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胶着状态!

  维也纳宁静的庄园内,是我特训的第二个年头,农历今天应该是除夕,我坐在城堡的顶部,天空中的月光倾泻在我的身上,城堡内没有一个人想起来今天要过年。

  我从大卖场里买了一瓶出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白酒,再从镇子里的中菜馆里买了一份勉强算是饺子的东西。

  白酒配饺子,加上一碟花生米,两瓣蒜,我准备就这么过年了。

  说实话,如果没理过家,你永远都不知道离家的苦。更不知道心里的那份思念远比身上的伤要来的痛的多。

  我举起手上的酒杯,对着天空,笑着说道:“各位北京的兄弟们,先敬你们一杯!”

  月色照耀下,一个人影缓缓飞上了屋顶,我余光瞟了一眼,却看见的是许佛,老流氓没说话而是坐在了我的身边,捞起了一个饺子放在了嘴里,咀嚼了两口后摇摇头说道:“手艺真烂,不好吃。”

  相处了两年时光,对这位实力已经达到圣人境界的老祖宗,我也算是摸清了一些脾气,和司马天一样,许佛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他决定的事,永远都不会变,因为他有能力将一切对他不利的因素都击垮。

  “今天过年了,对你们这些长在现代的人来说,过年也就是一个节日而已,喝点酒,聚聚会。”

  许佛忽然说道,我一愣,点了点头。

  “吃了你一个饺子,教你点东西算是这个饺子的人情吧。”

  他忽然说道,许佛就是这样,他总是用这种方法来教给我新的法术,新的技巧,嘴硬心软。

  说话间,他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手指尖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在黑暗中画出的这个圆圈很圆,感觉简直比用圆规画出来的还要圆。

  “看这个圆,你能看出点什么来?”

  许佛开口问道,我一顿,看着这个白色的圆,直愣愣地说:“不就是一个圆吗?还能是什么?奇怪的法术,还是什么功法?”

  许佛一挥手,这个白色的圆消失了,随后又用手画了一个黑色的圆,这黑色的圆在夜幕的映衬下不怎么显眼,许佛接着问道:“你又看见了什么?”

  我一顿,仔细看了看后道:“一个,黑色的圆,没什么啊?”

  许佛又挥了挥手,黑色的圆也消失了,他又问道:“你现在看见了什么?”

  我一愣,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看不见。

  许佛这时候站起身来,表情带着几分轻笑地说道:“白圆明显,黑圆不明显,我要是不画就什么都没有。这便是道,很多人努力去看,闭关千年,万年,最后还是什么都看不清,为什么?是因为他天赋不够?还是因为他领悟力不强?都不是,是因为道,并不是前人画好了之后让你去领悟的圆,而是由你自己出手画出来的圆,你自己不画,哪里有圆呢?你自己不去创造道,哪里又有道来给你悟呢?”

  我一愣,立刻开口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如果道能够由我们每个凡人来创造,那不是人人都能成为鸿元?不是人人都可以成圣了吗?”

  许佛却在此时双手背在了身后,缓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谁言众生不能成圣?谁言凡人不能为天?我心中便无天,我心中便无圣,打不破心中锁链,如何悟道?”

  一晃眼,一年多后的今天,许佛当时的话还在我的身边,而我,也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并非你坐在那里照着前人所留的功法苦修千年就能够悟道,道不是教科书,不是你学会的数学公式,道,是理法,是你心中之原则,亦是天下万物之根本,所谓悟道,便是悟你心中之理法!

  黑白手掌从空中轰然落下,声势浩大,冲击力惊人,通天教主的金色手掌已经被打碎。

  然而,圣人毕竟是圣人,却看见通天教主慢慢地扬起手,手心里飞出一片灿光,接着一面红色的大幡飞出,挡住了我的黑白双掌,两边激烈对撞,却看见通天教主念动口诀,接着红色的大幡将一对道力手掌包裹起来,随后通天教主对着天空一指,极光冲进了大幡内,幡内搅动不停,片刻后,大幡散开,黑白手掌碎成了斑驳的道力,回到了我的左手中。

  “这么快就放出盘古幡了啊?看来,这初阵似乎是我略略占了一些上风吧,截教教主。”

  我笑着说道,盘古幡变小后飘在了通天教主的身后。

  他眼神锐利地望着我,一挥手,杀机再起,四把杀剑飞上天空,在其身边环绕,这四把杀剑,乃是诛仙剑阵之根本,如今被抽出来后,诛仙剑阵自己解体,我微微皱眉,却不知道通天教主这是要干什么?

