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老魔术师

  有一种告别,是为了再会。

  有一种离开,是为了重聚。

  有一种孤独,是为了同伴。

  这一次我跟着许佛修炼的事情,我只告诉了弑君子,其实他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我拎着手提包,背着吉他箱走出四合院大门的时候,却没想到,这一别,隔了好久好久,才会回来。

  许佛站在四合院大门边上,低着头,明明是诞生在上古时代的老家伙可是偏偏顶着一张人见人爱的年轻面容,我走出大门的一刻,许佛轻声说道:“东西都带齐了吗?”

  我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在里面放着一张照片,一张当年我们一群人合照的照片。

  弑君子坐在房顶上,看着我,微风吹过他哀伤的脸,低声说道:“那么,三年之后我们再见了,我很期待三年的时间,你会成长为了不起的英雄。”

  我看着许佛,问道:“那么我们要去哪里?”

  许佛站直了身子,冷漠地说道:“去接几个人,以后,他们都是你的教官,事先和你说清楚。你答应了接受我的训练,那么三年的时间,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送命,你已经没有后路了,要么成为能够战胜通天教主的强者,要么就是死。”

  我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四合院,狂风吹过我身上白色的衬衣和我黑色的头发,这一次,是我自己的选择,必须再一次脱胎换骨,成为能够战胜圣人的存在。

  法国一个小型的剧场内,明明设施很简陋,可是却场场观众爆满,人气很旺。因为这里有一个很有风度且手法很好的老魔术师。

  他变过的魔术从来没人变过,他的创意如梦似幻,每一场魔术都不同,在法国马赛很有名气,一票难求。

  我和许佛的第一站便是这个小剧场,一路上我也算摸出门道来了,无论问许佛什么问题,他都不会回答,只是让我跟着他,让我按照他的意志行动就行了。

  小剧场内,我们落座之后,许佛对我冷漠地说道:“好好看表演,不过表演开始之前,我提醒你,别死在这这个小剧院里了。还有你的轩辕神剑,从现在开始,由我保管,你不能使用。”

  许佛一把握住了我的轩辕神剑,神剑猛地一抖,似乎是想要反抗,许佛冷哼一声,食指点在了剑身上,整个轩辕神剑顿时安静了下来。

  “管你是什么神剑,在我面前,飞龙得盘着,老虎得窝着!”

  许佛这话说的霸道,因为他就是这脾气。

  我很奇怪,看一场表演能有什么危险,而且我还是坐在中间一排,四周都是普通观众,我也不是吹牛,现在能杀我的人还真不多,就算没了轩辕神剑在手,我的造天之力,道法本源,鬼纹,都不是吃素的。

  在看表演前,我的心里多少认为这是许佛看扁了我,不过很快,我就改变了这个想法。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能够加入许佛逆天队伍,和许佛并肩作战的人,绝对是超级强者,而这些超级强者过去只是不屑于出现在我的面前罢了。

  表演开始了,很快老魔术师走了出来,风度翩翩,虽然介绍上面说他已经55岁了,不过乍一看却好像只有40岁左右,体型保持的很好,人挺高的估计有一米九,名字叫:罗切特,是巴黎人,从小喜欢魔术表演,虽然没有成为电视上我们看见的那些顶级魔术明星那么出名,不过在法国却是挺有名气的,为人比较低调。但是,据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因为手法不好,魔术天赋不佳,而一度消失,可是当他再度出现之后,虽然只是在这家小小的剧院表演,但是表演的魔术非常奇幻,因此知名度有所提升,也越来越火。

  虽然许佛没有告诉我要找的人是不是这个老魔术师,但是,我也不少,这么奇特的经历,噱头也好,真的也罢,估计就是这个老魔术师是许佛逆天队伍里的人。

  表演正式开始,整个剧场暗了下来,我打开了心眼,这是习惯性动作,因为一进入黑暗我就会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心眼之中,什么都没有,四周的人都很安静,猛然间,舞台上亮起了两团火焰,这火焰看起来是悬浮在空中,很突兀,不过也不算稀奇,因为我清楚地看见这两团火焰背后有人用黑色的铁棍支撑着,在空中旋转。

