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四章 无法抽身

  沙漠之上,大战已起,我站在紫水妖王的身边,看着乌浊和长毛怪轰然战在了一块。

  长毛怪身上妖气环绕,实力虽然还不如超级大妖,但是也已经超过普通大妖,反观乌浊,却有一丝心不在焉,只是避让,却不合长毛怪正面对抗。

  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胶着状态,而我此时索性一屁股坐了下来,就坐在紫水妖王身边。

  这一幕让四周的沙妖都看傻了眼,我坐下后,也没等其他的沙妖废话,直接开口说道:“我说,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紫水妖王却没有看我,嘴上反问道:“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好久没见到过如此精彩的搏杀了。”

  我却冷冷一笑说道:“别扯犊子,不管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盘,有些话,我之前就想和你说,现在正好一起说出来。洛星你是知道的吧?他和我的关系也不一般,所以,至少看在这位洛阳妖族族长的面子上,你也不能动我,或者是乌浊还有地下被你们关起来那个普通人类。”

  紫水妖王这时候才转头望了我一眼,笑道:“真有意思,又想拿洛星来压我吗?当然,这条烛龙我斗不过,它本命妖型太厉害,我不是它的对手。不过你也不想想,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它不进攻我们沙妖一族,难道是它懒得扩张地盘吗?”

  我被紫水妖王这么一说,反而顿住了,洛星毕竟是妖怪,只要是妖怪都有扩张地盘的野心,它虽然偏安洛阳一隅,可是如果它能够压的住沙妖一族,怎么可能不来呢?

  此时紫水妖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我和我的妖族能够生存下来,靠的可不仅仅只是运气,好好看它们决斗吧,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

  此时在我们的对面,沙漠之上,长毛怪屡次进攻都被乌浊给躲开了,心中越发不爽,站定之后,身上妖气如同洪水一般汹涌喷出,在沙漠上慢慢散开,随后这些妖气全部收回了长毛怪身上,只听见它一声怒吼,身上妖气积聚,最后化作巨大的本命妖型,一头恐怖地盘旋在空中的黑色大鸟,这大鸟头顶上还有黑色的光芒环绕,双翅猛烈扇动,片刻后从空中俯冲而下。

  化作一片黑雾,盘旋不断,最后包裹住了地面上的乌浊,乌浊浑身一怔,很快人影就消失在了这片黑雾之中。

  就在四周的妖族统帅和妖怪们纷纷欢呼起来,认定长毛怪就要胜利之际,我和紫水妖王几乎是同时开口。

  我笑着说道:“胜了。”而紫水妖王则说道:“败局已定。”

  我们这简短的话里,意思其实是一样的。

  当黑雾散尽,四周的妖怪们全都平静了下来,在这苍茫的沙漠之上,躺着一头巨大的黑色怪鸟,怪鸟已然没了气息,身上妖气缓缓散开,竟然一动不动。

  而乌浊则半边身子染血,提着黑色短刀从怪鸟的腹部位置钻了出来,在一群妖怪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走到了紫水妖王的身边,拱了拱手一鞠躬开口说话:“我胜了,这名妖族统帅也已经被我杀了,不需要您再出手。”

  紫水妖王笑着点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中铁扇子一挥,冷声说道:“将它的头颅砍下来,鲜血收尽,妖骨用来稳固我地下妖洞!下午的时候,以它的妖丹,祭献给我乌风兄弟之亡灵,并且举行乌浊的入族仪式!”

  紫水妖王竟然这么快就要举办乌浊的入族仪式,这个速度和效率让我们都大大地吃了一惊。不过,紫水妖王发了话,四周的妖怪们自然不敢怠慢,全都纷纷散开,忙活去了。

  两个看守我的妖怪想要抓着我离开,但是却听见紫水妖王开口说道:“不要紧,你们下去吧,端木森不会逃走的。”

  它很自信,仿佛我一定会看完这一场好戏,成为一个它精心布局的见证者。紫水妖王在一群妖族统帅的簇拥下消失不见,我伸手摸了摸自己右边牙齿和嘴唇处卡着的钥匙,还好没被发现。

  很快,这片沙漠之上,就剩下了我和几个收拾长毛怪尸体的妖族,说起来,其实我觉得长毛怪还挺可怜的,生在了一个如此无情的种族中,侍奉着一个如此冰冷的妖王。

  它的死亡,在紫水妖王的眼中,不过就是一出好戏,甚至它的身体,都可能被当做是紫水妖王下一出好戏的道具。

  这片沙漠如此荒凉,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头,烈日之下的我,却感觉心里有丝丝寒意飘过,古神,古妖,这些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幸存者,活了数万年的强大种族,它们的心,还热吗?