  “你刚刚说你占了我的上风?小子,我见过很多大言不惭的人,但是像你这么嚣张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认为你能胜的了我?”

  他的质问让我一顿,心中有警觉响起,却看见通天教主放出了手中的四把杀剑,这四把杀剑在天空中化作巨大的四色蛟龙,穿云杀来。

  如果将这四条蛟龙看做是普通的妖兽来对付,那绝对会吃大亏!以诛仙为代表的四把杀剑,每一把都斩过无数生命,所化蛟龙不过只是一个外形罢了,内在却是成千上万的死者的怨气和惊天动地的杀意。

  我往后撤了小半步,身上金色的造天之力开启,就在这四条蛟龙袭来的一刻,金色的造天之力被我外放,护住我的周身无恙。

  “吼!”

  蛟龙怒吼不断,四色蛟龙轰击在了我的造天之力上,整个造天之力金光荡漾,虽然没有被打破,不过巨力却将我打飞出去几十米,正当我在空中停住身形的一刻,却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我看见明明通天教主站在我的对面,可是我的身后却传来了另一股惊人的杀气,慌忙转头,竟然看见第二个通天教主站在了我的身后,冷酷的脸,傲慢的表情,杀气四溢的眼神,他大手落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整只手竟然无视造天之力的阻挡,重重地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刹那间我整个人往下坠,直挺挺地摔在了废墟之中。

  看到这一幕后,金鳌岛上的众多截教弟子全都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多宝道人也露出一丝喜色,低声说道:“师尊果然强大,不是端木森之流能够比拟的。”

  而通天会这边却都露出了紧张的神情,黑蛋已经蓄势待发,想要冲出去,要不是司马天的规则之力拦着,恐怕它早已杀入阵中。

  地上露出了一个大坑,通天教主一挥手,分身回到了他的体内,他冷冷地开口道:“你应该还没死吧,关键时刻不是微微侧身,让轩辕神剑替你分担了一丝力量吗?少在地上装模作样!”

  通天教主一边说着一边挥手,指间两道极芒落下,在空中变成两柄恐怖的利剑,这两把利剑为白色,带着寒冰的气息,落地之后,瞬间将地面冰封起来,飘出森森寒气!

  “小森!”

  大叔焦急地喊道,就在这时候,冰层内传来丝丝破裂的声音,“咔咔……”冰面上一条又一条巨大的裂缝破开,一丝丝剑芒从冰层下面爆射出来,接着冰层上的裂缝越来越多,金光也越来越强盛,最后终于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冰层彻底爆裂,一个人猛地从冰层下方冲出,手持金色的大剑,脸上一片肃杀之气。

  通天教主看着从地下冲出来的我,冷笑道:“果然没死,不过如今就拔出了轩辕神剑,看来该亮的底牌都亮出来了吧。”

  我不多话,正要再次强攻过去,却在此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钟声,“咣,咣,咣……”

  我听的头痛,心更烦,将自己的耳朵捂起来后,这巨响的钟声却在我的心间回荡,一抬头,却看见这口大钟从空中落下,罩在了我的身上。

  我眼前先是一黑,接着便是道道灰色的光芒闪烁,我竟然被扣在了这巨大的钟内!

  此时在通天会这边,众人看见这一幕后,都是一愣,旋即诺诺喊道:“这应该就是请报上所说的东皇太一钟了,果然厉害,号称万法不破,千兵难毁,是从上古时期开始便一直被通天教主握在手中的神器。这下子,端木森有麻烦了!”

  诺诺说的没错,此时的我被罩在其中,连续用轩辕神剑劈出几剑,这无往不利的剑气撞在钟的内壁上,却没有一点反应,竟然都被这些飘荡的灰色气流给吞没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