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在恐怖幻境内住了120年!

  恐怖幻境,一片黑暗的世界,对任何一个人来说,这里的代名词都只有一个,那便是陌生。

  人类对于恐惧的定义,是对于未知的事物的不熟悉,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全知全能。

  但是,当一个人熟悉了一件陌生的事物后,恐惧就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那一个人需要多久才能够克服自己心里最根源的恐惧呢?

  我给出的答案是120年!

  罗切特的恐怖幻境其实和梦境很像,能够让人的精神深陷进一种完全陌生,扭曲的幻境中,在这个恐怖幻境里你会见到自己内心中一切恐惧的根源,如果你被吞噬了,那么你的精神和意识就会破碎,而等待你的就是死亡。

  但是,同样的,进入恐怖幻境后的时间和真实世界的时间会非常不同,就拿我第一次进入恐怖幻境的时候来说,在那个死亡小镇里我住了好几天,可是醒过来的时候只是过去了几个小时。

  而这两年中,我有半年的时间一直生活在罗切特的恐怖幻境内,面对各种各样对我充满死亡威胁的恐怖力量,最后一次又一次从里面逃脱,我对于罗切特的恐怖幻境,和我自己内心中真正的恐惧已经很熟悉了。

  熟悉到有些麻木……

  我平平地躺在床上,罗切特站在距离我比较远的地方,米洛克和莉莉安娜站在床的两边,莉莉安娜手上拿着一堆数据,推了推鼻梁上的玫红色眼镜,严肃地说道:“罗切特,这上面说如果真龙之泪加上你的恐怖幻境后,能够形成至少240倍的时间流速差,所以,也就是说端木森之前半年时间在恐怖幻境内实际上是挨过了整整120年的时间?”

  罗切特点点头,一张扑克牌在他的指尖旋转,仿佛被施了魔法似的一刻不停,一向多话的罗切特今天却意外的没有说话,让米洛克和莉莉安娜都很不习惯。

  “那么,今天的最终考验,就是让他直面自己的双重恐惧,能生还吗?”

  米洛克插话道,眼睛落在罗切特的身上,而这位老魔术师却摇了摇头,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我无法操控端木森的恐惧本身,只能送他去见自己的最终恐惧,因为他的最终恐惧太强大了,其实说实话,战胜恐惧的方法有很多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对方灭杀,可是端木森的恐惧,说实话,虽然他现在强的变态,可是却还不是这双重恐惧的对手,所以,他想要彻底战胜自己的恐惧,还需要走别的路。”

  就在此时罗切特手上的扑克牌猛然间停住了,身子更是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双目炯炯有神地望着对面,低声说道:“端木森和第一重恐惧接触了!”

  黑暗的空间,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黑暗,如同丝绸一般柔顺的黑暗落在我的身上,穿过层层的黑暗,我又一次站在了眼前这个被锁着的至高神面前,黑色的锁链扯动他的身子,他睁开双眼一点点靠近我。

  如果是两年前的我,或许已经害怕的不断后退,甚至落荒而逃,因为眼前被锁着的人是无数世界的创造者,更是天道命运的掌控者,即便我知道这是恐怖幻境,但是眼前的鸿元依然非常真实。

  我仰起头,和他对望着,片刻后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传遍了整个黑暗的空间,随后低声说道:“你曾经是我心中的梦魇,我见过你毁灭百族的场景,也见过被你所毁灭的世界斑驳破碎影子。我曾经那么畏惧你,可是今天,这种恐惧对我来说,已经并不那么深了,你更像是我的老朋友……”

  我往前走了几步,最后站在了鸿元的面前,它被锁着,双眼直愣愣地看着我,我却伸出手一把抱住了他的肩膀,然后轻声说道:“我已经不怕你了,所以,请从我的心灵之中消失吧。”

  我的声音化作金色的光芒在空中飘荡,双臂之中的鸿元一点点消失,化作了斑驳的碎影,消失不见,最后化作一阵大风吹过我的头发,飘散在了这片黑暗中。

  而在庄园内,罗切特双眼圆睁,吃惊地说道:“这么快就攻破了第一层恐惧,不过端木森的第一层恐惧是被封印的鸿元,因为本体被封印着,所以这个鸿元是无法对端木森出手的,但是,端木森的第二层恐惧是他的师祖罗焱,上一次端木森就差一点死在了罗焱手下。”

  米洛克忽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疑惑地问道:“对了,我想问,为什么每一次端木森从你的恐怖幻境中回来,身上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伤口?好几次都是致命伤,你制造的那些恐怖幻境这么厉害吗?”

