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八十章 叫一声老大,做一生兄弟

  一声“老大”,谁能明白这两个字里的含义?

  我十五岁那年认识了李迅,他是灵异马戏团里逗人一笑的小丑,是一个从小流浪,无父无母的孤儿,他比我年长,却过的很辛苦。

  当年我让他们几个跟着我的时候,第一个答应我的人就是李迅。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他回答我的原话到了如今我还记得。

  当时他说:“我在这里过的苦,还不如跟着你,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了,我跟着你混。”

  于是第一个叫我老大的人出现了……

  我们认识快十年了,虽然有过分别,但是大家早已将对方当做了家人,当做了自己最要好的兄弟。

  我还记得,当年那个默默喜欢玉罕很多年,不敢表白的大男生,在小餐馆里痛哭流涕的样子。

  我还记得,当年我在项家老祖宗的洞府内,当时的李迅是第一个冲下来的。

  我还记得,道教协会的天华真人死的时候,李迅曾经为了报仇不管不顾。

  对他来说,家人是一切,他这一辈子,很苦。

  不知父母是谁,生来流浪,过着辛苦的生活,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经常露宿街头,可是即便如此,他每一次都会笑着喊我老大,他很穷的时候也不曾伸手问我要过一分钱,他喜欢的玉罕跟着黑蛋后,他也不曾骂过黑蛋一句。

  我的身边,有这样一个默默守护大家的人,虽然自己的光芒很小,虽然自己也受了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委屈,可是从来都不说,只有喝醉之后才会抱怨两句。

  我躺在地上,李迅最后的笑容印满了我的脸,虽然他长的不帅,可是他的笑容很真诚,虽然他没钱,可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虽然他不是大英雄,可是他却默默地守护着大家。

  这样的李迅,就这么死了,毫无征兆的死了……

  不是所有的死亡,都会有天地异象,不是所有的牺牲都轰轰烈烈,这是现实,这是战争,这是一个随时随地都会有人死去的战场。

  可是,可是,我还是没反应过来,他怎么就死了呢?那个什么事情都自己吃亏,师傅死了,心爱的姑娘跟别人了,无依无靠的李迅怎么就死了呢?

  李迅的尸体就趴在我的身上,我的余光看见了那一个碗口一样的大疤,头已经没有了,只有冰冷的身体,我一直没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

  我的目光往下看去,却见到在李迅的上衣口袋里,塞着一张照片,那是我们一起拍过的唯一一张全家福。

  那一年,我们在一起,情义无价,祸福相依。

  他的字很漂亮,照片上的李迅站在后排,勾着自己的好兄弟周易,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明明过的那么苦,可是他还是笑的那么灿烂。

  周易站在电网内,身边是一堆尸体,他怔怔地看着前方,刚刚的一幕,他看见了,从头到尾,清清楚楚地看见了。

  可是,他阻止不了。

  李迅是他的兄弟,是他最好的兄弟,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自己会和这么一个明明很穷,明明很土气,甚至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的乡巴佬做兄弟,可是,他们就是很要好,要好的一起通宵喝酒,要好的一起结伴上厕所,要好的连看电影都要一起去。

  可是,李迅就这么死了,死的这么突然。

  数分钟后,周易猛地跪在了地上,双眼泪如雨下,双爪紧紧地刺入泥土中,就在刚刚,他和李迅还在一起,他看着李迅用道术将泥土变化到身上,借此冲出了电网。

  刚刚李迅还笑着对他说:“我去救老大了,你小子别死了啊!”

  连一声道别都来不及,连一句保重他都没有说!

  “啊!”

  周易的头点在地上,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痛哭不止。

  玉罕和黑蛋站在一起,她没有看见李迅被射杀的一幕,但是却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巨响,然后,她和黑蛋一起回头,看见李迅的尸体从空中摔落下来的一幕,直到现在,仿佛都不是真实的,仿佛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她木讷地转头,看着表情同样痴呆的黑蛋,低声问道:“黑蛋,刚刚,刚刚是不是李迅摔下去了?是不是幻觉?我看错了吧,我,看错了吧……”

  黑蛋一把抱住了玉罕,什么都没说,豆大的泪珠从它绿色的眼睛里流出来,玉罕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听见黑蛋低声说道:“不是幻觉,李迅,死了……”

  玉罕的脑子一瞬间抽住了,死了,这个词,好像很陌生,又好像很熟悉。那个在马戏团的时候就傻乎乎地跟在她身后,本来很怕蛇,可是故意接近白金毒蛇,差一点被咬的傻小子,明明自己吃不饱却天天把肉片都让给自己吃的大哥哥,那个很喜欢自己,最后却流着泪祝福他的好朋友。

  就这么死了,她还说要给她介绍姑娘呢,还说等圣人之战结束了一起去参加老大的婚礼,一起闹新房,可是怎么就死了……

  木梁纯子和索尔老法师站在一起,他们全都看见了这一幕,这是索尔第三次流泪,他很少哭,第一次哭是因为他的女儿被杀死,第二次哭是因为小阿呆死了,这一次,他哭了。

  每一天晚上,李迅总会来帮他收拾文件,还会帮他打扫魔法实验室,他还对索尔说自己傻傻的,有什么魔药能让自己聪明一点吗?

