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百零四章 老杀手现身

  杀手之王终于找上了我!

  而且他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昨晚杀了仙林道姑,今天难不成是想光天化日之下对我动手!

  老头子脸上带着半张面具,露出了嘴巴,满头的白发,但是梳理的非常整齐,穿了一件中山装,看起来年纪在80左右。

  “你来杀我?”

  我警惕地问道。

  老杀手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是来杀你的,而是来见一个一直在找我的人。”

  我一顿,一直在找他的人,难不成是米洛克?

  果然,此时米洛克手上拿着一本书,正好从我的身后经过,看见我的时候奇怪地说道:“端木森,你怎么不进去?站在门口干什么?”

  正说话呢,他忽然看见了站在我面前的老头,脸色顿时激动起来,连手上的书都掉在了地上,快步走了上去,吃惊地说道:“是,是您吗?”

  老杀手点点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眼神很复杂,意思应该是不让我多说话。我也不愿意多提我和老杀手之间的恩怨,免得米洛克尴尬。

  “没想到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家伙也变成大人了。”

  老杀手慈祥地笑了,这笑容在我看来怎么看怎么假。

  “真没想到还能见到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您到我的道舍坐一会儿吧,我们好好聊一聊。”

  米洛克拉着老杀手就往道舍的方向走,我自然不放心米洛克和一个老杀手独处,立刻赶了上去,说道:“带我一个吧,这个议事大会真没意思。我也很期待和你的救命恩人说说话。”

  米洛克一愣,随后笑了笑说道:“行啊,那你一起来吧,对了,我那里还有不少好酒,我们边喝边聊。”

  我跟着米洛克一起走进了他的道舍内,他去张罗着弄点下酒菜,留下我和老杀手两个人坐在房里,我皱了皱眉头问道:“老前辈,你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之前一直不来相认,如今忽然来相认?”

  老杀手微微一笑道:“我能有什么企图,无非就是为了杀人罢了。”

  我登时紧张起来,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往后连退几步,这个老家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潭看不见底的黑色深渊,并不是他的修为有多深,而是他这个人,太难看穿。

  有很多人,明明你知道他并不厉害,可是还是无法将其看穿,因为他隐藏的好,给你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这个来历,名字,信息全都不知道的老杀手,却仿佛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一般,不断地接近我,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却从来不会主动对我出手,而是像一只狮子,看中了猎物后,蹲守在边上,等待发动攻击的一刻。

  此时米洛克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端着几盘菜,看见我站了起来,奇怪地说道:“怎么了?为什么站着?”

  我摇摇头,勉强一笑说道:“起来找酒喝,你把酒藏在哪里了?”

  米洛克哈哈一笑,指着角落说道:“不就在角落里吗?你这观察力,有待提高啊,好了,快过来,我还叫了罗切特,这小子说一会儿再来。”

  桌子上放着几个菜,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天,我基本不说话,老杀手也不太说话,但是米洛克很激动的样子。

  我在此时插话道:“对了,米洛克,你的这位恩人叫什么名字?怎么一直戴着面具啊?”

  我是故意这么问的,米洛克也是一愣,奇怪地看着老杀手,老杀手则笑着说道:“年纪大了,前些年害了一场病,脸上都烂了,难看的很。这一次也是受了茅山之邀来参加道门大会,散人一个,不怎么在江湖上走,也没什么响亮的名号,你们就叫我一声,任伯吧。”

  回答的倒是巧妙,我微微冷笑道:“这样啊,那任伯真是身体要紧,不知道在哪里学的道?”

  任伯也不激动,平静地说道:“我在终南山上学道,一直就是个散人,前些年在东北那边猎妖十来年,东北那边的人送我一个外号,银雪猎王。不知道你听说过没?”

  我靠,银雪猎王的名号我怎么可能没听过,这名号比起王大锤子来说肯定是要弱一些,但是那也是整个东北猎妖人里赫赫有名之辈,居然是眼前的老杀手,果然江湖够深,隐藏的够好。

  “小森,任伯很有名吗?”

