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一十一章 云武流

  老高的记忆被洗去了,他查到的资料也被人给撕碎了,冥冥之中应该是有人在操控这一切,但是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老杀手的那个师弟。

  老高驱散了其他人后,仿佛没事人一般给我倒了一杯茶,我看着他问道:“老高,你没事吧?”

  他笑着点点头,我示意他坐下后,伸出手点在了他的额头上,然后强行进入了老高的梦境空间。

  老高的梦境空间是一片书山辞海,那些书页在天空中飘荡,地面上的路都是一个个大字组成的,这样的梦境空间倒是很符合老高的性格。

  很快我就看见了他的记忆片段,一个接着一个地浏览,可惜根本就没有找到最近的记忆,对方将老高的记忆删除的非常漂亮。

  退出他的梦境空间后,拿着桌子上的书问道:“这本书外面能买到吗?”

  老高摇摇头,低声说道:“这是孤本,虽然是写于近代的,可是当时印刷的时候就只有很少的几本,现在能够找到的就只有我这一本了,诶……”

  这本书内写的是关于炼体一脉的各种秘闻,很多都似真似假,也说不清到底有几分可信,可是之前老高打电话让我来,多半应该是有八成真相。

  现在能够弄清楚凶手身份,我只有一个途径,就是问老杀手,回到四合院后,老杀手已经醒了过来,这老头子身子的恢复力简直比普通的年轻人还要好,居然才过了大半天,就清醒了过来,虽然还不能说话,更不能下床,可是神智已经渐渐清晰起来了。

  我走到老杀手的床边上,望着他,低声说道:“我问过医生了,最多再过三天你就能够开口说话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将所有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会从你的记忆里直接抽取阅读这一部分的记忆。”

  说完后,我径直走出了四合院,看见蓉小欣正好和恋心儿从外面吃饭回来,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蓉小欣见到我后眼神有一些闪烁,走回了自己的客房内,恋心儿则走到我身边,勾着我的胳膊说道:“你媳妇我呢,帮你套出了一些很有用的情报哦!”

  我笑了笑,迷惑地望着她,恋心儿贴在了我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那个姓吴的明星,前一阵去了一次泰国回来之后,手上就一直戴着一串金刚坠子。这串金刚坠子,在他死后就不见了。”

  金刚坠子?

  这一点之前倒是没人提到过,我一愣,很多明星都有去泰国请小鬼,或者是拜佛的习惯,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会买一两串饰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是,吴姓明星死后这串坠子呢?我立刻给高大山去了电话,他帮我核实过后告诉我,证物科那里并没有这串坠子的下落,也就是说,要么就是被当时在场的警员给拿走了,要么就是被凶手拿走了,可是当时案发现场我们都检查过,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人进入的痕迹。

  所以,金刚坠子,一定是被警员拿走的。

  我将这个事情告诉了李大山,经过一天多的排查和核实,很快就锁定在了当时通知队里联系支援的小林身上,而且,这几天这个警员小林也都请了假,没来上班。

  虽然目前看不出金刚坠子和案子有什么关联,但是我有一种感觉,吴姓明星,模特这两个艺人的死,肯定有某种联系,只是这种联系,我目前还没找到,而这个金刚坠子可能就是突破口。

  李大山和我约了个时间,下午的时候就去了小林的住处,这个小林今年刚从警校毕业分配到了这一片当片警,有时候这种刚毕业的小警员会忍不住有一些小偷小摸的习惯,不被发现也就算了,发现了,也就是批评几句,反正只要无关痛痒都不要紧。

  可是,偏偏这个小林可能拿的是这一次案件的关键证物,这可就了不得了。

  我们到了小林家门口,这小子是单独居住在北京,老家是山西大同那边的,本来在队里也是个老实巴交的队员,但是谁曾想到,居然会出了这档子事情。

  我和老高站在房子门口,敲了敲门,房子内没有任何回应,安静的很,我接着说道:“小林吗?我和李大山队长来看看你,你开开门。”

