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异族兄弟

  乌浊坐在正位右手边的第一个位子上,四周坐满了一圈妖族的统帅,其中四个统帅,包括被我迷晕的妖族第三军团统帅和长毛怪都在。

  妖族以右为尊,也就是说乌浊在这一圈沙妖统帅之中的地位竟然是极高的,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坐在这里。

  而且乌浊身上的兽皮皮衣却都化作了一件做工考究,样式精良的华服。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换上了这样一件漂亮的外衣?

  我不明白,乌浊也看见了我,去没有多言,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这一个眼色就证明,他有难言之隐。

  我将头慢慢转过来,看向了坐在这个巨大洞穴正中央,穿着紫色长袍的神秘妖王,他看起来和一个成年男子差不多高,脸上带着一个白色的面罩,一头白色的长发,除了这一头的白发外,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而最让我疑惑的是,我没有从这位妖王的身上感觉到哪怕一丝妖气,甚至让我觉得眼前的妖王不像是妖怪,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

  妖王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扇子,这扇子的样式和普通的纸扇相似,但是材质一看就是沉重的金属,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两个沙妖,奇怪地说了一些什么话,声音和之前在大漠里听见的妖王的声音一模一样,说的也是古妖语,很显然,他就是妖王无疑。

  就在他说完了一番我听不懂的话后,我身边的两个妖怪猛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嘴里喊着:“我们知错了,我们知错了!妖王陛下饶命啊!”

  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见对面猛然间传来一阵妖风,妖风之中我看见神秘妖王抬起了手,挥了挥手手上的铁扇子,这妖风便是从他手中的铁扇子上发出。

  妖风成紫色,从我两边穿过,很快就打穿了我身后两个妖怪的身体,将两个妖怪给打飞了出去,两个妖怪身子在空中飘着,妖风却化作利刃一般,来回切割,几息时间便将这两个妖怪给切成了肉糜,从空中落了下来,血水还淋了我一身。

  神秘妖王的手段和我之前在大漠之中看见的手段,几乎一模一样!

  残杀同类毫不留情,可见其心中冷酷无情。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神秘妖王,开口说道:“你会说如今的普通话吗?还是你只会说古妖语?”

  他望着我,这时候我才发现这神秘妖王的眼睛居然是紫色的,散发出淡淡的妖异光芒,慢慢地开口说道:“我会说如今人类的语言,听说你一直吵着要见我,如今也算见到了,你有什么事吗?”

  他的眼神和口气里对我都有轻蔑之情,我却伸出手指着乌浊问道:“为什么他在这里?乌浊是半人半神的血脉,为何在这里会被你们当做是上宾对待?”

  神秘妖王用铁扇子挡住了自己的嘴,对乌浊说道:“乌浊闲职,还是你自己来说吧,为何你会在我的部族中受到上宾礼待。”

  乌浊慢慢地站起身来,四周的妖族统帅也都看了过来,我等着乌浊的回答,却听见他轻声说道:“我的父亲,和紫水妖王大人,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此话传入我耳中的一刻,我惊讶地简直说不出话来!

  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这是我听见乌浊说出此话后的第一个反应,无论我怎么想都不曾想到,明明妖族应该是和黑莘战将联手杀了乌浊的父亲,可是如今,乌浊却亲口说出了这样的话,乌浊的父亲竟然和我眼前这个脸上戴着白色面具,把玩着铁扇子冷酷无情的妖王是兄弟!

  而且,乌浊的原话用的是“血脉相连”这个词,并不是说乌浊的父亲也紫水妖王是亲兄弟的意思,这是一种古神和上古种族跨界拜把子成兄弟后的叫法。

  古神,作为上古时候最强大的种族,受到百族的敬仰,但是如果它们有了认可的对手或者是肩并肩的异族兄弟,就会举行一个血脉相连的仪式,仪式之后,两人就是异族兄弟,绝对不能背叛对方。

  我吃惊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你的父亲,不是被古妖一族联手黑莘战将一起害死的吗?为什么如今他却又和妖王成了血脉相连的兄弟?这不可能!”

