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领悟新的奥义!

  一个小时前,无人的道场内,我坐在地上,满脸都是寒水,疲惫地躺着,低声说道:“终于,终于使出来了,神心流的奥义。”

  时间不多,我从地上爬起来,捡起衣服的时候,忽然碰到了刀架上的刀,刀落在了地上,我伸手去捡的时候,也许是身体的习惯,也许是连续操练之后的感觉还没恢复,当我的手指触碰到刀身的时候,地面上的武士刀,忽然消失了,接着我自己都吃了一惊,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到了道场的另一边,而武士刀却立在地面上。

  天空树下,圣威的金色光芒之中,景山美子,奈奈子,这祖孙两个人女人吃惊地看着地上的武士刀竖了起来,而我的人却不见了。

  刀中鬼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大笑道:“连刀都不带走,肯定是逃走了!还说什么将奥义提升了一步,看来是骗人的,什么天才,在老夫看来不过是一个说大话的骗子而已。”

  可是,下一刻,他的耳边却传来了我的声音,他冷笑道:“又来同样的一招,对我是没用的!”

  他猛地转头却看见背后没有人,接着声音又从他的另一边耳朵传来,不断地有人对他说话,说一些很模糊的话,刀中鬼皱着眉头,身上圣威一爆,将所有人都给震飞了出去,然后放声大喊道:“端木森,不要耍这种小手段,快点出来和我一战!”

  可是当他转身的一刻,却看见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武士刀的面前,白色的武士刀漂浮在他的面前,他一怔,正要往后退,可是当他的脚想要动的时候,却看见武士刀猛地刺了过来,他一惊以圣力将武士刀挡飞之后皱着眉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端木森,你到底在哪里?”

  声音在地面上传播,我的手忽然点在刀中鬼的脖颈后面,他一顿,正要爆开身上的圣力,可是圣力虽然爆开了,却对我没有任何的效果。

  背后的人影渐渐消失,接着,一把白色的武士刀从正面刺入了他的心口,不断地变化位置,不断地消失之后又重新凝聚。

  在短短几秒钟之内,我连续不断地变化位置,最后一剑刺穿了刀中鬼的胸口。

  天空中许佛忽然微微一笑说道:“端木森这小子,有点意思。”

  所有人都看见大雨之中,刀中鬼被刺穿了心口,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喘着气说道:“不,不可能的,神心流的奥义即便是我这么多年勤学苦练,也只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四次变化位置,可是,为什么你刚刚可以不断连续地消失,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站在刀中鬼的面前,低头说道:“神心流的奥义,你们这几代一直认为是感觉不存在,一切都不存在。但是,我之所以说将神心流的奥义往前进了一步是因为,我认为,感觉存在,一切都可存在,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甚至是你的灵魂中,意识中,甚至是你的感觉之中。”

  刀中鬼身上的金芒渐渐消失,我转身走到景山美子的面前,将白色的武士刀交还给她之后说道:“前辈,您的恩情我已经还了,我领悟的奥义,之后会传授给奈奈子。”

  雨还在下,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许佛,又看了看四周的人,最后面对刀中鬼说道:“你输了,根据许佛前辈的命令,你将会被踢出逆天者的队伍。”

  说完这句话后,我的痛觉也已经到了极限,剧痛袭来,加上过分的疲惫,我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刀中鬼躺在大雨之中,身上的伤势很重,虽然他已经习惯了痛觉,但是还是虚弱地无法动弹,低声自语道:“居然刺进我胸口的时候避开了我的心脏,是饶我一命吗?天才,都是这么虚伪,真虚伪。可是,好羡慕他啊,好羡慕年轻的朝气啊!”

  天空树之战结束了,谁都没想到最后会是以我的胜利告终,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天才逆袭故事。可是许佛却在之后总结了一句话,他对罗切特说道:“端木森是被逼出来的天才。”

  两天后,景山美子在奈奈子地搀扶下走进了刀中鬼的病房,看着病床上的刀中鬼,笑着说道:“不就是输了吗?需要这么介意吗?再说了,你输的也不丢脸,端木森毕竟是天才嘛。”

  刀中鬼冷哼一声,沉声说道:“我还有很多奥义没使出来呢,我是让着他的,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景山美子握住刀中鬼的手,笑着说道:“是的是的,你很厉害,最厉害了。这一次你逆天也去不了了,那是不是可以安安分分陪着我呢?”

