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 隔了三百年的亲情

  三根插在乌风头上的紫色锥子,本身是为了方便紫水妖王控制乌风,之后乌风魂魄回归,紫水妖王被我击杀,这三根紫色锥子也就没什么用了。

  但是,如今救人的这个当口,三根紫色的锥子却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对着残龙喊了一声:“撑着点,我在想办法!”

  残龙龙吟连连,乌浊身后的蓝色人影虽然比起残龙本体长达百米的龙身看起来要脆弱的多,但是毕竟这蓝色人影是至高古神的力量,残龙自己也不是巅峰状态,互相角力之下,残龙明显处于不利的状态。

  回头看见我向乌风尸体的方向狂奔,顿时吃惊地大喊道:“你小子跑个屁啊!老子快顶不住了,你来试试,这家伙都快把我的爪子给拧断了!”

  我头也不回地冲向乌风的尸体,挥了挥手说道:“你撑着点!”

  纵身一跃跳到了乌风的肩膀上,伸出手一把按住了乌风头上的三根紫色锥子,可是问题又接踵而来,我不会妖法,眼前这三根锥子怎么操控?我摆弄了好几下,乌风的尸体根本就没反应。

  “小子,你行不行啊,我靠,快点啊!要死了要死了,这家伙力气越来越大了,这小鬼的眼睛都变成蓝色的了,不出十息时间,他肯定要被彻底吞噬,你倒是快点啊!要是他被吞噬了,我们只能迫不得已杀掉他了!”

  此刻的我心烦意乱,不断地点头,不停地喊:“我知道我知道,别催我!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十息时间有多短?正常人十次呼吸的时间,也就十秒到十五秒之间,这么短的时间内,我要怎么才能操控乌风的尸体!

  双手按在紫色的锥子上,皱紧了眉头,胡乱摆弄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妈的,时间快到了啊!”

  我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却看见残龙已经处于完全的劣势,不过这条神龙倒是硬气的很,和至高古神失控的神力角力到现在,光是这份本事就不是普通的神兽能够比拟的。

  就在这时候,莫良从我的手臂上幻化出来,看了这三根紫色的锥子一眼后,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喊道:“这控尸的方法不是妖族的手法,而是鬼族的手法!”

  我一顿,现在来不及细想,往后退了一步,让开了路,莫良也不废话鬼爪按在了这紫色的锥子上面,鬼气覆盖在这三根紫色的锥子之上,用鬼语念了一句我听不懂的咒语,三根紫色的锥子果然自己动了起来,不断地旋转往下刺进去三分,我明显感觉到乌风的身子抖动了一下。

  莫良一边操控紫色的锥子一边对我喊道:“小森你先下去,拖延几秒钟时间,要启动这个大家伙需要费点功夫。”

  我点点头,从乌风的头顶上一跃而下,黒木化作黑色羽翼带着我飞回了乌浊的面前,此时在我面前的乌浊脸色已经彻底变成了蓝色,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也都变成了蓝色。

  我又一次将自己手臂上的血送进了他的嘴里,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乌浊被至高古神的力量吞噬的程度加深了,还是我的血效果并不高了,这小子吞了我的鲜血后竟然根本就没有起效果。

  “莫良还需要多久?”

  我回头喊道,莫良一边打着手印一边回答我:“还需要10秒钟,只需要十秒钟了!”

  而我眼前的乌浊,除了心口处还有一点地方没有被吞噬之外,整个人都变成蓝皮的,嘴里开始往外吐血,甚至连吐出来的鲜血都已经变成了蓝色的了。

  我一咬牙,冲到了残龙身边,将他一个爪子上捏着的真龙之泪给抢了过来,擒在手里,一把插入了乌浊的心口中,大量的蓝色鲜血喷溅出来,我一声爆喝:“真龙之泪结界发动!”

  我这么做就是为了在乌浊的身体内形成巨大的时间结界,果然,这么做后的效果很明显,这些蓝色的至高神力进入了时间结界后吞噬的速度明显缓慢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我身后的乌风身子抖动,一点点动了起来,我一把抓住乌浊的头,强行让他抬起了头,看向了乌风的方向。

  乌风在莫良的操控下一步步向乌浊走了过来,速度并不快,甚至巨大的身体走路的样子还有些奇怪,可是对于乌浊来说,这一幕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我听见乌浊忽然喃喃地说道:“父亲,活了……”

  能够说出这句话,就说明乌浊的精神状态开始一点点地恢复,我立刻开口道:“是的,你看,你的父亲,乌风活过来了!”

