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洁的圣母

  西方圣经之中的记述,上帝是三位一体的存在,圣子,圣父,圣灵。其中耶稣便是圣子,他是圣母玛利亚还是处女的时候所生,圣母玛利亚感知到了上帝的预兆,生下了耶稣。

  可是这毕竟是圣经中的记述,是不是真的存在,对于我这个华夏人来说并不了解。可是,既然该隐是真正存在的话,那么西方的圣母应该也是真正存在的。

  而我眼前这个自称是罗切特制造出来管理的一个意识体,说让我保护的女人居然为上帝生下了孩子,那难道是一个罗切特在恐怖幻境中制造出来的,另一个圣母!

  想到这一点,我拿起桌子上的照片,点点头说道:“可以,告诉我她的住址还有其他资料。不过,先说好,这里是恐怖幻境,如果我遇到了危险,我会优先考虑如何保护自己。”

  基路伯笑了笑将这个女人的资料告诉我后,我看了通风管一眼,冷冷地说道:“如果下一次你再在我的面前做这种杀人吃人的事情,等我清醒后,我会让罗切特将你毁灭。”

  说完后我打开门,走了出去,光头基路伯坐在沙发上,此时的他露出了尖锐的牙齿和长长的利爪,低声说道:“那么,端木森,这一场幻境之中,你能活多久呢?当然,我不会动手,因为在这个幻境内你要遭遇的对手可比我还要强大呢。”

  纽约皇后区,这是一个并不太平的平民区,住在皇后区的人生活都比较艰苦,而且人种比较杂乱,白种人,黄种人,黑人,棕色人种。这里龙蛇混杂,犯罪率也相当高。

  我根据基路伯给我的地址找到了一栋十二层楼的公寓,坐着电梯到了第七层,一出电梯的铁门就听见一些争吵的声音。

  我快步走过去,看见一个黑人正在和一个金发的美国女人吵架,似乎是因为这个黑人摸了她一下屁股,这个女人问他要钱,结果发生了争吵。

  真是奇葩的争吵理由,不够也间接说明了整个皇后区的风气,不过我看了看这个金发的美国女人后,越看越眼熟,拿出照片一对比,正是我要保护的号称“圣母”的女子。

  我赶忙走上去,拉着这个女人走进了房间内,她不认识我,倒是也不挣扎,骂骂咧咧几句之后跟着我进了门,一进门打开灯,整个房间里很乱,内衣内裤,还有乱七八糟的衣服丟在沙发上,酒瓶子滚的满地都是,桌子上还有一些低劣的化妆品,空气里飘动着一股难闻的烟味。

  真是没想到,罗切特创造了一个生活如此窘迫且放浪的圣母,可是,要生下上帝的孩子,至少三个月前,她还是处女。

  她甩开了我的手,打开了房间门,然后将自己的长发盘了起来,一边盘一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后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中国人?日本人?懂英文吗?”

  我皱着眉头说道:“我是来找你的,我叫……”

  还没等我说完,她就将自己的衣服脱的只剩下文胸,然后奇怪地说道:“我不需要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一小时200刀,如果你精力比较旺盛,要过夜的话,350刀。”

  我一怔,这女人将我当成是嫖客了,我皱着眉头看见了桌子上的避孕套,不由得说道:“我不是来照顾你生意的,是一个光头让我来保护你。你就是琼斯吧?”

  她忽然咆哮起来,对着我大吼道:“我不认识什么琼斯,也不需要你的保护,既然你不是来照顾我生意的,那就给我滚出去,别妨碍我赚钱!”

  说话间她就来推我,看的出来,她在急切地否认什么,似乎是想要否认自己的身份,门被打开了,我反手握住她的手,双眼怒睁一把将她推回去,然后关上了门。

  “你要是不走,我就报警了!”

