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言九鼎

  唯一的王,领域里唯一的存在!

  眼前这样的米洛克,仿佛一道挡在我面前的高山,跨越不了的巨大障碍。

  在我愣神之间,米洛克又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我贴着地面横飞了出去,从擂台的这一头飞到了擂台的另外一头。

  刚刚止住流血的鼻子,又一次被打开了一道伤口。

  可是,米洛克却没有追过来,而是靠在了擂台的铁柱子上,眼睛冰冷地看着我。我从地上站起来,鲜血洒在金属色的擂台上,头很晕,很沉,看着对面的米洛克,问道:“你为什么不攻过来?刚刚要是攻过来的话,我一定会受更重的伤,为什么没有追击?”

  米洛克却冷哼一声,露出一丝嘲笑的表情说道:“因为,我没有兴趣追击一个弱者。”

  我整个人一怔,吃惊地望着眼前的米洛克,他耸了耸肩说道:“你可以收起这幅吃惊的表情,我有说错吗?在我的字典里,只有和我对等的强者才能够有资格让我追击,而你,太弱小了。这场战斗太无聊了,你快点跳下擂台,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没有。”

  他的话在我脑海中回荡,他说连杀我的兴趣都没有,何等可悲,被自己的对手轻视到了这个地步。

  双拳紧握,高声说道:“你觉得我弱小?觉得连杀我的兴趣都没有是吗?很好,很好!”

  我怒极而笑,指着米洛克说道:“你那个什么狗屁的王的领域,我分分钟砍碎了!你看着!”

  双手交叉,鬼纹极变发动,背后的黑色羽翼振动,冲向了对面的米洛克,而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靠着石柱,冷冷地说道:“你要是能够碰到我的身体,这架就算你赢了,但是你能做到吗?”

  黑色羽翼带着我在擂台上告诉移动,不断地变化位置,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攻击,我的手只要一到米洛克的面前十来厘米的地方,就立刻会停住,他也不动手,就这么看着我,如同在看着一头不断蹦跶的猴子。

  “你在表演跳舞吗?本王,不喜欢看男人跳舞!”

  他抬起脚,狠狠一扫,劲风爆发出来,将我吹飞了出去,我身子在空中停住,再度发力,道力在此时凝聚成人形,先我一步出手,这一次的攻击,终于有了效果。

  不愧是道法本源所化的人形状态,站在米洛克面前的时候,黑白两只手臂同时轰出,却看见米洛克的面前这一回空中闪烁出了淡淡的波纹,不再是直接停住我的攻击,米洛克王的领域终于被我逼了出来。

  我喝道:“给我把他的结界撕开!”

  放声大吼之中,人形道力释放出大量的强悍能量,作用在王的结界上,两边形成了角力状态,米洛克脸色一沉,怒吼一声对着人形道力打出一拳,这一拳却打穿了人形道力,可是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打不碎?”

  米洛克一怔,颇为吃惊地自语,而此时的我则大喊道:“你的手,露出来了!”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狠狠一拉,想要将米洛克扔出去,可是我这一拉,米洛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背对着他,却听见一声低沉地吼叫:“领域,扩散!”

  我的脑中瞬息间一片空白,原来米洛克的领域竟然是可以扩散的,王的领域向外一冲,将我整个人打飞了出去,我第三次从米洛克的面前被击飞,同是黑白道力重新回到了我的手心里。

  我从地上站起来,忽然双膝一沉,差一点跪倒在地,不仅仅是我,在场的所有人,甚至连罗切特都露出了一丝惊容,喃喃道:“这头狮子也太夸张了吧,他的领域居然扩展到了这个地步,这,比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要强!”

  和一天前的地下角斗场一样,所有的观众,全都跪了下来,罗切特也感觉到了身体不适,不过还不至于跪下,全场只有许佛还很安静地看着场面上的战斗。

  我双手撑住膝盖,硬是没有跪下去,不过就在战斗中心的我浑身上下都在发抖,米洛克用可怕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就像是一个远古的君王,在看着自己的臣子一般,这种感觉,我很不喜欢,可是身上的压力太重,我连抬头都很困难。

  米洛克此时却没有攻击我,而是一跃自己跳下了擂台,向着外面走去,他距离我渐渐变远,而我的压力也渐渐减少,大声地问道:“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自己放弃了比赛?”