  乌浊一点点睁开了眼睛,眼中的蓝色光芒在渐渐消失,清明之色又一次闪烁在他的眼中。同时,他背后的蓝色人影却变的越发衰弱,残龙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

  莫良控制的乌风一点点走到了乌浊的面前,单膝跪下,伸出了手,粗壮巨大的手指轻轻地点在了乌浊的头顶上,这一幕,仿佛永恒不变,天空中至高神力的蓝色人影缓缓虚化,如同要散开在风中了一般。

  乌浊的双眼有眼泪流出,顺着他满是鲜血的脸落在了一片沙石的土地上,“扑通”一声,乌浊跪倒在了地上,头慢慢地点在了地上,开口道:“终于,终于和您见面了,爸爸……”

  一声爸爸,道出了他心中三百多年来的寂寞和孤独,一份深情承载了多少儿女之心。

  即便此时的乌风只是被莫良控制着的,不能说话,只能够做出一些简单的举动,但仅仅是他用手指点在乌浊头顶上的这个动作,就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乌浊掩面而泣,可是其身上的蓝色皮肤却越变越少,最后彻底消失不见,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清醒了就好,虽然离别来的太突然,可是乌风最后的时候依然留给了你礼物,不是吗?”

  乌浊肩膀猛地一颤,用力地点点头,我唤回了莫良,然而,也许是神迹,也许是乌风最后一丝意念显灵,就在莫良回到我手臂上后,远空中,我,乌浊,残龙全都隐隐约约间听见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慈祥地说道:“儿子,很高兴能看见你长大成人。”

  声音消失在了空中,乌浊猛地抬起头,我和残龙也看了过去,此时应该早已冰冷无法动弹的乌风,眼角边却有泪水留下,一行清泪,承载这这对父子之间隔了数百年的思念。

  “爸!”

  乌浊猛地扑了过去,抱着乌风身子嚎啕大哭起来!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回头一边笑一边看了看残龙,调侃道:“这一次多谢你了,原本觉得你不是一条好龙,如今看你还是挺有心的嘛。”

  残龙“切”了一声,眼睛看向了远处的老祭师和少典,表情变的严肃起来,目光深邃如海,叹道:“所有的恩怨,很快就会了结,少典和老祭师之间的战斗,一定是惊天动地。”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却在此时少典缓缓举起手,手心中金芒散开,灿灿如同烈日一般,他身上本就被金光包围,如今这么一看,更是如同站在太阳之上,这光芒刺的人眼睛无法直视。

  “祭师,当日有蠕氏之死,并非汝所思那般,其中有隐情难明,吾不便明说,然则,今日汝若是非战不可,吾定斩不饶!”

  少典说的话怪别扭的,不过还是挺直白,就是给老祭师下了个最后通牒,你要么就投降,要么就是死,别在这里给我犯毛病,爷不愿意和你解释!

  果然,听了这话后的老祭师脸上反而冷笑不断,喝道:“不愿说吗?要杀我吗?少典,如今已经过去万载岁月了,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孱弱无能的祭师吗?我早已经脱胎换骨,今非昔比,为了和你交手,我也做了足够的准备!”

  说话间老祭师变回了人类的身材,落在了古战台的高台上,然后将手中的黑色拐杖“啪”的一声捏碎了,这一捏碎我们立刻发现在原来的黑色拐杖中间有个白色的玩意儿!

  我虽然距离高台比较远,可是这么仔细一望,不由得喊道:“这,这是许佛送给他的白婆木的枝干,我就奇怪这枝干放到哪里去了,原来被他收进了黑色的拐杖之中!”

  可是虽然认出了这是白婆木的枝干,然而我却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现在亮出来!

  少典望见了老祭师手中的白婆木枝干,眉宇间却露出了一丝凝重,低声说道:“你想用那个古法来对付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