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心流与妖刀

  神秘的刀客消失不见,不过这一次接触至少知道了一些情况,第一,对方是个日本女人,身高在一米六左右,第二,手上拿着的刀有妖气,至于来历还不知道。第三,她在找什么东西,留在了之前这个流浪汉的脑子里,但是却没有找到。

  为了避嫌,我紧跟着离开了医院,第二天,就引来了轩然大波,被我弄晕的那个女医生举报说是被一个中国男子给弄晕的,当然,印度有不少中国人,所以,她怎么形容都没用。

  而我回到宾馆后,看见三个大佬一个都没出去,顿时有些不爽地说道:“三位前辈,你们这么坐着,难道刀中鬼就会来找我们吗?”

  罗切特哈哈笑道:“放心吧,只要你找出那个杀人的刀客,他就会跟着出现,所以,能不能找到刀中鬼,就看你能不能找到杀人的假冒刀客了。”

  我顿时无语,不过一个日本女人,模仿刀中鬼的杀人方式,那么多少说明这个日本女人和刀中鬼之间有什么渊源,我索性开口问道:“我想问一些关于刀中鬼的事情,他的刀法还有刀术都是跟谁学的?是不是在日本的时候学的?”

  米洛克给我解答了疑问,开口道:“刀中鬼,虽然是混血儿,不过他是在日本长大的。他的流派,叫做神心流,是一个在日本消失很多年,传授古法刀术的流派。不过,在日本的灵异界,若是你有朋友,可以问一问,基本上都知道这个流派。神心流的修行资格很严苛,每一代只会收一男一女两个徒弟,学成之后,在40岁那年进行生死较量,生还的一方可以回到日本,取得神心流代代相传的宝刀,继承神心流之主的地位。不过,到了刀中鬼这一代出了一些问题。”

  我一愣,不解地看着米洛克,却是许佛接着说道:“刀中鬼爱上了他的师妹,所以在比试的时候故意放水,输掉了比赛,然后坠落山崖。他的师妹继承了神心流的传承,取得了宝刀。不过我找到刀中鬼,让他加入逆天队伍后,一次测试中偶然间遇到了他的师妹,他的师妹知道他还活着,所以一直追着他不放,要和他再次一战。刀中鬼避而不见,两人之间多少有一些一个进,一个退的感觉。”

  听到这些话,我先是点点头,接着说道:“你们,你们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吗?知道的这么清楚,为什么不直接去抓人!”

  罗切特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做事情不要太冲动,神心流的刀法神奇,可是如果没有神心流那把宝刀的配合,是没办法显现出效果的,因此,我们还需要帮助刀中鬼夺回宝刀。那个老鬼自己是不愿意和师妹交手的,所以这个事情只能我们来做。”

  我这才明白过来,点了点头后说道:“可是,如果按照年龄来算,刀中鬼已经年过半百了,但是今天我听到的这个声音,是个少女的声音,这事情,恐怕还有蹊跷……”

  不过三个老家伙却各自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间,米洛克爽朗一笑说道:“小子,你要当心了,神心流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你要是晚上被偷袭了,我们可是不会帮忙的哦。”

  我扁了扁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接收了一些关于刀中鬼的资料,在仅有的几张照片上,刀中鬼是一个长相很英俊的男人,身材也有一米八,因为是混血儿所以模样很帅气,年轻的时候在日本很受姑娘们欢迎。

  不过他对这一切都看的很淡,一心想要追求刀法的极致,每天刻苦修炼,虽然是混血儿,但是骨子里更像是日本的武士,将荣誉看的比生命还重要。

  当年他的师妹虽然也很刻苦,奈何天赋不如刀中鬼,就在外界都认为,一定是刀中鬼成为神心流新一代的掌门之时,却发生了刀中鬼比武失败,跌落山崖的事件。

  这件事情在当时全世界的灵异圈都引起了轰动,我接着看资料,神心流的刀法讲究的是以意念操控刀的一切,包括刀气,刀光,甚至是刀魂,人和刀要超脱一切,达到巅峰之后,即便人在美国,刀在日本,只要刀的主人愿意,一样可以操控在日本的刀杀人,这就是神心流。