  面对我斩钉截铁的话语,正前方的紫水妖王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在他的右臂上,有一道红色的,月牙形的标志,这个标志不大,也就三分之一巴掌大小,可是却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红色光芒。

  “这是我和乌风结成血脉兄弟的时候,留下的烙印,这烙印不消失,说明我没有背叛乌风。至于真伪,乌浊能够感觉的到,因为它是乌风的孩子,对于这个烙印,有深层的感知。”

  紫水妖王一边说着,乌浊一边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一个变故一下子就把我怔住了,不仅打乱了我全盘的计划,而且还让我有一种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的感觉,明明是敌人的妖王猛然间变成了乌浊的长辈。

  我盯着紫水妖王手臂上红色月牙形的烙印,追问道:“那如果你和乌浊的父亲是兄弟,又为何要帮助黑莘战将杀我们?而且,当年乌浊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一连串的问题被我抛出,可是对面的紫水妖王却一点都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拍了拍手后喊道:“给端木森一把椅子,让他也参与进我们的宴会当中。”

  很快就有妖怪给我办了把椅子来,而此时紫水妖王慢慢地站起身,拉住了乌浊的手,缓缓走到了洞口外面,此时,整个地下世界的妖族全部都看了过来,紫水妖王高举乌浊的手,喊道:“今日,我找到了我异族兄弟的子嗣,我,紫水妖王今日给出承诺,凡是我的领土,凡是我所在之处,皆无人能伤乌浊,无人能杀乌浊,无人能辱骂乌浊!沙妖王权之下,他便是第一人!”

  这简直就是将乌浊变成了自己的继承者一般来看待,光是这样一番话,就让我心中巨震。连我身边的妖族统帅们也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乌浊低着头,却没有说话,看不出这家伙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随着紫水妖王的话音刚落,整个妖族内部立刻爆发出了巨大的躁动,妖族们全都沸腾了!

  一个外人,一个身上根本就没有妖族血脉的人,一个几小时之前还是囚犯的人,转眼间竟然就成了整个沙妖地盘内,除了妖王以外地位最高的人。

  这个变化,让所有的沙妖都无法接受。

  我看着身边好几个妖族统帅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之前在暗道围杀我们的妖族统帅全都在其中,他们快步走上前去,全都跪倒在地,长毛怪带头喊道:“妖王陛下,请您三思,让这么一个外人拥有如此强大的权力,很有可能会给我们整个部族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请您收回成命!”

  一群妖族统帅也跟着大声说道:“请您收回成命。”

  这一幕,一般我就在古装电影里才见过,可是现在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了我的面前,紫水妖王却淡淡一笑,瞟了一眼身后的妖族统帅们,然后伸手勾住了乌浊的肩膀,低声说道:“是继续做古神,还是做我们沙妖一族我的继承者,你来决定。”

  但是他说话间,却放出了一道紫色的妖气,这紫色的妖气带有极为强烈的吞噬性,徘徊在我的四周,很显然,紫水妖王是想用我来要挟乌浊。

  乌浊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四周一片跪倒的妖怪们,正要开口说话,却在此刻,长毛怪抢先开口道:“大人,如果您执意要让乌浊作为你的继承者,那么根据妖族的法则,我有资格向他发起挑战!如果我挑战成功了,他将会被剥夺继承者的资格,同时由我来接替他成为妖族的继承者。”

  这长毛怪这话说的是冠冕堂皇,可是实际上却是想打败乌浊,然后一步登天,从一个妖族军团的统帅变成妖族的第二把交椅,他的野心已经暴露在了阳光之下,昭然若揭!

  紫水妖王倒是不动气,点点头低语道:“妖族的确有这样的铁则,那么,乌浊贤侄,你愿意接受它的挑战吗?”

  乌浊根本就没有选择,被紫水妖王逼上梁山,看着被紫气环绕的我,他默默地点了点头,开口道:“我愿意。”

  长毛怪脸上露出一丝诡计得逞的笑容,却在此时紫水妖王回头望着长毛怪,用寒冰一般的声音说道:“如果输了,你就别活着了,明白吗?”

  刚刚还很得意的长毛怪,瞬间变色,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