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来自地下的吼叫

  妖族大牢内,我又一次被关了回来。

  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心中不免还有一些震惊,乌浊一夜之间变成了沙妖一族的第二把交椅,紫水妖王莫名其妙就成了乌风的异族兄弟,长毛怪向乌浊发起挑战,但是如果失败后果就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这一连串,不寻常甚至不合理的情况拼凑在了一起,在我的脑海中慢慢地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画面。

  先是我在进入古神秘境之前就认识了乌浊,那时候的他非常胆小,害怕,甚至不敢和比他弱小的大妖战斗,是一个十足的逗比。

  接着在他的帮助下,我进入了古神秘境,还在至高古神的授意之下,住进了乌浊的家。接着就是我为了帮助乌浊,还他的人情,而邀请他和我一起进入古战台挑战古神,可是在遇到地火两个古神战将后,乌浊就好像换了个人,明明之前是个非常胆小的家伙,但是在那一次战斗之后,却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身上多出了勇气,果敢,甚至不怕死的和我一起战斗,虽然外貌没变,但是气质却迥然不同,事后,我们将他的变化归结于他开启了先祖的记忆。

  这还不算,之后我们被黑莘战将和无骨婆婆联手陷害,被逼进入妖族,一系列明争暗斗之后,我们正式进入了妖族的地盘。

  这一次进入妖族地盘,乌浊和我分开了几个小时,之后便成为了沙妖一族紫水妖王钦点的继承人。

  那么,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理清了,不合理的地方在我看来,有这么几处,第一,至高古神为什么要保护我?他明明和少典有仇,却偏偏保我不死,这是第一个不合理的地方。第二,便是乌风之死,到底是谁杀了他?第三,便是乌浊的气质突变,我觉得紧紧用一句他开启了先祖记忆传承,这还说不过去,总该有个适应过程吧?就像我,虽然继承了一部分罗焱的记忆,但是我却一直没有罗焱身上那一股子痞气,这是学不来的,而且不刻意模仿根本就不可能改变自己天生的气质。最后,便是紫水妖王到底是帮着乌浊,还是帮着黑莘战将?

  这一系列不寻常之处,如同乱麻一般在我脑子里环绕,让我无论怎么想都难以理出一个头绪。但是有一点我觉得自己做的没错,那就是没有直接和妖族开战,沙妖一族这水太深,我要是直接动了手,很可能有很多秘密,永远都只能是秘密了。

  正在我想事情的时候,隔壁的房间里传来轻微的敲击声,接着我听见李宝富这研究生对我说道:“兄弟,你没被它们吃掉吗?”

  我懒得和他解释,于是就只应了一声,没多说话。

  李宝富叹了口气说道:“今天真是多谢你了,不然的话,可能今天我就在劫难逃了。”

  说实话,这大半夜的,我一个人正想事情呢,冷不丁冒出个人来和我说话,我还真不想搭理。原来是想从李宝富这里挖出点情报来的,如今算是知道了,这货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没搭理他,他却自己叨叨个不停,开口道:“说起来,我被关在这里十年多了,外面的世界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你要是不来,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其实平时这里没什么妖怪看守,它们也不怕我们逃,因为根本到不了地面上。”

  估计是一个人被关久了,说话还没完了,我正要开口说一声自己要休息,不想聊天。

  却听见李宝富这时候说了一件事情,让我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

  黑暗中,李宝富自言自语般说道:“说实话,这里的日子非常安静,也很枯燥,担惊受怕,还一直吃不饱,所以我们经常出现一些幻觉。特别是最近,我总是在晚上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听见地面下有震动的声音,这里已经是地下200多米的地方了,我是学地质的,一开始也认为是地下的地壳变动引发的。可是,这些震动太不规律了,而且有强弱之分,更像是什么东西在抖动,很奇怪。所以,你看,果然是我被关傻了,这些幻觉都会让我疑神疑鬼。有时候我在想,我还能不能回到过去的世界,要是回去了,会有人相信我说的话吗?被一群妖怪当做食物一般地养了十多年,哈哈,真是可笑透了!”