  我又敲了半天门,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这下子我和李大山都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起来。我抬脚将门给踹开了,里面一片漆黑,可是就在房门被打开的一刻,我看见一具尸体倒在了我的脚边上,李大山也被吓了一跳,我往后跳了一步,心眼开启往里面扫视了一眼后说道:“里面没什么脏东西,叫你们警队的人来,快。”

  李大山点点头,打电话去通知警队的人过来,我则立刻走近了小林的家里,四下里看了看后,什么都没发现,不过还是在窗户上发现了一个小孔,圆形的,应该也是被铁珠子给射出来的,我再看了看小林的伤口,还是头部中了一颗铁珠子,血浆从里面喷溅了出来,这一次的手法比前一次要野蛮了不少,小琳死的时候,似乎还试图打开房门逃走,不过应该是没来得及。

  我在房子里转悠了一圈,没能找到金刚坠子,这东西到底去哪里了?

  李大山的人很快就赶来了,案子发展到现在,已经出现了三个受害者,模特,明星,还有贪小便宜的警员。

  翌日,一大清早,就有我们专门请来照顾老杀手的护士来敲我的房门,通知我老杀手已经能够开口说话了,而且指名道姓要见我。

  进了老杀手的病房,他的脸惨白惨白的,几乎和纸片一样,身上插着不少试管,见我进来后,低声笑道:“没想到最后还是你救了我,呵呵……”

  我没说话坐在了沙发上,表情严肃地说道:“你和你师弟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你师弟为什么要杀人?这些都给我说清楚了。也算你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老杀手凝望着我,摇了摇头道:“如果我告诉你一切,我的师弟就活不成了,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冷酷地回答道:“如果你不告诉我,那连你也活不成!”

  老杀手却脸上笑容不变地说道:“没有一个杀手会畏惧死亡,因为我们最后要终结的人是自己。”

  这话说的很悲凉,我挑了挑眉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可是我刚一动,老杀手却笑着说道:“云武流!”

  我脚步停了下来,回头望着他,老杀手慢慢闭上眼睛,凝神说道:“这是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你能查到多少是你的本事,其他的我不会多言一句,明天我就会离开这里。不需要你的恩惠!”

  我转过头去,打开了房门,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你可以留到身体康复为止。”

  就有了这个流派的名字,我直接找到了在我们这个院子里对于炼体流派最为了解的人——轩辕子。

  魔剑流派其实也曾经是炼体流派之一,而且还是炼体流派之中最为强悍的流派之一,所以他肯定对于炼体流有很深的了解。

  “云武流?你确定你没听错?”

  轩辕子一边擦拭黑色大剑一边问道。

  我点了点头,轩辕子将黑色大剑往地上一插,然后摇摇头说道:“这个流派是炼体流派之中最古老的流派,没有之一,这个流派的老祖宗是最早模仿古神,古妖,创造出了恐怖的杀伤力。”

  果然,问轩辕子问的还是很有结果的。

  “云武流的传承和境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从2000多年前,这一支的人就变的很少。记载他们的书籍也很少,所以到了如今几乎没人知道这支流派的名字,更没有人知道它们还有传人在人间。”

  轩辕子的话听的我连连点头,随后轩辕子低声说道:“云武流讲究的是变化,就像你抬头看这天上的云彩,永远都没有一样的两朵云彩,所以云武流之内的弟子,也没有一个人的功夫是一样的,而且云武流的变化更多。不过,他们的没落也是不争的事实,很简单,因为云武流修炼起来太难,对传人的资质要求太高了。因此后来传人不出世,世人就将他们淡忘了,对了,你怎么会想到问他们的事情呢?”

  我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也就是瞎问问,那云武流的炼体修士有多厉害?和你比呢?”

  轩辕子此时眼神深邃地说道:“如果硬要比较的话,只能这么说,云武流的弟子修炼起来,能压过古神,为炼体门派中的至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