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砍了一半的头颅

  罗切特出去了半天,回来之后带回来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虽然没找到刀中鬼,但是有人见过他,而且还是在最近两天里。第二个消息,罗切特回来的时候,看见距离我们三条街的地方发生了命案,他去查看了一下,死者是被人一刀砍死的。

  并且拍了照片给我们,死者刚刚被发现,是个流浪汉,在印度流浪汉不少,而且大部分都没有人照顾,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生活状况还不如牛。

  所以,即便是死了,警察也不会刻意地去仔细调查,我拿着照片,这个流浪汉的死状很奇怪,他的百会穴,也就是天顶的地方,被人砍了一刀,这一刀看进了他脑子的一半,但是却没有直接将他劈成两半。

  会发生这种状况,一般人都会认为是凶手没有力气继续劈下去了,或者是刀不够快,砍不下去。

  可是如果反过来想一下,人的头骨,也就是颅骨,是称重骨,所以很坚硬,能够劈开头颅的刀,不可能劈不断下面的身体,也就是说,这个凶手是故意只砍了一半没有继续砍下去的。

  “这伤口是很奇怪,死状也很不正常,可是这和我们要找的人有关系吗?难道是刀中鬼杀的人?”

  我开口问道。

  米洛克看着照片,说道:“刀中鬼杀人有三个习惯,第一个习惯,他习惯对待弱者的时候,将对方的脑袋砍到只剩一半,并且不会洒出一滴血,也不会有一块碎骨或者是脑组织蹦出来。第二个习惯,他从来不杀手上没有武器的人。第三个习惯,他杀人之后,会将尸体扔在大街上,扔人来收尸。所以,这具尸体的死状很像是刀中鬼所为,但是实际上,应该是别人动的手。而且有明显模仿刀中鬼的痕迹,不过,能够模仿的如此之象,这个模仿的刀客也很不简单啊。”

  许佛看了看照片,忽然又露出了一个坏笑,我一看见他坏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果然,他眼睛斜瞟着我说道:“刀中鬼,我们会负责找出来,至于这个模范他的刀客,端木森,你就辛苦一下,将这个人找出来吧,我相信凭你的能力,应该没有问题。”

  果然,遇到这种不好的事情,总是我上,算了我也不计较了,就当做是一种锻炼吧。

  新德里有一家轩辕家族的分部公司,我当天就以家族族长的身份去了这家分部,说是分部,但是员工数量可也不少,有300多个员工,而且还在印度各地开了几家子公司,经营的是电子产品地再加工。

  不过分部的负责人是个印度人,虽然会说英文,可是这个发音让我听的相当难过。不过沟通之后,多少还是说清了事情。

  让他们帮忙联系当地警察,我要看一看尸体,结果这种事情在国内,也就是一个小时就能搞定,可是在印度的分部,这件事情足足拖了一个下午,最后告诉我,不行。

  我着实气的不清,办事能力低下也就算了,我要求帮我弄辆车,结果也等了一个小时。

  既然这边的分部靠不住,我就自己动手,到了夜里,趁着夜色溜进了印度的警局内部,警察局内值班的人不多,两层楼,不过却住着一些流浪的老汉和孩子,还有一些被关起来的犯人。

  摸索了半天,没找到尸体储藏间,倒是看见几个在和女犯人乱搞的警察,混乱不堪。

  又找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总算是在警察局后面一条街的医院垃圾箱里找到了几个警方专用的装尸袋,这才走进了医院。

  然后,抓住一个女医生,逼问了半天后,她才告诉我尸体的位置,我贴了她一张昏睡符,然后将她藏到了储物间,随后溜进了停尸房。

  终于亲眼见到了尸体,死者是老头,流浪汉,很瘦,皮肤很黑,有大胡子,光头,除掉头上的致命伤外,在左边第三根肋骨的地方有撞击的痕迹,看起来应该是受过伤。

  接着我着重检查头部的伤口,说实话,看一个被劈了一半的脑子真是很恶心的一件事情,黏黏糊糊的液体,加上一些肉块的碎末,特别是你将脑子掰开后发出的“达拉达拉……”声,我从架子上拿过一个小的手电筒,因为不能开灯的缘故,只能将就着用了,再加上一个小镊子,翻了半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不过,在手电筒的灯光映照下,我却看见了一点反光的小碎片,很微小,之前我根本就没注意到。