  米洛克奇怪地问道,我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很有名,杀妖的高手,你的恩人很厉害。”

  米洛克顿时哈哈大笑道:“我说的吧,我就说那时候跟着任伯,正好是在东北,而且也见过他杀妖怪,手段真是很厉害!任伯,我敬你一杯。”

  这一顿酒喝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罗切特来,此时忽然听见米洛克问道:“任伯,你有时间吗?我在国外成了家,你要是一个人无依无靠的话,我给你养老送终,我知道你们中国的老人讲究晚年有人照顾,我愿意照顾你,报答你的恩情!”

  米洛克是动了真情,说的时候表情特别严肃认真,任伯却摇摇头道:“不必了,我来就是见你一面,看看你过的好不好。我呢,在老家呆惯了,不喜欢出国去。再说了,我一个乡下老头,不会说你们那些外国话,出去了连个一起打拳的都找不到,不去不去。”

  任伯拒绝的倒是快,米洛克哈哈一笑说道:“是的,是我考虑的不够好。对了,您听我的中国话是不是进步很多?”

  任伯笑道:“是的,几十年前你小子说话含含糊糊的,你说的我听不懂,我说的你听不懂,不过我能看出来你小子身上不凡,所以就把你保护下来了。你都不知道,你小子每次晚上睡着了,我都会出去巡视一下,杀了好几批追你的杀手,不过那些杀手都太弱了,也每一个伤到我的,所以你小子一直看不出来,哈哈!”

  任伯这么一说,米洛克顿时一怔,差点没跪下来,这种救命之恩,的确是会让一个男人跪下的。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准备今天就走了,明天是道门拜祖宗,和我没关系,我不信他们的祖宗,你也不要送我了,你收拾收拾东西。”

  老杀手说话间就要走,我立刻站起来,装出很客气的样子说道:“我来送吧,米洛克你收拾一下,我回头给你抄个地址,让你以后方便找任伯。”

  米洛克点点头,倒是也没拒绝。

  我跟着任伯走出了房间,这一出去,拐了个弯,进了小巷子,我们都停下了脚步,我冷冷地说道:“演这种戏,有意思吗?”

  任伯慢慢转身,我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很平静,无波无澜,也没有丝毫杀意。

  “我来见他,没有恶意。毕竟是当年我救的一个孩子,我要杀你,是奉了我家少主的命令,当然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可是不会祸及米洛克,这孩子心眼实在,人也不错,我不太希望他和你们一起去逆天,当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这段姻缘,了结了也就算了。我走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或许就是我家少主下令杀你的时候。”

  他慢慢地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没有留他,不是因为不想出手,而是因为我身后的拐角处还站着一个人,一个一直跟着我们没有露面的男人。

  等老杀手走后,我转身说道:“米洛克,既然已经看见了,为什么不现身?”

  他慢慢地走出来,脸上带着失落地说道:“看见是看见,现身却还是算了。任伯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一次我不会对他出手,但是下一次,也许我就会动手。这份恩情,就如他所说,一顿酒,一声再见,也就了结了。再见,我们会是敌人。”

  米洛克慢慢转身,忽然仰起头,大踏步地往后走,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不会低头。

  罗切特也从树梢上现身出来,摸了摸自己圆边的礼貌,笑着说道:“哎呀哎呀,这个男人,还让我保护任伯,不过看来,我的保护是多余的。”

  罗切特正要从树上跳下来,忽然他手边的粗壮树干断裂,接着他一个闪身,急忙落地,我走到树干边上,看见断痕的地方刻着几个字:别跟着我。

  罗切特顿时尴尬地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跟踪别人,被人发现了却不自知,老家伙,真是够厉害的。”

  我点点头,没说话。

  而此时的老杀手接到了一个电话,很快里面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低声说道:“下一个要杀的人,齐神风。”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