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提前到来的末日

  每个地区的人,东方的人认为佛祖,三清是全知全能的,西方的人认为上帝,撒旦是全知全能的。

  当然,这是从小文化被灌输后的结果。

  其实在我看来,除了鸿元,其他所谓的无敌存在都是扯淡,更没有全知全能的存在,你让他把自己灭了,你看他愿不愿意这么做!

  所以,我眼前的这位地狱主宰,对于我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也露出了一丝惊讶。我则笑着说道:“不是说我喂好吃的以后就让我们回去吗?怎么了?堂堂地狱主宰要变卦吗?”

  撒旦摇摇头,轻笑道:“真是有意思的人类,难怪罗切特会告诉我,帮我找到了一个好玩的对象。你真是挺有意思的,原本,我认为你会在我的地狱里多留一段时间,所以,有些东西准备在之后给你看,不过,你果然超出了我的预料。”

  撒旦挥了挥手,我奇怪地皱了皱眉头,我就知道这位末日主宰如此淡定地见我,加上之前隐瞒身份出现在我的身边,肯定是有原因的。如今看来,这个答案马上要揭晓了。

  背后的熔岩内,有一大块黑色的礁石慢慢升了起来,我看见琼斯跪坐在黑色的礁石上,四周有一拳黑色的网状石头牢笼,她似乎是昏过去了,闭着眼睛,不过应该没受什么伤,身上也没有血迹。

  “你抓了琼斯?”

  我奇怪地问道,回头和亚当对视了一眼,他也不笨,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两个堕天使的背后,如果要是动手,我们两个肯定是先跑路。

  “是啊,难得有一个唾弃了上帝的圣母,我觉得好奇,所以就到人间去看看她。不过,却有了惊人的发现,你猜猜是什么?”

  撒旦的话让我一顿,摇了摇头,它伸手一指,有一道黑色的气流落在了琼斯的身上,可是侵入琼斯的身体内后,竟然被一片白色的圣光挡了回来。

  我和亚当看的都是一愣,因为之前我们两个都已经确认过了,琼斯身上是没有神性的,因为她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所以遭到了遗弃,原本赐予她的祝福也被全部收回了。

  可是为什么还有神性会留在她的身体内?我露出了不解的表情,撒旦却微微一笑说道:“不明白了是吗?这就是他喜欢做事的风格,虽然惩罚你,但是总是给你留一条活路,除了我之外,所有侮辱,违背他的人,都会拥有回头路。世人管这叫做伟大,我管这叫做虚伪,不过无论如何,这个唾弃了他的女人,身体内的神性藏的非常深,不过还是被我看出来了。而我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一点神性,制造一个特殊的婴儿,一个拥有恶魔血脉,神之力的婴儿,这个婴儿将是我反攻天堂的制胜法宝!”

  我一顿,猛地转头看向亚当,他还有一些木讷地望着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放声大吼道:“亚当,快走,你先走!他的目标是你!”

  亚当还奇怪地问道:“什么目标?怎么回事啊?”

  却在此时,两个堕天使猛地转身,一把按照了亚当的胳膊,亚当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就已经被抓住了。

  整个过程很突然,亚当被按在地上之后,立刻做出了反击,左眼内爆发出剧烈的阳光,两个堕天使被阳光直射,头颅全部被碾成粉末。很快亚当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就想往外跑,撒旦在这时候,冷冷一笑,低声说道:“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更明白我的力量,亚当,不,应该称呼你那恶魔的父亲给你取的名字,科米尔罗.冯布拉德.亚当!这才是你的本名,而且,我已经准备地直呼了你的名字,所以,你必须遵从我的命令,回到我的身边来,亚当!”

  已经抬起脚正准备离开的亚当,身体却在撒旦说出这一番话后僵立不动,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的震惊难以言喻,可是身体却一步步向着撒旦走去,他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越走越快,最后没入了岩浆之中,嘴里却在大喊:“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本名?即便你是地狱主宰,也不可能知道我属于恶魔的名字!”

