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百一十章 老高遇袭

  银光破开了玻璃落在了我的面前,好像是为了掩护老杀手的离开,我的动作的确是迟疑了一下,老杀手也在此时趁机离开。

  转过头,看着对面大楼上一个黑色的人影,身材同样不高,看起来这个身影和老杀手有几分相似,我皱了皱眉头,走到床边上,看着对面大楼上突然出手的家伙一点点消失在了我的眼中。

  最后,我只能看见一抹在月色之下飘扬的雪色长发,不是银色的头发,而是和雪花一样纯白纯白的样色。

  我皱着眉头,走回了原来的地方,看着地上的铁珠子,这一次的铁珠子落地后已经被重重地碾成了粉末。

  我想起一些细节,之前我人在空中,像着这里过来的时候,老杀手没有打中我,当然是因为我一直在躲避的关系,可是我还是能够看清这些铁珠子飞行的轨迹,但是刚刚这一次对我的攻击,我的双眼只是看见了一道银光罢了,铁珠子射过来时候的速度完全不是之前能比的。

  我低着头说道:“师弟?老家伙,你到底什么来头。”

  离开了小楼之后,那边的调查也已经慢慢地接近了尾声,尸体已经被送到了停尸房,回到四合院后,蓉小欣显然是被吓了一大跳,这女人其实从我认识她开始,这命就不太好。

  自己明明不是灵异人士,可是却总是会被卷入这样那样的灵异事件之中,有时候甚至会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小森,我留蓉小欣在我们四合院里住几天。”

  恋心儿说完后我点了点头,返回了房间内,打了个电话给老高,老高一接电话,还没等我问,他就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是不是想要问我关于代号‘人’的顶级杀手的来历和背景啊?这样吧,你明天来一下我这里,我们一起吃个中饭。”

  我应了一声,放下了手机后,一头躺在了床上睡着了。

  而此时,在距离之前和老杀手交手的地方大约四条街的地方,一个小报亭的后边,老杀手拿着一张报纸坐在石凳上,远远看去,他就像是一个马路上随处可见的老人,只是这么晚了还出来溜圈圈的老人,却也不多见。

  过来片刻后,另一个长头发戴着鸭舌帽的老家伙走进了报亭内,坐在了老杀手的对面,老杀手没有放下报纸,只是冷冷地说道:“我们当年不是有过约定,互相之间绝对不会再见面,只要一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已经忘记了当年的话了吗?还是你觉得,你已经有了能够杀死我的本事?”

  戴着鸭舌帽的老家伙坐在老杀手的对面,慢慢抬起头,月光照在他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低声笑道:“师兄,我回来不是为了杀你,我也没有忘记当年和你之间的约定,只是,还不到我们之间必须厮杀的时候。我来只是为了见证你的失败。”

  他的声音有一些尖锐,眉目之间更是和老杀手长的很像,只是少了老杀手的那一份凌厉,而多了几分轻佻和不羁。

  “我的失败?”

  老杀手一边问道,一边将自己手上的报纸给合了起来,接着双眼盯向了对面的老头,这双眼睛内已经有了几分杀意。

  “是的,你的失败,你当年不听师傅的劝解,执意下山去向毛家报恩,结果呢?毛舜在圣人之战中被打死,你也无法用自己的本来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师兄,这就是你要的吗?”

  对面老头子似乎对于老杀手的过去,乃至他为什么帮助毛家的种种原因都了若指掌。

  “我的事情不用你来评论,你也没资格评论!给你三秒钟时间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我就让你人头落地!”

  老杀手是真怒了,一声咆哮后,声音在这角落里回荡个不停。

  而此时的我站在北京四合院内,已经天亮了,恋心儿本来今天是要去找摄影师再商量一下关于婚纱照的事情,结果出了蓉小欣这一档子事情,我们结婚的事情也就暂时暂停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大门被敲响了,现在是早上7点,这么早就有人来找我们了吗?两个门卫去开了门,大门一打开,我看见一个男子普通一声从门后面倒了下来,这一下子可让两个门卫吓了一跳,吃惊地喊了起来。

  我闻讯走了过去,人群之中,我看见老杀手浑身是血地倒在了地上,身上有好几处伤口,有些伤口已经开裂了,还有一些地方已经被打穿了一个个血洞,气息非常微弱。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把他抬进去啊!”