  罗切特尴尬地摇摇头道:“我制造的恐怖幻境一点都不厉害,从一年前我最厉害的恐怖幻境就已经对这小子没效果了,而他每一次满身是伤地醒来,理由都只有一个,他每一次进入恐怖幻境都是为了去挑战罗焱,每一次都被揍的很惨,每一次都重伤回来。不过,如今的端木森和罗焱之间谁强谁弱,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就在这时候,莉莉安娜却看着手上的数据本,冷笑一声说道:“你的恐怖幻境中的罗焱根本就不是最后封印鸿元的那个,不过他的实力的确够强,可是和现在的端木森比起来,或许,已经不是对手了。”

  此时的我走进了第二重恐怖幻境中,熟门熟路似地前进,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梦道之术发动,我的身子在一片金光之后,渐渐变成了如同真实世界里一样的样子,伸出手调整了一下背上的灵觉枷锁,解锁了五成后,我扬起一丝笑容,伸出手慢慢撩开了黑色的绒布。

  眼前坐着一个男人,黑色的外套,有一些卷的短发,嘴上叼着一根点燃后永远不会熄灭的香烟。黑色的眼睛里布满了永远都化不开的忧愁。

  我轻轻地说了一声:“师祖,我又来了。算上这一次,我们前前后后,一共交手了900多回了,毫无例外,我每一次都输了。我在恐怖幻境前前后后一共呆了120多年,从您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今天,我不想再输了,而是想赢。”

  罗焱缓缓抬起头,木讷地望着我,接着身上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向我冲了过来!

  在另一个世界里,偌大的通天会此时人满为患,巨大的墙壁上站满了岗哨,这个世界的联军已经组建成功,而另一个世界的诸葛飞也带着愿意参加对抗圣人之战的道门同仁先一步赶了过来。两边一见面,立刻配合诺诺布防,昆仑,两大茅山派,两大龙虎山,禅宗,密宗,散客,各种各样的门派到来了一共20000多名修士。

  在作战办公室里,一群人围在一起,如果有普通人在这里看见了也许会惊讶,因为有好多人的脸长的都是一模一样的。

  两个龙形子,两个诸葛飞,两个道机子……

  诺诺站在作战沙盘的前端,手上拿着一根木棍点向了沙盘中央的巨大金色岛屿说道:“这就是金鳌岛,中心部分已经布下了诛仙剑阵,除了以多宝道人为首,三圣母和十天君列阵的截教本身弟子外,还有很多屈服于圣人力量,不愿和圣人为敌的散客,邪道中人在外围被当做炮灰使用,这些人数量达到了50000多,远远超过了我们这边。可是大部分实力都不怎么强。”

  我们这个世界的诸葛飞听后点点头说道:“那么,我们从正面打进去成功的概率有多高?”

  白骨插话道:“几乎不可能成功,首先圣人的力量是无法揣测的,整个金鳌岛都在通天教主的攻击范围内,金鳌岛还是飞在空中的,我们要想强攻,还必须想办法找来妖族的飞禽为大家代步,可是妖族那边似乎无意配合。”

  大家一阵沉默,就在这时候,大叔看了看墙上的钟,对了一下时间后说道:“还有一个时辰,就是小森和通天教主约定的三年之约的时间了,一旦一个时辰过去后,肯定会有大批金鳌岛的炮灰在天君的带领下来强攻我们通天会。大家要先做好迎战的准备,小森不来,我们毕竟还无法和圣人一战。”

  就在这时候有人大声问道:“端木森有能力战胜圣人吗?这不太可能吧!”

  没人回答他的话,因为没有人的心里有信心,我消失了三年,谁能够保证我一定拥有了灭圣的力量,一切都是未知数。

  却在此时,一袭白衣缓缓飘了进来,司马天踏风而来,身上散发出一股子圣威,突兀地出现在了房子外面,惊的一群人吃惊不已!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