  索尔答应他,有一天一定研究出来,然后给他试试。

  这么一个善良,淳朴的小伙子就这么被杀了,索尔的眼泪顺着白须,一路落下。

  木梁纯子跪在地上,捂着脑袋,一边哭一边喊道:“我就算出来有人会死,该死的,为什么要应验啊?为什么要应验啊!”

  她的口袋里放着一张死神图案的塔罗牌,她知道有人要死,可是她没想到,死的人会是李迅,更没想到,真的应验了。

  毛舜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大地,他的笑容让人厌恶,还在不断地拨弄弓弦,一边拨弄弓弦一边喊道:“哈哈,真是痛快啊,那么下面我来爆掉谁的脑袋呢?”

  司马天暴怒吼道:“我现在就灭了你!”

  毛舜却往后一跃,远远跳开后喊道:“哈哈,人都是要死的,不是吗?无能者,就该死!就算他不被我杀掉,跳下去后也会被通天教主留在端木森身体内的圣力震碎,我这是帮端木森减轻罪恶感,他应该谢谢我,哈哈,对,谢谢我!”

  “轰隆!”

  灵气从巨大的坑洞里爆发,司马天猛地转头,吃惊地说道:“竟然直接就开启了十成灵觉,端木森的意识很不稳定!”

  司马天想要冲过去,可是却在此时,被一道劲风给挡住了,巨大的灵气流堪比圣人的威压,席卷整个战场。

  司马天皱紧了眉头,看着我一点点从大坑里飘起来,一直低着头,背后的灵觉枷锁已经被震碎了,我的手上捏着一张照片,一张我们的全家福,只是从今天以后,再也不可能拍新的全家福了,再也不可能了……

  我缓缓落地,耳朵里还回荡着李迅最后的声音:“老大,我来救你了,哈哈!”

  我抬起手,一耳光抽在了自己的脸上,嘴里立刻喷出一道鲜血,接着反手抽了自己第二个耳光,毛舜看着我,哈哈大笑道:“端木森,你真是有意思,居然一出场就抽自己耳光?来来,我帮你抽!”

  毛舜再一次拉开了射日神弓,搭上射日神箭后对准了我,随后全力出手,蓝色的射日神箭直冲我而来,这一次,没有造天之力挡住射日神箭,但是最后一把捏住射日神箭的却是我的手,是的,我用自己的手捏住了射日神箭的箭头,接着射日神箭在我的手里连续爆炸,将我的手震成了碎片,可是我不觉得疼,断手也在顷刻间恢复过来。

  毛舜一惊,召回了射日神箭,正要第二次开弓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银发白须,模糊的脸,但是毫无疑问,这个身影散发出恐怖的圣人之力。

  司马天看见这个白色的身影后,吃惊地喊道:“元始天尊!”

  毛舜站在元始天尊身后,此刻立刻跪了下来,拱手说道:“师尊,您终于来了!”

  元始天尊没有说话,而是望着远处的我,天上的圣人之战已经按时停止,通天教主和老子同时吃惊地望着元始天尊。

  不过很快两个人就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来者不过是元始天尊的分身罢了,本体还没到。

  “端木森,你能杀的了我吗?我师尊来了,你有本事杀我吗?哈哈!我杀一个还不够,还要杀更多的人,你能怎么样我?”

  毛舜的声音在这一刻终于钻入了我的耳朵里,我全身一怔,抬起头来,气机,杀意,道力,所有的一切全都锁定了毛舜!

4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二百八十章 叫一声老大,做一生兄弟”

  1. 回复 2015/04/09

    没名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难道李迅不死这故事就写不下去了了吗?为什么我最喜欢的李迅死了,我艹。

    • 回复 2015/10/01

      匿名

      你为啥最喜欢李迅

      • 回复 2016/05/14

        匿名

        因為李迅不帥 沒有人和他爭
        好上手

  2. 回复 2017/02/09

    李迅

    我的奈奈子。。。。。5555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