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眠之夜,大战前夕

  金鳌岛碧游宫中,圣力在空中不断碰撞,这座存在了数千年的巨大宫阙在就两位圣人的出手间,摇晃不停,巨大的冲击力将四周的修士早就掀飞了。

  通天教主和许佛已经对了五招,别看仅仅只有五招,可是这是圣人的攻击,这样的招数每一招若是落在人间都会兴起浩劫。

  “盘古幡起,五岳之力,镇压!”

  天空中一张巨大的红色幡从空中落下,压向许佛的脑袋,许佛脸上冷笑一变,高举巨大的战锤,两极光芒闪烁不断,却听老流氓低声喊道:“极芒,极冰之力,就算是五岳同来,也给我碎了!”

  两道光芒轰击在盘古幡上,两件至宝级别的强大神器迸发出夺目的耀眼光芒,光芒暗淡后,两件至宝分开,盘古幡回到了通天教主的手上,却在此时一道速度极快的亮芒划破了空间,一下子打落了通天教主的一律青丝,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四周的多宝道人,三圣母看见后都吃一惊。

  通天教主看着自己的头发落在了地上,猛地往前跨出一步,喝道:“你敢伤我!”

  许佛却在此时将战锤扛在了肩上,冷漠地说道:“今日算是我小胜你,截教教主不过如此。”

  他说话间就往碧游宫外走,十天君想要挡住许佛的去路,许佛冷目横扫,这十天君立刻吓的节节后退,通天教主还想出手,许佛却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还是留点力气对付端木森吧,别怪我没提醒你,如今的端木森,早已经今非昔比了!”

  说完后,许佛身子一闪冲上天空,到最后一刻通天教主都没有去阻拦许佛,看着地上的碎发,他双眼阴冷,慢慢站起身来,对着多宝道人挥了挥手,多宝走到他的身边,却听见通天教主低声说道:“去找慕容飞鸟,我要和原始一见。”

  通天会外,大叔正在四处巡视岗哨和防御工事,正好看见玉罕和黑蛋从面前经过,三天前北京四合院的人都来助阵,这让蒋天心的压力小了很多。

  “今天晚上你们要轮流守夜,赶快先去睡吧,不然如果晚上有金鳌岛的敌人来偷袭,疲劳作战可不好。”

  大叔笑着说道,黑蛋微微一笑,拉着玉罕的手点点头走开了,他们刚走,通天会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骚乱,大叔快步走过去,这么一看,原来是恋心儿从外面完成任务回来了。

  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两年多来大叔一直看着恋心儿,从当初一个有些心机,品性不坏,本事也不是很大的姑娘,变成了如今整个通天会所倚重的重要人物,她付出的努力也是旁人所无法想象的。

  “大叔!”

  恋心儿冲他招了招手,跑了过来,大叔迎了上去,笑着说道:“还顺利吗?”

  恋心儿摇摇头,将大叔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不顺利,漠北那边的几个魔王不愿意来淌这次的浑水,还有几个甚至都准备强行冲过时光交接处逃跑,邪道中人要么都是胆小怕事,要么就已经屈服于金鳌岛,我们这样上门去劝说,效果很差。”

  大叔点点头,他也知道劝说邪道中人的成功率不高,但是如今能拉到一个援军就是一个援军,对面的人数和实力还是占据太大优势,即便如今司马天已经来了,可是这其中的劣势却还是很大。

  而主要问题,在于对面金鳌岛上的诛仙剑阵,这玩意儿被无数的小说写过,电影拍过,可是是不是真的存在?就算存在,是不是真的和神话中一样威力无边?

  谁都说不清楚,不过根据司马天的一些回忆,当年在这个世界里罗焱他们破诛仙剑阵之时,的确是费了很大的功夫,威力也的确惊人。

  “对了大叔,嗯,端木森什么时候来?”

  恋心儿很少说起我,特别是在这三年里,可是谁都能看的出来她对我的思念,不说不代表不想!大叔笑了笑道:“过几天就到,不过根据我们的推测,明天一早这大战就会打响,你先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可是硬仗了!”

