无论哪一条,都越变越淡了。”

  此话一出,我一皱眉头,自己对着月光看了看,还真如袁天罡所说,这掌纹是越变越淡了。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何意?”

  袁天罡一边饮酒一边笑道:“这天下众人,天生掌纹都不同,你可曾想过为何?因为从这掌纹之中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气运命数,掌纹之上讲究极多,不同的布局,不同的走向,甚至细稍末节之处的变化都有讲究。你天生命数与其他人不同,你年少之时,为厄难之命,此命格,少有人拥有,自身苟活于世,四周之人若是命不够硬,便死的死,散的散。当然,即便如今你的命格有所转变,可是你的身体内这厄难命格还是存在,所以你所过之处总是有灾祸发生,只是你身边之人的命格都太硬,不过还是被你所克,因此你常经历生离死别。”

  袁天罡这话说的其实在理,想想从小到大,我所接触的人,无论是机敏之人,还是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上万年的老家伙,几乎都会在接触我后很快死亡。当然,不能排除眼前这个袁天罡知道我的背景,信口雌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中人的命都很怪,我也不过只是这个江湖里的一员罢了。”

  我笑了笑,饮了一口杯中浊酒,这酒入口微甜,划入腹中后却有丝丝暖意流出,喝下去后很是舒服,的确是一壶好酒。

  “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且不要过早否认。诚然如你所说,江湖中人命格怪的人也有不少,厄难之命我也见过几个,但是,你这一路走来,际遇太多,所以命格也在变换。”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道:“如今的你,厄难之命在暗处,而在明处的是如这海上之月一般的幻月之命。”

  这又是一个新词汇,我着实不懂,便没有开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幻月之命,在命格说法中又称幻命,在很多寻常老百姓的身上并不少见。凡人时常会觉得身边的两个互不相识的朋友性格,脾气,甚至说话方式很相似,这便是幻命。幻命不是一个主命格,只是相似之人之间的某种联系。但是,这种幻命出现在你的身上,却有两大怪异之处。”

  袁天罡的话说的我心里莫名一阵寒意,皱着眉头追问道:“什么怪异之之处,你说说清楚!”

  袁天罡又伸手捋了捋胡子,开口了:“这第一处怪异之处,便是这幻命几乎不会出现在高手身上,更不可能出现在你这种级数的高手身上。高手,无论是你,还是天上圣人,即便是茅山五老,龙虎山掌教之类的人物,性格也都迥然不同,彼此之间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也就不可能和幻命有关系,而你身上却有幻命,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我所接触的高手,每一个都特立独行的很,热情的,仗义的,机智的,狡诈的,好的,坏的,就算人有多面,可是只要是高手就性格很强!

  “这第二处怪异之处,在于别的凡人身上就算存在幻命,也不过彼此之间的联系罢了,可是你不同,你身上的幻命,竟然是你现在的主命格。你小时候是厄难之命,身边死人,这命格尚好破解,可是三年多前,我在北京见你的时候,就感觉你的命数有了变化,不过当初我看不穿你命数的变化,如今再相见,或许是你经历了圣人之战的缘故,也或者是你命格稳定之后浮现出来的缘故。你这幻命却是隐藏不住,已经彻底成了你的主命格,我刚刚这一见你,便在心中说了三声,怪怪怪!”

  他这话说的我心里更加发虚,虽然还没听见危害,可是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一皱眉头,冷笑道:“你说我是幻命?那就是说我和别人很像吗?那你倒是说说,我和谁很像?要是说的出来,我且饶你一命,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别怪我不给前辈你面子了。”

  我说话间身上灵气就往外散了散,却看见袁天罡望着对面的小渔村,深沉地说道:“你难道不是越来越像罗焱了吗?”

  此话一出,我当场被镇住!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