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盘古之躯

  这是一个濒临破碎的世界,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有着巨大而可怕的黑暗坑洞,圣人之战,注定会被记录进这个世界的历史中,而这一场战场最终,却超越了任何人类的战争,因为,在这里,人类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天下苍生的命运全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而决定这一切的是被称为圣人的绝对存在,他们高高在上,俯瞰人间无数年,生命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过眼云烟,唯有他们自己才是亘古不变的存在。

  可是,总有有一个人站出来,去挑战这高高在上绝对不会被打败的圣人,而此时此刻,这个人应该是我!

  青色的皮肤,苍茫而浑浊的眼睛,冰冷而阴沉的脸,我自圣力之中踏出,一只手捏住了元始天尊的脸,圣力内传来的巨大的温度,让我的身体有一种快要被烧化的感觉。

  但是,我的手没退缩,脚步更没有后撤,而我的目的也早已不是刚刚踏入这片战场的时候,为了拯救苍生而战斗。

  我,是为了复仇而战!

  元始天尊脸色微变,身上圣力在此暴发,浑身上下圣力不断地澎湃涌动,瞬间冲击在了我的身上,将我给震飞了出去,远远地摔倒在了地面上。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双眼如冷芒一般望向了我,杀机已动,百倍圣力已经将我锁定!

  缓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却没注意到四周之人看见我的反应,此时我的双眼中只有站在元始天尊身后眼中终于露出惊恐表情的毛舜。

  “盘古之躯?倒是有几分意思,正好用来测试一下我现在的力量,这号称天下最强的身体,能够抗住我几招?”

  元始天尊身上的圣力越来越强,这种增强的趋势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好像眼前这位圣人永远都没有极限一般。

  许佛站在云端上,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低声说道:“果然,我心头的危机感原来是你带来的,元始天尊,你如今还未沉淀的力量,对上端木森不成熟的盘古之躯的,到底谁强呢?”

  我迈开步子,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忽然很沉,双腿就像是被灌了铅一般,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迈出一步。

  抬起头,我看见的世界颜色渐渐被剥夺,整个天空,地面,彩色的法术流光,各种各样的法袍都仿佛失去了颜色,一切都是灰色的。

  唯有远处的元始天尊是这片灰色世界里唯一发出白光的物体,他是特殊的,甚至比老子,比通天教主,比司马天他们都要特殊,我看着他挥动手臂,巨大的圣人之力如同滔天巨浪一般涌来,地面上的石块开始粉碎,大地不断地裂开。

  我伸出双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圣力落在我的双臂之上,就好像是天下所有的山峰一起冲来,重压作用于我的双手上。

  可是,圣力却无法将我往后推动哪怕一步,本来闭着眼睛的我,慢慢睁开了眼睛,青色的双手一转扣住了圣力的边缘,一声愤怒的吼叫后,我的双手将圣力一点点撕开,如同撕开了一张纸片一般。

  我所看见的世界,我所被挡住的世界,被这大片大片的圣力挡住的前进的路,又一次在我的眼前慢慢清晰起来。

  “你挡不住我!今日,谁也挡不了我!”

  我高声吼道,双臂发力,硬生生将这片圣力给彻底撕裂。

  徒手撕开圣力,这一幕落在了老子和通天教主的眼睛里,却让两位伟大的圣人双眼内惊讶不断。

  战场上已经没有了厮杀,无论是敌我双方哪一边的人都看向了我。

  这将是他们永生难忘的一次战斗!

  “真是有意思,盘古之躯,果然万法不侵,永世不灭吗?那就用我新领悟的这种力量来试试看!”

  元始天尊手上捏了一个手诀,然后十指一动,从其双手中弹出两股黑色的力量,这两股黑色的力量在我灰色的眼睛里同样突兀,两股力量落在了我的双肩上。

  我微微一皱眉头,双肩上却猛地一沉,接着,我看着这两股黑色的力量钻入了我的身体内,这一钻进去后,我立刻感觉到了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不是疼痛,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在此时,我听见司马天在我身后喊了起来:“小森,你的盘古之躯,在退化!”