  用镊子翻开肉片,将这一点碎片给夹出来后才发现,这是一个金属的碎片,应该是之前的武器遗留在死者大脑中的。

  就在我看见这金属碎片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声音,好像是有人停尸房走过来了。

  我匆忙将尸体推回停尸的格子间,然后躲到角落里,开了散仙印后,见到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说的话我没听懂。

  我正想从背后出手,弄晕这两个人后离开医院,却在此时,走廊上传来了一个脚步声,我的灵觉很快就感觉到了一股带着邪气的灵气向着停尸房里延伸了过来。

  然后,还不止这些,除了这股邪性的灵气以外,我还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妖气,难道是有妖怪过来了?

  心眼打开,很快就看见一个细长的人影慢慢地走了过来,脚步声就是他发出的,虽然还看不清脸,他也走在黑暗中,但是来者肯定不善。

  这么晚了,一个带着邪气的人出现在医院地下的停尸房中,肯定不可能是来认尸体的,那么就是来杀人的。

  两个印度的医生可就惨了,我想要出言提醒,不过此时脚步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一个印度医生走了出去,用很吃惊的口吻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说的是英文,不是当地的语言,这就说明他见到的人,应该不是印度人。随后,却突然见到一道白光闪过,我听见走廊上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却没有惨叫声,应该说那个刚刚走出去的医生,面对玻璃碎裂,还有可怕的白光,却没有再说出一个字。

  另一个医生觉得可能有不对劲的地方,便跟着走了出去,可是这一次出去,又是一道白光闪过,但是随后我却看见这个医生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半截身子就这么跌倒在了我的面前,本人已经死了!

  死状和那个流浪汉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是脑子被开了半截,却没有血流出来,被砍了的医生手脚还在抽搐,脚步声再一次传来,向着里面走了进来,是一个身高估计在1.6米左右的男人,看起来很瘦,穿着黑色的外套,看不清脸,不过应该是戴着眼镜,因为我看见他的眼睛周围有反光。

  手上握着一把日本武士刀,但是这个人是不是日本人,我还不能分辨。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我,走到了冰柜边上,拉开冰柜后,看见了流浪汉的尸体,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不过却什么都没发现。

  似乎有一些懊恼,他将冰柜推回去的时候用了挺大的力气,正准备离开,我直接撤掉了散仙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背对着我停下了脚步,没有说话,我却开口道:“杀了人,就想这么走了?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依然没有说话,忽然间猛地转身,武士刀出窍,又是一道白光在我的面前闪过,不过我可不是这三个被他杀死的普通人,武士刀释放的白色刀光刚刚到我的头顶上,就被造天之力给抵消了,随后我往前踏了一步,一把拉住了此人胸前的衣服,可是这一拉,却立刻感觉到了对方胸前软软的,我不禁一怔,胸前软软的,身高也不高,难道,我一直认为她是男人,猜错了?

  不过对方却在此时踢了我一脚,将我蹬开后,又是武士刀先回鞘,接着拔刀,白光这一次是横向砍过来,我往上一跃,放出莫良和白起,准备制服这个女人。

  但是就在此刻,这看不清脸的神秘女人手上的武士刀忽然间爆发出了一片粉色的妖异光芒,在这黑暗的停尸房里,这片粉色的妖异光芒更加明显,很突兀。

  此时,我才听见眼前之人用日语说了一句什么话,不过我日语不好,听不懂,却看见之前一直是白色的刀气,此时却变成了粉色,和莫良白起对撞了一下后,虽然没有伤到两大鬼纹,但是粉色刀气这么一阻,这神秘的女人却冲出房间,跳窗离开,消失在了黑夜的新德里街头。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