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被关十年的研究生

  我不是第一次被下大牢,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被关进大牢。

  沙妖的大牢建在整个蜂巢式的妖族沙洞的最底层,为了防止我和乌浊联手做一些危害到沙妖的事情,因此我们被分开关进了不同的大牢内。

  原本在我看来,妖族的大牢内应该是人满为患,毕竟妖族曾经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种族之一,而且也是好胜心最重的种族,走到哪里那就肯定会发生争斗。

  只是,沙妖一族的大牢内却是空无一人,我被关在一个小的单间内,暗无天日,只能通过墙壁上微弱的火光看清四周的环境。

  将我锁上之后,两个沙妖一族的妖怪守卫就离开了,我往外看了一眼,喊了一声:“乌浊,听见我的声音吗?”

  但是连续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听见乌浊任何的回应,很显然,我和乌浊被分离了。走回牢房内,往地上一坐,屁股下面忽然碰到了一个硬物,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块骨头,而且这骨头上面还有一段生锈的锁链。

  本来我的计划是,借助牢房内其他的囚犯,进行一次大混乱一般的越狱,趁着混乱的时候,我们冲出妖族大牢,拿到灵觉枷锁的钥匙,接着要么就是直接要挟妖王,要么就冲出妖族,躲上两个月后,回到神族,和残龙完成最后一战远走高飞。

  但是,我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未曾料到这沙妖一族的大牢内连个鬼影都没有。

  等了小半天,外面有一个妖族守卫走了过来,手上拿着半个馒头,往就牢房缝隙里一扔,冷冷地说了一声:“吃吧。”

  我这时候赶忙开口道:“妖怪兄弟,请留步。”

  它一顿瞪了我一眼喝道:“谁是你兄弟!你要干什么?”

  我微微一笑,开口道:“我就是想问问,这牢房内为什么是空的?你们沙妖一族从来不和别人战斗的吗?怎么还建造了这么大的一座牢房?”

  结果这妖怪守卫压根就没鸟我,举着手上的战刀大踏步地走了出去,任凭我怎么喊就是不回头。

  等这妖怪守卫走远了后,我隔壁牢房内却传来了一声低沉而显得有一些衰弱的笑声。我登时一惊,虽然我灵觉被封了,可是也不至于身边牢房有没有人都感觉不出来吧。这个声音一传来,我离开开口问道:“谁在隔壁?”

  此时我才听见一连串锁链被拉动的声响,接着有人贴着墙壁低声说道:“你的邻居而已,你是新来的吧,看起来还很精神的样子。”

  我赶忙凑了过去,墙壁不够光,我看不见对面的人是什么样子,但是听声音,却有一些苍老,应该是个老家伙。

  “在下端木森,前辈,您怎么称呼?”

  我笑着说道,终于有个人影了,虽然感觉此人不简单,能够避过我的感知,但是至少现在能够了解情报的人只有他,我立马好声好气地称呼对方为前辈。

  “你想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任何人影是吗?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先把你手里的馒头给我!”

  对方果然是知道些什么,不过开口就要我的半个馒头倒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我看着手上的半个脏兮兮的馒头,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我怎么给你?”

  对方立马回应道:“在墙壁的左上角有一个小裂缝,你把馒头塞过来,我能够的到。”

  他显然是非常饥饿,我瞟了一眼,果然看见在左上角的墙壁上有一个小裂缝,走过去,以我的身高勉强将馒头给塞了过去,很快一只黑乎乎的手臂伴随着一条铁链被拉动的声音,抓住了裂缝里的馒头,片刻后,隔壁的牢房内传来了一阵如同野兽吞食一般的声音。

  紧紧几秒钟,估计半个馒头就已经被吃完了,对方干咳了几声,我在此时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妖族大牢内?”

  对方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自嘲一般的轻声笑了笑说道:“我叫李宝富,是新疆省地质学院的一个研究生,当然这是我被关进这里之前的身份,被关进这里之后,我只是一个囚犯。”

  我顿时大惊,对方居然是个人类,而且还是一个现代人,这在如今的我看来反而不可思议,一个研究生居然被关进了沙妖的大牢内。

  “你没开玩笑吧?你被关进来多久了?”

