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玫瑰花

  看着眼前老威廉畏惧的样子,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的害怕我看在眼里,过去了这么久,这样的恐惧还是保留在他的心里,需要喝了酒,才能将当年的事情说出口。

  “你是说,25年前,罗切特来过之后,这里有了这口大钟,那个怪物就出现了,一夜之间杀了这么多的人,而且还将从外面归来的约瑟夫也给杀了。那么,为什么你还活着?”

  我此时问出这样的问题,看似是没有顾忌对面老威廉的心情,但是这也是我心里最大的疑问。

  “我,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不杀我,原因我不知道。但是从那以后,小镇就变了,对外来者很排斥,镇民们也不会老,天天都在镇子里生活,每天白天有电,到了晚上电就莫名其妙消失了。不缺少食物,因为每过一段日子就会有大量的食物出现在小镇里。原本热闹的小镇就这么一天天变的落寞下来,我每天装作和他们一样,但是却不敢和他们接触。这么多年来,整个小镇都被一层层白色的雾气环绕着,非常可怕的,真的非常可怕!”

  老威廉这一段描述,我不知道真假,因为感觉听上去这个小镇就像是被人用法术给创造出来的,或者说这里干脆就是幻觉打造的,食物会自己出现,镇民不会死去,25年来,所有人都过着一样的生活。可是之前我遇见汉斯也就是那个保安官的时候,明明观察过他的身体,阳火,灵魂,全都不缺,可是听老威廉的意思,这个家伙也死了,只有老威廉一个活人。

  如果这里的人都死了,那么为什么还需要食物?老威廉是一个人,应该吃不了太多东西,为什么要有电?

  我越来越觉得疑惑,这个小镇,谜题太多了!

  忽然间,我脑子里又有问题浮现,开口问道:“你刚刚说,你是看见墓碑上有约瑟夫的名字,当天他就回来了,然后晚上八点被杀的,是吗?”

  老威廉点了点头,那么之前我在墓碑上也看见了自己的名字,那么按照道理来说要死的人是我才对!可是为什么那个怪物要杀那个孩子呢?

  “威廉大叔,那个之前我救下来的孩子,他是不是二十五年前就已经活在这个小镇上了?”

  老威廉听见我的问题,立刻点了点头。

  那个孩子其实二十五年前就死了,可是为什么怪物还要杀他一次?等等,我忽然有了一个惊人的想法,那个怪物是有灵智的,他其实不是要杀那个已经死去的孩子,而是要杀我!也就是说,大钟里的怪物在我进入镇子的时候就已经看见我了,那个孩子可能是它故意安排的,让孩子离开镇子或者是假扮成晚回来的样子,接着露出要杀死孩子的样子,引诱我出手,接着趁我救人的时候动手杀我!

  这么一说,立刻就说通了,所以这个怪物要杀的人还是我!单纯的怪物,或者是阴魂都好办,可是一旦有了灵智,这就难办了,会逃会躲都不要紧,要紧的还是它在暗处阴我。

  看了看时间,很晚了,我拍了拍老威廉的肩膀,说道:“不早了,你还是早一点休息吧。”

  我说完后自顾自地走上了楼,回到了房间里,坐在桌子前,看着桌子上的玫瑰花,在快天亮的时候眯了一会儿,等到接近中午的时候清醒了过来。

  洗漱一下后下了楼,老威廉已经醒了,不过眼袋很黑,看起来很疲惫,昨晚回忆起那么多的恐怖记忆,应该没睡好。

  “要吃点什么吗?”

  他问道,我点点头说了一句随意,老威廉为我冲了杯咖啡,然后做了两个三明治,还煎了个蛋,这些食物就是他昨晚说的会莫名其妙出现在镇子里,而且还都是新鲜的,吃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假货,这就更奇怪了,食物是谁送的?

  不过我今天再问老威廉,这老家伙却一个字都不说,三缄其口。没办法,他不说我也不好多问,走出旅馆后,四周的家门都打开了,镇民看见我果然都是用怪怪的眼神,不能说是敌意,而应该用不欢迎和陌生来形容。

  就好像你转学到了一个新的学校,或者是换了新工作进了新的单位,人们面对你的时候,都会用非常奇怪的眼神,这种情绪,叫做排外情绪。

  我遭遇的就是这种情绪,这一路走来,无论是大人,孩子,看见我都用一种古怪的神色。

  “中午好!”