  刀中鬼没说话,只是望着外面的阳光微微点了点头。

  景山美子这一刻眼泪顺着苍老的脸落下,笑着说道:“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真是太好了。”

  我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三天后出院直接被许佛抓上了飞机,来送行的人还是不少的。景山美子和刀中鬼两个老人挽着手,刀中鬼拿出一把黑色的武士刀放在了我的手里,然后没好气地说道:“我的这把刀跟着我好多年了,是把好刀,你不能用轩辕神剑的时候,可以用它。神心流希望你能够发扬一下,以后逆天成功了,我们再切磋,哼。”

  我笑了笑,收起了武士刀,景山美子则拉着我的手说道:“多谢你在医院抄写的新奥义。”

  最后奈奈子走到我的面前,然后拿出了一封粉红色的信塞到了我的手里,红着脸半天没说话,最后大家挥手告别,飞机起飞。

  我在飞机上打开了粉红色的信件,使用歪歪扭扭地汉字写的一段话:哥哥,那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对你说的话是,我好喜欢你啊!

  罗切特走到我身边,看见我红着脸,又瞄了一眼信件后说道:“啧啧,听说日本的女人活儿好,脾气好,而且很会做家务,这小妞不错。”

  我白了他一眼,将信件给收了起来,笑着说道:“我有爱人了,只是好久没见面了而已。”

  飞机上,我问米洛克:“我们这是去哪里?”

  米洛克一边看书一边回答道:“去见最后一个你没见过的逆天队伍的成员,她住在维也纳,是个手很快,非常调皮的女人。”

  女人?我轻咦了一声,随后接着问道:“她的能力是什么?嗯,我是说她的特长是什么?”

  罗切特一边喝酒一边笑道:“到了她的面前,你要看好两样东西,第一样东西是你的钱包,第二样东西是你的裤腰带,第三样东西是你的法术。”

  我一顿,许佛假寐着说道:“到了维也纳,这一次你要学会的是战胜自己。”

  维也纳,金色的国度,音乐之乡,这里是世界级音乐家的摇篮,同时也是一个平静祥和的地方。我们下了飞机之后,再转马车到了一个小庄园,在门口我见到了一位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美女,看起来应该在26,27岁左右,穿着公主裙,戴着精美的首饰,非常漂亮且很有气质的一位贵族夫人。

  我们下了马车,她立刻迎了上来,伸开双臂准备和我们拥抱,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迎上去,最后她笑着走到我的面前,和我行了一个贴面礼,我还觉得奇怪呢,为什么没人和她行礼,很快我就发现,自己身上的钱包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她一边笑一边说道:“哎呦,很有钱的贵公子嘛。”

  这个女人叫做莉莉安娜,曾经是一位假冒的吉普赛女郎,不过她的偷盗水平高超,甚至连米洛克和罗切特都中过招,所以才会不愿意和她行礼。

  她看起来年轻,其实却是我们所有人里,除了该隐和许佛之外年纪最大的,她已经活了300多岁了,因为身上具有妖精的血脉,所以活的很久,也不会老。

  当然,她的能力不仅仅是偷实物,她还会偷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你的记忆,比如你的法术,比如你的心。

  当然,她拿了我的钱包,我却笑着举起手上的耳环说道:“红宝石的,很名贵啊。”

  莉莉安娜一怔,摸了摸自己的耳环,却不动气笑着说道:“很是可爱的男孩子,晚上让我好好地疼疼你哦。”

  我顿时招架不住,拿回钱包还给她耳环后,跟着她走进了庄园。

  “对了,有一位大人已经先一步到了,正在里面用餐呢。”

  莉莉安娜的话让我很奇怪,随后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大门打开,我看见地上躺着一个漂亮的女仆,而一个男人正在吸女仆的血,该隐,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领悟新的奥义!”

  1. 回复 2017/01/29

    O.O

    不是二样东西吗?

    • 回复 2017/04/20

      万家林

      法术不能算东西

  2. 回复 2017/06/13

    端木森

    不是7个人吗,为什么只有6个?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