  我没有放松警惕,就在此时,舞台上的火焰猛地一爆,所有的观众都是一惊,我同样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给弄的心中一颤,却在此时,心眼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寒芒,是在剧院左边出现,随后我的心眼内,清晰地看见一道鲜血喷溅了出来,一个人被杀死了!一个观众被杀死了,就在刚才,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舞台上的时候,可是这片黑暗之中,只有我的心眼发现了杀人事件。

  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同时整个剧院内的灯光亮了起来,众人奇怪地看着我,我突兀地站在原地,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四周的人议论纷纷,已经对我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我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座位,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没有人死亡,所有的位子上的观众全部都是完好无损的样子,我的眼睛仔细地看着每个人的脖颈部位,刚刚的寒芒很明显是隔开了脖颈上的动脉,喷溅出来了大量的鲜血。

  然而,所有人的脖颈部分都是完好的,没有一丝伤口,许佛冷冷地说道:“还是坐下吧,后面的观众有意见了。”

  我只能坐回了座椅上,此时老魔术师戴着一个白色的面具出现在了舞台上,一伸手,地上那些碎裂的火苗一个接着一个飘了起来,悬浮在空中,旋即他手一挥,火苗全部冲了出去,数十片碎裂的火苗在空中乱舞,来回穿梭,做出不规则的运动,这可不是铁丝之类的东西能够控制的,我分明感觉到了这些火苗上面附着的灵气。

  果然,这个家伙是灵异人士,可是刚刚的杀人事件是怎么回事?是我的心眼看错了?我心里一片疑惑,也有可能是被杀的人在短时间内被拖走了,我对四周的观众并不熟悉,进场的时候也不会去全都记住他们的脸,看来只有这种可能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间一团较大的火苗落在了一个男观众的身上,男观众的外套,帽子,整个身体顷刻间被火焰点燃,四周的观众全都吓了一大跳,向外散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物体上的老魔术师却轻轻打了个响指,火焰猛地一收,变回了火苗的样子,而那个男观众却连一根头发丝都没烧着。

  众人这才哈哈大笑起来,那个男观众也不知道是不是托儿,一脸劫后余生的喜悦表情。

  火苗接着落在了好几个人的身上,相同的状况出现了好几次,观众都觉得很好玩,然而,这时候,一颗火苗飘到了我的头顶上,迅速落下,点燃了我身上的衣服。

  我看见自己的衣服被点燃,热量灼烧着我的皮肤,这可不是魔术,这是来真的!这个老魔术师准备烧死我,我眼睛一瞪,身上造天之力开启,猛地将这些烈火抵消,可是一看身上的衣服,却没有被烧着一点,甚至连座椅的把手都是冰冷的。

  热量消失了,火焰不见了,我一点事情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我正好奇呢,剧院的灯光第二次暗淡了下来……

  这一次灯光暗淡后,我看见舞台上飘出十多把大剑,欧洲中世纪骑士用的那种宽面大剑,悬浮在空中,老魔术师的声音在会场上第一次响起,说的是法文,我听不懂,不过声线倒是很好听。

  随后我看见四周的剧场里飘出一丝丝的白雾,先是在地面上流动,接着是将我们包裹了起来。这些白雾一般来说都是魔术师的道具产生的,为的是渲染魔术的气氛,不过我的心里却感觉怪怪的,就好像不适应自己被包裹起来的感觉,身边众人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轻,好像离我远处。我心中开始有些惊慌。

  转过头去,却看不清身边的人,最后只是听见耳边传来许佛的声音。

  “别死了哦,小子。”

  声音消失,我猛地挥手驱散面前的白雾,可是入眼的却不是那个小剧院,也不是老魔术师的舞台,而是一片墓地,一片可怕阴森的荒凉墓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