  汉斯依然叼着雪茄,对我打了个招呼。我点点头,没有理睬他,听过了老威廉的描述,对于这一群其实已经死亡的人,我也不想多搭理。

  虽然暂时还没搞懂为什么这里的人死了,还能见到我,而且不是魂体,不过现在的我,要做的是想着先离开这里。

  进走出镇子,只有一条石路,我索性爬上山壁,穿过树林,向着镇子外面走去。如果这个镇子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我就一定能够离开镇子。

  可是!

  我一路走下去,最后还是走进了四周的一片白雾,穿过白雾后,我竟然又一次回到了小镇,只是换了个边,走到了小镇的另一边。

  也就是说,我没有走出小镇,换句话说,要么就是这片白雾有问题,要么就是这个小镇本身就是幻觉!

  回到旅馆里,看着桌子上的玫瑰花,脑子里并没有什么头绪。然而,望着这玫瑰花,看着玫瑰花上的水珠,含苞待放的新鲜模样,我忽然在脑子里蹦出一个疑问,这个小镇会有玫瑰花吗?

  我冲出房间,走进别的房间,挨个去看,每个桌子上都放着一瓶玫瑰花,这些玫瑰花当真是娇艳欲滴,三层楼的旅馆,15个房间,也就是十五束玫瑰花,就算花期够长,也要经常换,这个走不出去的小镇,我没见到有花圃,那么,玫瑰花哪里来的?

  我一下子冲到了底楼,老威廉不在,不可能会离开旅馆的他,竟然出去了!我冲出旅馆,拉住一个身边的人问道:“老威廉看见了吗?”

  可是这个人只是嫌恶地甩开了我的手,远远地躲开我。整个镇子里没人能够解答我的疑问,因为整个镇子里只有老威廉一个人是活人。

  我坐在旅馆的大堂内,一直等到了晚上,老威廉还是没回来,看看时间,快到晚上八点了,又是这时候,老威廉神秘失踪,镇子上一片萧条,我心一横,猛地冲出了旅馆。

  就在大钟的时间到达晚上八点的一刻,我一步跨到了大钟的面前,举起左手,正要攻击这大钟,果然这一次所有镇民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接着我感觉到,汉斯将手上的枪对准了我的后脑勺。

  “外来者,你又一次触碰到了我的底线,居然还想毁坏我们的大钟!把手放下来,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汉斯阴沉地说道,我却根本就没理睬它,左手猛地捶在了大钟上,道力爆发将大钟给打成了碎片,整个大钟的钟面碎成了斑驳的碎块,旋即,我猛地转头,看见包括汉斯在内的所有镇民,一个接着一个地消失在了我的身后,化作一阵青烟。

  我抬起头,大喊道:“罗切特,你可以现身了,这样捉迷藏的游戏,玩的真没意思!”

  随着我的声音在空中回响,一个身穿燕尾服,带着面具的男子慢慢从黑暗的空中浮现出来,手上拿着一支玫瑰花,正是罗切特!

  “真是没想到,你能够打破我的幻觉空间,我的幻觉空间应该是百分之百还原一切生命,触感,为什么你能够看破呢?”

  罗切特在空中站着,声音里带着一丝疑问。

  而我则不客气地说道:“老威廉,还是别装了,把面具摘下来吧,我知道就是你!”

  我的话让罗切特一顿,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点头说道:“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居然连这一层都看破了吗?看来的确是不用戴面具了。”

  他慢慢地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和老威廉一模一样的脸,我眼角微微抽动,冷冷地说道:“许佛大人和我打了两个赌,第一个赌,是你看不破我的幻觉迷局,不过看来是我输了。你是怎么看破我的身份的?”

  我冷哼一声指着玫瑰花说道:“玫瑰花,这个小镇是封闭的,我走不出去,外面自然进不来,但是你们法国人就是喜欢浪漫的事物,玫瑰花露陷了。第二,所有人都不是活人,你却是唯一一个活人,还活了25年,我不是白痴,你要么就是罗切特,要么就是在骗我,不过你演技不错,我差一点上当了。”

  罗切特顿时笑个不停,点点头说道:“是了是了,是我布局不好。那么就要进行我和许佛大人的第二个赌局了,我们赌你是不是能活着离开我的幻境!”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