  在维也纳的庄园内,司马天眼中带着不满地看向该隐,对于这个吸血鬼,司马天的印象非常差,特别是司马天很不喜欢该隐说话时候那股装出来的讳莫如深。

  但是,今天他还是耐下了性子,因为该隐说出的话,却恰恰是他所不知道的。

  该隐在阳光底下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真是难得,你居然能够停下来好好听我说话,当然,我的知识可是比你要丰富不少,特别是我也经历过那个动荡的上古年代。”

  司马天冷冷一哼,开口说:“我要听重点,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老吸血鬼。”

  该隐只好点点头说:“端木森所去的古神部族,原本应该有两个至高古神存在,其中之一乃是你们华夏的老祖宗有蠕氏部族的老祭师,而有蠕氏就不用我说了吧,她乃是炎帝之母,少典的两位妻子之一。而另一位至高古神,来头当然也不小,便是九黎部落中曾经的一位部族首领,名叫乌风。一个是曾经的巫族大能,之后变成了至高古神,一个是辅佐过少典,看着炎帝成长的老祭师,你觉得他们能够和平相处吗?显然是不能的,所以,乌风,才死了!”

  司马天眉毛微微皱起,开口问:“那这和端木森有什么关系?”

  该隐哈哈一笑说道:“乌风的确是死了,可是却有人不愿意让他安静地永远沉眠。一头从数万年前活下来的可怜妖兽,虽然本事低微,天赋也不好,不过心机很深。它假装和古神一族结盟,帮助古神一族杀害乌风,但是实际上,却暗中留下来乌风一口气,想要复活乌风。当然,这样的复活不是好意地让乌风起死回生,而是要控制这位至高古神。至于方法,我所知道的只有一种,子嗣血脉,会刺激乌风醒来,古神魂魄还未归体之前,只要这妖怪先一步控制乌风残魂,让魂魄无法顺利聚齐,乌风醒来后,便只能是傀儡人偶,毫无灵智可言!”

  司马天听罢这番话,立刻往前踏出几步,抓住了该隐的衣领喝道:“你知道的这些事情,为什么不早说?端木森,居然两大至高古神的战斗中,这已经超出了我们核定的危险等级!”

  该隐却邪邪地一笑,甩开了司马天的手后说道:“我为什么要说?端木森被毁灭,我反而很开心。再说了,就算乌风没有复活成功,端木森也难逃一死!”

  司马天眉头锁的更紧,却看见该隐一边整理自己的衣领一边邪笑道:“那个有蠕氏的老祭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少典偏爱黄帝,对有蠕氏和炎帝并不喜欢,老祭师对这一切可都看在眼里,虽然炎帝如今也被尊位华夏祖先,可是当年他活着的时候可一直都是屈居于黄帝之下。这老祭师对像端木森这般身上富有极高浓度少典血脉的人可是恨之入骨,多半也会找机会杀端木森。所以,古神秘境当时莉莉安娜说去不得,是有道理的,那里就是一片死水,泥沼,只要踏进去了,就会不断地被往下拉,最后无法自拔!哈哈,好了,你慢慢纠结吧,如果你想去救援,我劝你还是算了,因为许佛不会让你去的。”

  该隐笑着走出了走廊,留下司马天表情复杂,神色中有一丝紧迫。

  而在沙漠之中的我,没了看守,我也没有先打开自己的灵觉枷锁,而是看着妖族一个下午忙来忙去,搭建了一个巨大的祭坛。

  这个位置,并没有选择紫水妖王的洞穴旁边,而是选择了比较靠近大牢的地方,这一点引起了我的怀疑,但是因为还不明白其中玄机,所以我只是看着。

  很快,祭坛搭建完毕,祭品一个接着一个被放了上去,正当中的就是长毛怪所化的本命妖型的那个鸟头。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