  我仓惶低头,看见自己青色的皮肤渐渐消失了,很奇怪的感觉就是因为我身上因为十成灵觉开启后,激发的盘古之躯居然在这两股力量钻入我的身体后,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奇怪的手段,让我的盘古之躯发生了倒退的现象。

  许佛双眼之中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太清楚盘古之躯的力量了,如果不是依靠这种恐怖的力量,他也不敢断言我一定能够灭了圣人。

  圣人之中,无论是通天教主还是老子,都没有这种能够强行封印敌人力量的法术,元始天尊果然已经走到了他无法想象的高度。

  我半跪在地上,身上的青色皮肤彻底退化,眼中灰色的世界也渐渐恢复过来,原本沉重的身体重新变的轻盈起来。

  两股黑色的力量被元始天尊收回了手中,我看见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很是满意地说道:“看来距离最后的进化只差一步了,我走的路果然是对的!”

  我从地上爬起来,身子向前狂奔,闪烁之中,连续使用神心流的身法,正要趁机强杀毛舜,可是失去了盘古之躯的我,却被元始天尊身上释放的强大圣力给震飞了出去,又一次强攻失败!

  没有放弃,伸手一点额头,天机眼再开,满天密密麻麻的天机眼一起轰击毛舜所站的位置,可是,却被元始天尊随手一挥,就将满天的天机眼都打成了碎片。

  余波又一次冲击在了我的身上,将我再度打飞出去上百米。

  我浑身浴血,在百米外的地上拖出一道道长长的血痕,元始天尊冷眼看来,喝道:“你杀不了毛舜,而且我也渐渐对你感到厌烦了,再出手的话,我会将你的身体和灵魂一起碾成飞灰!”

  毛舜的本体站在元始天尊身边,阴冷冷地笑了起来,我趴在地上,意识有一些混乱,痛觉被我强行封闭,我看着毛舜冰冷的笑容,一点点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被圣力打穿的血孔不断地往外飙血,这些血向水一样洒在我脚边的地上。

  我喘着粗气,身上的伤口因为圣力的持续破坏,和我开启全部灵觉后身体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我撕裂的缘故,迟迟没有好转。

  司马天飞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低声说道:“先退吧,今天事不可为,元始天尊太强,我们再从长计议!”

  他是为了我好,正要伸出手强行封闭我的灵觉,却被我一把推开了,司马天往后退了几步,吃惊地看着我,我满脸鲜血,可是眼睛里却有泪,一边哭,一边咆哮道:“我兄弟死了,他喊我老大,我他妈的今天要是逃走了,怎么对的起他?怎么对的起他喊了我十年的老大?怎么对的起我的良心啊!”

  整个战场上一片震惊,甚至连云端上的许佛都不禁动容,低声说道:“这个,傻小子……”

  缓缓仰起头,望着远处云端上的圣人,用痛哭一般的悲鸣,向着苍天,向着那高高在上的元始天尊,向着面带阴冷笑容的毛舜吼道:“今天,我打输了不丢脸,不杀你毛舜,才丢脸!就算今天死,我也拉着你同归于尽!”

  元始天尊眉毛微微皱起,他看着站在血泊之中的我,冷冷地说道:“所以说,我最讨厌这一套所谓的人情,情感,是人类乃是百族最无用的东西,只有无情者才是最强的!端木森,你已无用,还是毁灭了吧!”

  他又一次对我出手,手才刚抬起,一道极芒从空中轰然落下,正好打在了元始天尊面前的天空中,惊的众人大吃一惊,所有人都不知道许佛躲藏在云端之中,此刻看见极芒落下,带着圣人的力量,每个人都明白,又有圣人要出手了!

  元始天尊抬起头,看见许佛扛着两极锤站在天空中,眼神内杀意明灭不定,低沉地说道:“端木森是我的人,你不能杀!”

  天下间,此时,敢挑战元始天尊的人只有三个,一个是我,全身浴血,为的是复仇。一个是许佛,外冷内热的老流氓。

  当然,还有第三个!

  这时候,我身边的司马天猛地冲上天空,身上规则之力现化,同样强悍的圣力铺天盖地地散开,元始天尊冷眼望去,却看见司马天手持五彩线条,背后麒麟火纹亮起,傲然道:“我来参战!”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