  当亚当走出岩浆,来到我们身前的时候,撒旦却摇摇头,深沉地说道:“我的力量,你并不了解,这个世界上,除了天上高高在上的他之外,没有人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强大!那么,为了我反攻天堂的目的,去制造出最伟大的战士吧,你的孩子,身上将会流着东欧,希腊,西欧三系神明的血液,加上恶魔之血,我会亲自替他命名,让他成为我的孩子,亚当,去吧!”

  亚当无法控制自己,一步步走向了昏迷中的琼斯,我伸出手想要拉住亚当,撒旦去弹了弹手指,将我打飞了出去。

  “端木森,我承认你是个很好玩的人,不过再好玩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工具罢了。因为我的能量太巨大,所以到了地面上后,我只能勉强维持自己的外形。古涅斯的背叛我看在眼里,当然,他也感觉到了有一股黑暗的力量在背后盯着他,所以不敢经常露面,为了保证琼斯不会被其他的恶魔捷足先登,我才找到了你。之后更是引导你雇佣了亚当,说起来,你还是这一次计划成功的关键所在。所以,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杀你,让你欣赏完我最伟大的杰作之后,再被我毁灭,你看,我多么的仁慈。”

  我一顿,眉头皱了起来,身上被黑色的气息压制着,站不起来。

  此时在庄园内,轮到莉莉安娜守在我的床边,我猛地脸色一白,喷出鲜血,让莉莉安娜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鲜血溅在了她手上的杂志上,这才惊讶地喊道:“罗切特,罗切特,端木森出现危机了!”

  罗切特此时听见声音冲进房间,顿时双眼圆睁,吃惊地说道:“怎么会这么快就和地狱之主对上了,按照我的推算,这样的大危机应该在一个月之后爆发,也就是说,他应该至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适应恐怖幻境,如今他和地狱之主对上,毫无胜算可言!”

  众人听见声音都冲了进来,此时我的嘴边不断地咳血,米洛克表情严肃地说道:“必死之局,罗切特,这一次是你计算失误了!”

  说话间,米洛克伸手就要解开我背后的灵觉枷锁,许佛却在此时开口说道:“不要动!”

  众人都是大惊,看向许佛,他望着我说道:“端木森现在和撒旦之间的差距,就是他解开灵觉枷锁后和通天教主之间的差距,我说过了,如果他能够从这个恐怖幻境中逃出来,就说明,他还有战胜圣人的机会,如果逃不出来,他也最多是苟活三年罢了。徒儿,你说呢?”

  许佛看向司马天,后者双手环抱在胸前,低着头,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过了一会儿之后还是说道:“我不反对,但是,至少将灵觉枷锁调整一下,然他有能力反击,不然的话,他连镇魂符都放不出来,只能是死路一条。”

  此时的我,被黑色的气息压在地上,半边脸埋在黑色的泥土中,鼻子,耳朵,眼睛,嘴巴,全都在往外流血,而撒旦则冷笑着坐在宝座之上,很快,一场活春宫就会在我的面前上演。

  而且,只要亚当完事儿了,我和他就都要死,可是,灵觉被压制,我一点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此时的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凡人的悲哀,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想要保护的,什么都保护不了,想要战胜的,却无力去战斗。

  如此悲哀,就像此时的我面对鸿元一样,无论我是不是手握神剑,是不是血脉尊贵,在他的面前还是一样的无力。

  这种无力感,让我厌恶,深深地厌恶!

  可是,就在这时候,背后的灵觉感觉压力松了下来,一般来说,戴上灵觉枷锁之后,灵觉枷锁会对你的灵觉造成压迫和冲击,阻断灵觉的流通,但是如果戴的时间久了,再松开后,就会显得很轻松。

  虽然我背上的灵觉还是被压制着,可是刚刚那种松了一丝的感觉,还是被我敏锐的捕捉到了!

  接着我看见自己的手臂上,鬼纹一个接着一个地浮现出来,黑色的纹路,熟悉的鬼气重新被我感知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灵觉枷锁会放松了一丝,但是至少,此时此刻的我,有了反击的机会!双臂交叉,低声喝道:”鬼纹极变,发动!”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