  乍一看有一点像是中国的飞剑,不过飞剑可不能离开主人这么长距离。

  而且,这些资料都不完整,门派的秘密,刀法的深意,都没有说清楚。我这关了电脑,正想休息,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如果是刀中鬼的师妹出手,也就是如今神心流之主和我对战,会被我压着打吗?应该是不会的,按照逆天队伍里的实力,目前来说,米洛克和罗切特要杀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刀中鬼肯定不会比他们弱,而能够和刀中鬼比肩的他的师妹,也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一定不会是神心流之主对我动手,那会是谁呢?而且她手上的那把刀,是怎么回事?那妖异的粉色光芒,为什么在我看来会有妖气呢?

  睡不着,我索性给日本阴阳寮打了电话,借助当年的关系,很快就查到了部分神心流的近况,这不查不知道,一查才有了眉目。

  原来,神心流在三个月前出了状况,现任神心流之主的孙女,也是她的徒弟,偷了神心流那把宝剑,消失不见了。

  阴阳寮还传了照片给我,照片上是一个穿着日本高中生校服的可爱女生,戴着眼镜,笑容灿烂,一点都不像是杀人不眨眼的神秘女刀客。

  可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和我交手的女刀客,还有那把奇怪的妖刀,都应该是神心流所出,也就是说,我可能是和这个照片上的女高中生交了手。

  难怪会被我压制,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在新德里找到她了,关了灯,躺进被子里,我的睡眠很浅,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听见一些细碎的声音传来,很轻,不过很快就有其他房间里印度人的吵架声,我便没有在意。

  不过,乍然间,一道白光闪过,汹涌的杀气冲着我而来,我吓了一跳,从床上蹦跶起来,被子上被切开了一道大口子,接着整张床都断成了两半,我第一反应立刻就是开灯,灯光一亮,我看见一个穿着日本女子高中校服,戴着眼镜,长发少女站在我的面前,手上握着那把粉色的妖刀,果然就是神心流之主的孙女。

  只是和照片上不一样的是她的表情,照片上是可爱的小姑娘,可是我眼前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杀手。

  而此时的我,下半身就穿了条平角裤衩,上半身还是光着的,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当然也是能战斗的,可是万一她刀子砍不准,割开伤口还算好说,切了不该切的地方,那还了得!

  “你,你想干什么?”

  我用英文问道,对方却不说话,抬起手正要再次劈砍,不过还好,我刚刚开灯的时候放出了莫良,莫良此时猛地一闪出现在了少女的身后,一爪子抓向少女的脖子,少女虽然没有回头,可是却好像未卜先知一般,闪烁间出现在了莫良的背后,来了个反杀!

  这么干净利落的战斗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莫良也不是吃素的,转身鬼爪重重劈下,来两个硬碰硬,妖刀和鬼爪对撞,溅起一片火星,不过这一碰之后,莫良却往后飘了几米,我看见它的鬼爪上竟然缺了一大块,反观少女手中的妖刀,却在吸收黑色的鬼气,显然,这把妖刀就在刚刚和莫良对砍的一刻,竟然吞噬了莫良的一大块魂体!

  刀法怪异就算了,连这把妖刀都这么怪,来者不善啊。

  我跳下断裂的床,套了条裤子,指着少女问道:“你不会说话吗?”

  少女看了看我,微微开口道:“我不喜欢和死人说话!”

  这女人拽的和演电影一样,看起来好像是认为我绝对打不过她,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本来这几天跟着许佛,不是被罗切特的恐怖幻境吓个半死,就是被米洛克的王的领域压制的喘不过气来,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如今一个小小的日本女高中生,就带着一把破妖刀,也敢在我面前横!

  “告诉你,要不是我的神剑被许佛给收起来了,我分分钟砍断了你的破刀。当年,哥哥我灭杀前鬼的时候,你这小妞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今天还敢跟我横,灭了你没商量!”

  一通普通话带着方言带着英文的语句说出去后,鬼纹极变一发动,直接就扑了上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