  我吃惊地问道。

  对方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具体时间我记不太清了,应该已经有十年了吧,我记得是2000年的时候,我和自己的好友决定一起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可是我们走到沙漠中心的时候,却遇到了奇怪的流沙群,这对于我这个专攻地质地理的研究生来说也是从来没碰见过的情况。流沙过后,从地下钻出了很多巨大的怪物,当时我还不知道它们是妖怪,只是被吓坏了。在惊慌之中,我们没能逃走,却被抓了起来,当时我的朋友就被关在你所在的牢房内。”

  对方的话让我感觉不可思议,一般来说,如今的妖族都是尽量避免和人类接触,即便是洛阳妖族进入人类社会之前都要先幻化成人类的模样,并且熟悉人类说话的方式和生活习惯。可是,沙妖竟然抓了两个研究生,其中一个看来已经死在了这里!

  “十年前我们被抓进来的时候,整个大牢已经很空旷了,不过还有几个犯人,有的是妖怪,还有的也是人。但是,之后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被带了出去,一开始我以为是被处决了,后来有一次我听见妖族的看守交谈,这些囚犯被带出去后都是当做祭品被吃掉了,而在去年,我的朋友是这个牢房内最后一个被带出去的,如今,只剩下了我一个。”

  “祭品?什么祭品?”

  我接着追问,却在此时,对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几个沙妖走到了我隔壁的牢房门口,隔壁牢房内顿时传来一阵惊叫声。

  “将这个人类带出去,献祭给妖王大人!”

  沙妖大声喊道,两个沙妖立刻出手,我听见哭喊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浑身披着黑布的人类被拉了出来,看不清脸,骨瘦如柴,简直就是皮包骨头。

  我望着他,一路被拖走,双手在地上磨出了一道道血痕。我从地上站了起来,高声喝道:“都给我停手!”

  我的吼声在牢房内回荡,几个沙妖拖着地上李宝富,停下了脚步,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一个沙妖不满地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此时地上的李宝富慢慢转过头来,依稀间能够看见一张还是挺年轻的脸,他应该也就三十几岁,却被关在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整整十年,身边不断地有人死亡,如今轮到了他,就算拥有再强的生存意志也已经无济于事,他似乎注定要亡。

  我开口说道:“你们要带他去哪里?”

  沙妖不耐烦地吼道:“这好像和你无关吧,难道你想顶替他?我们自然是不介意的,反正上头交代的是只要一个人类就行了。”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地上惊恐万分的李宝富,点点头说道:“行,我和他交换,我跟你们走。”

  这倒是让面前的沙妖吃了一惊,其中一头笑着说道:“我记得去年带走这个牢房里的犯人时,他还叫嚷着让我们先带走隔壁的犯人,如今你居然要和他交换,难道不想多活点日子吗?”

  我没再多说话,只是喊了一声:“别废话了,走吧。”

  牢房的门被打开了,我被拉了出来,地上的李宝富和我对视了一眼,一个劲地喊道:“多谢你,多谢你,谢谢你的大恩大德!”

  其实我心中也有自己的盘算,首先,我不能被困在这个地下牢房内,要想办法出去,只是越狱比较困难,但是眼前的这两个沙妖应该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趁机能够出去,说不好还能见到妖王一面,看一看这位沙妖之王的庐山真面目。

  我被拉着走出了沙妖的大牢,一路走来都没有看见乌浊的身影,不由得开口问道:“和我一起被关进来的那个光头呢?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

  两个沙妖却不答话,当我被带出大牢,一路前行,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后,进入了一处巨大的洞穴内,洞穴远远看去灯火通明,非常热闹的样子,而且四周还有其他的沙妖进进出出,看起来这洞穴中应该就是杀妖之王,也就是我之前在沙漠上看见的那个黑影了。

  只是,在我被带入洞穴中后,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坐在正位右手下方椅子上的一个人,此人正是乌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