  我对着四周的人大喊,两个人走过来将老杀手抬进了房间内,让我震惊的是,将老杀手从地上抬起来的一刻,我居然还看见老杀手的身上在往下滴血,一粒粒铁珠子从他身上伤口中落下来,掉在地上后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我看着这些铁珠子,心中一沉,隐约间能够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多半就是老杀手被那个和他会同样法术的杀手给伤了,居然打成了这样,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弱。

  几人合力将老杀手抬进了房子内后,我用指刀将他身上的衣服撕开,接着就看见了让我震惊的一幕,这小老头的胸口上密密麻麻地打出了如同马蜂窝一般的血眼子,我数了一下,一共是五十八个,但是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些血眼子全部都避开了他的要害,也就是说,对方下手的时候就没想过要杀老杀手,只是将他打伤而已。

  这份控制力,这份精准的操控性,让我都不由得叹为观止。

  医生很快就被找来了,忙活了好一会儿后,主治医生从房子内走了出来,凝重地说道:“命是保住了,不过最近一阵子他都不能下地,怎么会被伤成这样?他是被什么东西伤成这样的?还有这患者的毅力也太强了吧,普通人受到了这么多的攻击,肯定就昏死过去了,他居然还能靠自己走到你们这里来,也不是普通人吧。”

  我笑了笑,没解释,交给索尔去处理了,自己则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时间差不多要和老高碰面了。

  赶忙坐了车子出门,一路到了北京阴阳代理人协会,进了门之后,很多新人都不认识我,还有几个新来的保安将我拦住了,要盘查我的身份呢。

  “我是端木森,来找老高。”

  我亮明了身份后,对方居然说了一声不知道,差点没给我气晕了,结果保安打电话给老高的办公室,这一打等了将近一刻钟,还是没人接听。

  “高会长可能不在,你还是明天在来吧。”

  保安让我打道回府。

  我微微皱起眉头,老高这人我太熟悉了,他是一个非常守时守信的人,过去和他约好了时间见面,或者是拜托他做一些事情,查一些资料,他承诺什么时候能够办到就绝对能够办好,昨晚他让我今天来,怎么会临时出去呢?

  我的心头涌过一丝不太好的感觉,假装转身,接着神心流身法一开,直接冲过了岗哨,落在了阴阳代理人协会内,接着一路前冲,直奔老高的办公室而去。

  到了老高的办公室后,我惊讶的发现他的办公室是虚掩着的,如果他要是出门的话,肯定会关好门,毕竟老高可是处女座的啊!

  保安从我身后追了过来,还跟着好几个阴阳代理人协会的会员,我没工夫搭理他们,抬起脚将大门给踹开了,然后冲了进去,结果看见老高倒在了桌子上,我双眼圆睁猛地冲过去,伸手一探老高的脉搏,还好,他没死,只是脉搏微微有一点虚弱罢了,显然是被人给打晕过去。

  我皱紧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老高被谁偷袭了?

  随后我看见老高手边一本摊开的书的两张纸被撕碎了,我将书合起来,看见书名叫做《炼体界秘闻》,这应该就是老高要告诉我的情报,就在这时候,老高被人推醒了,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说道:“你们怎么都进来了?发生了什么?”

  我一转头,看了老高一眼就明白了过来,他的部分记忆被清除了,虽然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显然老高被发现了,而且我找老高这件事情也被人知道了。

  “老高,你让我来的,还记得吗?”

  我皱着眉头问道,老高摸了摸后脑勺,随后居然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森啊,你终于回来了啊!太好了,可是,你说我让你来的,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