  米洛克走到大门口,王的领域一收,开口说道:“我刚刚说过,只要你能够触碰到我的身体,就算你赢了。你刚刚拉住了我的手,虽然是我大意了,不过我说出去的话,就必须兑现,你赢了!”

  我咬着牙大声吼道:“不行,这样的胜利我不承认!”

  米洛克却猛地转头,用淡金色的眼睛看着我,喝道:“王的命令,你必须遵守!直到你能真正打败我为止,我的话,你都必须听从!”

  看着他离开地下角斗场,主持人抓住我的手,宣布我挑战擂主成功,台下的观众一片嘘声,我的心里也没有一点胜利的快感,走下擂台,许佛和罗切特慢慢走过来。

  “现在你应该体悟到什么是真正的霸气了吧?王道,霸道,其实本没有什么区别,成为帝王的人,或许不一定都和米洛克一样,但是能够气吞山河,称霸天下的人,身体里都深埋着一颗霸道的心。这是你需要攻克的第二个难关。”

  许佛说完之后带着我离开了万神殿,罗切特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在意,等过一个小时,米洛克就恢复正常了,正常状态下的他可是个和蔼的好爸爸,疼人的好丈夫,只有在打架的时候,他才会变成这样。”

  我点点头,皱着眉头说道:“嗯,罗切特先生,在我看来你们都是强者,可是,和我之前认为的情况,好像不太一样,我是说,你们好像都很正常……”

  罗切特哈哈大笑道:“天啊,你觉得我们不应该正常吗?一定要是杀人犯,或者是精神变态才能成为强者吗?我们不过只是比普通人要更加厉害一些,但是去掉战斗这一层,我们也还是普通人。不过,我们队伍里也有不正常的,除了那头老吸血鬼不太正常之外,还有一个用刀子的家伙,也不太正常,你和米洛克的战斗或许平安无事,也就是被他打几拳。但是你和那个家伙战斗,就算活下来,估计手臂,腿,或者是手指要少几根。”

  我顿时脸色难看起来,挑了挑眉毛问道:“这个,这么严重啊?”

  罗切特笑着说道:“是啊,不过很快你就会见到他了,好了,我们跟上去吧。”

  在罗马住了一夜,米洛克恢复正常后我问他,为什么他有这么幸福的家庭,有这么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还要逆天呢?还要走上一条可能永远都回不了头的路呢?

  米洛克给我的回答是:“这和我身体里流着的血液有关系,我好战,是因为我想要追求极限。现在我的目标是许佛大人,打败了他后,我就要寻找更高的目标,许佛大人找到我的时候,问我想不想看看最强者的样子,想不想和最强者一战,我毫不犹豫地说了一声想。怎么说呢?我有两面,一面是艾米丽的丈夫,叫做米洛克,另一面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身份,帝王!我不允许任何能够凌驾于我之上的人存在,为了打败强者,我会不断地突破自己的极限。”

  我点点头,看着眼前戴着眼镜,穿着睡衣微笑的米洛克,再回忆起擂台上那个说自己是唯一的王的强者,果然是判若两人。

  第二天,我们继续出发,这一次要找的是下一位成员,也就是罗切特所说有点变态的家伙,一个刀客,一个日本和英国血统的混血儿,他没有名字,在灵异世界里,所有人都叫他,刀中鬼。

  他现在住在印度新德里,不过这家伙的行踪很难找,因为他生活的状况基本上就是与世隔绝的,连邮差都找不到他,不用手机,不用电脑,甚至不看电视,不接触外界。

  到达印度新德里后,有一个年轻的印度人来迎接我们,说实话,这个国家的人,城市,全都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人口密集,不过还是比较现代化的。

  我们在宾馆住下后,罗切特外出寻人,而我则在房间里问许佛:“前辈,这一次,我要体悟什么?”

  许佛开口回答道:“这一次,你要学会习惯,习惯疼痛。”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