  她作势拿起电话,我则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摸了350刀扔在了桌子上说道:“我过夜,不过不需要你做什么,等一下帮我弄点吃的就行了。从今天开始你也不用接客了,每一天我都会付给你钱。但是你在三个月里绝对不能离开这间房子。”

  琼斯从桌子上拿过钱来,还是很警惕地看着我,我将沙发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推开,坐下后闭上眼睛观察房间的四周,虽然我的灵觉被压制住了,不过眼力见还是有的,这个房子四周,墙壁,角落,门框上都有奇怪的能量流动,是我还没接触过的能量,我怀疑可能是所谓的神力。

  琼斯沉默地看着我,我开口道:“你这里有画笔吗?还有红色的颜料,有吗?”

  她却没动,也没回答我,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问道:“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需要我做任何事情,也会给我钱,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不相信你会对我如此之好。”

  我懒得搭理她,有些事情不说也罢,站起来拿起她的红色唇膏,放在热水了化开后,用手指沾着在墙面上画上了一些道家的防御阵法。

  我们一个下午都没有交流,她一直看着我,直到太阳落山,我去洗手间,洗手之际,才听见客厅里传来了她走动的声音。

  走回客厅,我躺在沙发上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也不会伤害你,也懒得和你解释这一切的缘由,但是我能告诉你,你现在很危险,如果不想死,最好不要想着离开我身边。”

  她没说话,走回自己的房间后关上了门。

  入了夜,整个公寓一片安静,我处于轻度睡眠状态,却听见琼斯的房门慢慢打开,这个女人,晚上不睡觉,还要出去吗?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飘来,还混合着低劣的香粉,琼斯还化了妆,走到我的面前看了看我,然后悄悄地拉开了房门,走出了这栋房子。

  她一走,我立刻翻身起来,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琼斯穿着一件红色的紧身连衣裙,下摆很短,背着一个小挎包,皇后区的晚上可不太平,她还打扮的这么勾人,要么就是去会情郎,要么就还想做做那方面的生意。

  其实我有一点一直想不明白,就算是恐怖幻境,不是真实的世界,可是罗切特创造的世界应该也有逻辑可言,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三个月前为上帝诞下圣子,可是仅仅三个月就变成了一名要靠身体来换取钱财的女人,而且还需要我这个外人来保护她,西方的天使都绝种了吗?

  我跟着琼斯,走了大约三百多米后,琼斯转进了一个小的街巷中,几个小混混立马跟了上去,进了小街巷后,几个小混混立刻将她围在了中间。

  我正要出手替她解围,却没想到一个黑影从小巷子的另一边走了进来,细长细长的身影,对几个混混说道:“如此美丽的夜晚,你们怎么能对这位美丽的女子动手呢?”

  我立刻止住了脚步,因为在这个声音响起,并且这个细长的身影走出来的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息,和之前留在琼斯家里的那种神力很相似的气息,可是听声音对方应该还是一个年轻人才对,难道是神明所化的天使或者本身就是西方的某位神明显化,来保护琼斯吗?

  几个小混混是没看出来对方的奇怪之处,还胡咧咧地骂娘起来,眼看着就要动手,不过几秒钟我就听见几声惨叫,然后我一转头,瞄见几个混混全都趴在了地上,地上是一滩红色的血液。

  “您终于来见我了,我很思念您。”

  琼斯用神情的口吻说道。

  “其实我一直很思念你,只是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完成,最近好吗?”

  这个年轻的人用关怀的语气说道,只是我一直看不见他的脸,他一直隐没在黑暗之中。

  “不好,今天还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给了我钱,却不索取什么,留在了我的家里,却对我什么都不做,您说,他会不会也是魔鬼的使徒,想要来操控我的可怕怪物!”

  听见这话,我就不乐意了,自己做了婊子,我来保护她,居然反过来怀疑我。

  “我看不会,那么,今晚的洗礼你准备好了吗?今天,用我的血,将你身上那些污秽的气息洗尽好吗?”

  年轻人说完这些话后,就拉住琼斯向后走,我等了几秒钟急忙赶上,可是一走进小巷子,这个年轻人就不见了,琼斯也消失不见。

  我正奇怪呢,四周的黑暗阴影里却传来了几声低吼,定睛看去,几个头颅破碎的怪物正慢慢从阴影里爬出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