  恋心儿点点头,转身的时候,露出了脖子上一道淡淡的伤疤,大叔不免叹了一声气,自语道:“真是不容易啊,死里逃生这么多次。”

  这一夜,很安静,但是通天会内的每个人都怀揣着心事,有的在担心自己的命运和安全,有的在擦拭自己的兵刃为了明日的大战,有的偷偷拿出家人的照片,看了又看。

  星梦属于前者,她想起了在这个世界里很多年前千古一战的时候,那一天,无数的修士和今日一样集结,要和补天一族厮杀,烈焰,鲜血,遍布大地,那一战后,补天一族消声灭迹,近乎灭族。而今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通天教主又何尝不是第二个补天一族的帝皇,而端木森又何尝不是第二个罗焱呢?

  轩辕子一直在擦拭自己手上黑色的大剑,这是丁云还给他的,这把黑色的大剑曾经是他徒弟的兵器,如今他要带着自己徒弟的信念,一起上战场,错过了上一次的逆天之战,如今这一次的圣人之战,轩辕子不愿意再错过!

  白骨躺在床上,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很多人都不在了,包括他的徒弟林动,还有正中间那个穿着黑衣,满脸不满的年轻人,那时候的通天会很干净,很漂亮,后花园内开满了鲜花,天河还静静地流淌在通天会中,而如今的通天会,满地都是黄沙水泥,铁板钢筋,仓库里堆满了各种兵器,所有的树木都被砍了用来充当木材,一切都是为了从圣人的魔爪中幸存下来。白骨轻叹一声:“一切都变了,大家都回不去了……”

  这注定是无眠的一夜,也注定是将被记入史册的一夜,都说风暴到来之前会特别宁静,而今天,就是风暴到来的前一晚。

  诺诺一个人坐在干涸的天河边上,她盘着腿,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看着天空发呆。恋心儿从远处走来,坐在了她的身边,问道:“诺诺姐,怎么了?又想罗焱了?”

  诺诺扁了扁嘴,点点头道:“是想他了。其实我经常想他,不仅仅是因为我爱他,也不是因为当年他逆天失败从此离开了我,而是如今的我成了拿主意的人。有时候不仅仅是端木森,连我也会想,如果罗焱站在我的位置上,他会怎么决定?会拿出什么样的意见来?可是,最后我还是按照我的意愿来决定一切。我变成了那个发号施令的人,而我本来是最不愿意去指挥和领导别人。”

  诺诺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默默地说道:“恋心儿,明天一战,你知道我估算了一下,会死多少人吗?”

  恋心儿心头一紧,摇了摇头,月光下,诺诺转过头来看向了恋心儿,她的眼里有泪,可是这泪到底还是没有流下来,她的嘴角抽动,说出了一个让恋心儿震惊的数字,“至少2000人。”

  这是诺诺的估算,恋心儿却没有否认,因为这就是现实,他们的援军已经全部都到齐了,除了最终的逆天者没有出现,可是她们明白,就算我再怎么蜕变,也不可能保住任何一个人,这一场大战注定是第二次千古一战,注定会血流成河,注定壮烈无比。

  恋心儿和诺诺头顶在了一起,两个女人,两个有故事的女人,这一夜也都无眠。

  拂晓,随着一声巨响传来,大战终于打响了!巨大的火焰轰击在通天会的城墙之上,远处有妖兽的咆哮声,和震天的喊声,金鳌岛的大军打过来了!

  大叔在天空中飞行,他远远望去,数万名地方修士有的飞行,有的在地上快速前进,他们不是军人,但是却远远比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都要强大。

  远处数头巨大的妖兽走在修士大军的后面,白骨看见后咆哮道:“为什么金鳌岛会有妖兽?妖族不是宣城不参战吗?该死的!”

  这些妖兽用力地吐出巨大的石块,这些石块轰炸在城墙上,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大洞,远处天空中,十天君中出现了三位,一边飞一边喊道:“圣人有令,对面皆是凡人蝼蚁,触犯圣威,理应灭杀!第一个攻入通天会者,赏赐圣人造化,你们想成为不世高手吗?还不快冲!”

  随着十天君的大吼,底下的人群开始骚乱起来,不一会儿就有人带头冲了起来,很快,数万修士大军,开始冲击通天会的城墙!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