  他后半段的自嘲,我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但是他刚刚所说的幻觉,却让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地面下方的震动,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更深处的地下抖动,难道真的是他的幻觉吗?

  我立刻开口问道:“李宝富,除了这些震动的声音以外,你还有听见其他什么可疑的声音吗?比如说,说话声?或者是如同怪物一般的怒吼声?”

  隔壁的李宝富愣了一下,片刻后才说道:“哈哈,你还真把我的幻觉当真了吗?肯定是假的,不过你这么问的话,让我想一想,好像还真有。有一次,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听见地下猛地传出来一声怒吼,吓坏我了,甚至看四周的牢房都有一些晃动,不过肯定是幻觉,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这种怒吼的声音。”

  地下的不规则震动,半夜突然爆发的怒吼,我看着地面,妖族一定在隐藏着什么,回忆起之前第一次我和乌浊去看万妖日的时候,化身巨大黑影的紫水妖王曾经说过,一个计划快要成功了。

  似乎一切都开始变的有一些奇怪起来,本来看的透的局势,一转眼间,就变的越加迷茫。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猛然间闪进了牢房内,停在了我的牢房门前,定睛一看,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男子将头罩撩开,竟然露出了乌浊的脸!

  这小子深更半夜是来救我的?

  “你怎么来了?”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乌浊却急急忙忙将一把钥匙塞进了门缝内,然后对我说道:“明天沙妖一族一定有大事发生,你到时候不用管我,记得自己逃命!”

  他说完后,急急匆匆地离开了,这简短的会晤,留下的灵觉枷锁钥匙,还有刚刚乌浊脸上紧张中带着几分惶恐的脸,到底明天会发生什么大事呢?

  我走过去,将灵觉枷锁的钥匙握在了手心里,看着牢房窗户外面黑蒙蒙的,顿时心中一片疑云密布,无论如何,明天就会见分晓了!

  翌日,早晨,我迷迷糊糊间听见牢房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两个沙妖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抓着我往外走,沙妖看我一副睡眼迷离的样子,不由得喝道:“醒醒,别睡了!”

  其实此刻的我清醒的很,将灵觉枷锁的钥匙含在了嘴里,心中略微有些忐忑。

  离开了大牢,站上升降台,我们一路往地面的方向上升了上去,等到了沙漠中,四周的温度很快上升,我远远地看见一片亮闪闪的沙漠之中,站着不少人,当然还有很多隐没在流沙下的妖兽。紫水妖王坐在一个巨大的妖兽底下,看见我后,忽然招了招手,我被沙妖带了过去,就站在紫水妖王的身边。

  “那么,你如何看待这场战斗?你觉得谁会赢呢?是我的妖族统帅,还是我的贤侄?”

  他笑着问道,看待这场大战,他更多的是以一种类似戏谑的心态。

  我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嘴里含着钥匙,我可不想暴露了。

  此时,一片风沙起,紫水妖王高声说道:“今天,你们谁能活下来,谁就能够成为我的继承者,成为整个沙妖一族的第二号人物,那么,以荣耀的名义,搏杀吧!”

  紫水妖王话音才落,长毛怪就已经等不及地散发出巨大妖气,猛地直冲过去,而另一边的乌浊神情严肃,反手握住了自己腰间的黑色短刀,酣战即将打响!

  此时在维也纳的庄园内,该隐正无所事事地在走廊上徘徊,正好遇见了对面走过来的司马天,不由得故意挑衅一般地说道:“啊,这不是司马天大人吗?今天这么闲吗?居然一个人在走廊上散步!需不需要我陪你啊?”

  司马天和该隐不对盘,自然不鸟他,冷冰冰地说了一声:“滚开点,别找死。”

  说完后司马天经过该隐的身边,正要离开,却听见该隐哈哈一笑说道:“对了,我听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关于端木森这一次去的古神秘境,你要不要听一听?”

  司马天驻足,慢慢回头望着该隐,该隐则沐浴在阳光中,脸上带着让人讨厌的笑意,开口道:“我听说,那个古神秘境,曾经有两位至高古神哦。”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