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陪着月息坐在黑夜的天台上,冷风吹过我们的脸,她靠在我的肩膀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其实我有时候想,若是能够早些遇到你就好了。那样的话,你一定也会喜欢我,我就不用偷偷暗恋你了。”

  我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怕开了口就会哭,我能够感觉到月息的脉搏越来越弱,生命的气息越来越稀薄,毒已经入了她的心肺,回天无力了,即便玉罕或者是章飞飞有解药,这剩下的几分钟,我也赶不过去。

  即便我有翅膀,可是依然不够快,救不了她的命,正如老大爷所说,最后这几分钟,是我们最后的时间,我,想要好好送送她。

  “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傻乎乎地从轿子外落进来,看着我,我很害怕可是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张清秀的面孔,我忽然很安心。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的一刻,我就感觉,也许我遇见了自己命中的那个人。”

  她咳嗽了几声,手心里满是鲜血,望着这滩血,她叹气道:“果然,时间不多了。”

  我握住了她的手,柔若无骨的手变的很冷,她靠在我的身边,却又强行装出笑容地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是一个人,我过去的生活并不艰难,也不痛苦,只是很孤单。遇见你之后,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很丰富的世界,只是,我知道自己陪你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所以总是想着你能被我逛逛街,吃吃饭,看看电影。我不奢求你能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就好了。”

  我点点头,依然不敢说话,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安静的天台上,远处北京的亮光照亮了我们的脸,月息说话的声音渐渐变轻了,她呢喃着说道:“看来是没时间了,端木森,能喜欢你这件事情,我不后悔。和你说话,一起走路,一起吃饭,这些事情都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真的,好喜欢你啊……”

  月息的身子跌落在我的怀中,我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滴落在月息美丽的容颜上。

  远处国际贸易中心四周的大楼上亮起漂亮的烟火,五彩斑斓的烟火渲染在北京的夜空中,最后烟火组成了月息的名字,挂在天空中,照亮了千家万户。

  我抚摸着月息已经冰冷的脸,泪水爬满了我的脸,轻声说道:“你还没看我送给你的惊喜,怎么就睡着了?快点醒醒,我们一起看烟火,月息,你说我做的菜好吃,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做给你吃,你想吃什么都行。你倒是醒过来啊,别睡了,求你了,别就这么离开我……”

  血火和火红一族的族人们站在天台的铁门后面,全都泣不成声,血火抱着头蹲在地上,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痛苦地浑身抽搐。

  这一夜的北京,很多人都看见了天空中由烟火组成的两个字,他们不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只是觉得很美好,很漂亮。

  我抱着月息一直坐到天亮,在太阳升起的一刻,第一缕晨光洒落在我们身上的时候,低下头轻轻吻住了月息已经冰冷的双唇,眼泪已经流尽了,风吹过她红色的长发。

  我还记得,她说自己的红色长发很奇怪,可是我说很漂亮的时候,她脸上甜甜的笑容。

  我还记得,她和我并肩走在雨天的街道上,然后忽然停下脚步,对我大声表白的时候羞怯的可爱表情。

  我还记得,她蹲在冰箱前面,一边偷吃一边对我傻笑的呆呆模样。

  我还记得,她走下轿车的一刻,夜风中,她的背影那么孤单,那么决绝。

  其实她是一个如此坚强的姑娘,一个如此美丽,清新,可爱的姑娘。

  我抬起头,用手背轻轻撩起月息红色的头发,用沙哑但是温柔的声音说道:“再见,月息,你能喜欢我,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

  2011年,春天,北京的天气还是有一点冷,火红一族之王,火红女王在深蓝之王一系列算计之下,身死国际贸易中心300米的天台之上。

  五天之后,我穿着黑色的西服站在创界庄园内,参加月息的葬礼,按照火红一族的传统是不会火葬的,那一天北京还在下雨,这雨不大,不过很冷。

  国字号第五组由妖姬出面参加婚礼,妖姬眼圈微红一言不发站在我的身边。一口红色的棺材被抬了出来,我看见月息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安静地躺在棺材中,如同睡着了一般,还是很漂亮,嘴角还保持着离开的那时候微笑的面容。

  说来讽刺,月息身上中的毒在她死后反而保住了她的身体不腐不坏,她会像这样沉睡,几百年,几千年都一样漂亮。

  轩辕家族的众人站在我身后,小骗子走过来想要为我撑伞,我却摇摇头,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我想淋淋雨,不用为我撑伞。”

  小骗子拉了拉我的手说道:“师傅,要是难过的话,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我摇摇头,轻声说道:“徒儿,有时候有一些悲伤不是眼泪能够冲走的,它会陪伴你一生,永远深埋在你的心中,也许你会淡忘它,可是总有一天当你回想起这段悲伤的时候,还是会很痛。”

  血火念起了悼文,然后我们围着月息的遗体献花,我拿出的是一支红色蔷薇,因为我觉得这是最像月息的花,红色的蔷薇如同她的长发,如同她甜甜的笑容,如同她这看似平淡,其实绚烂的一生。

  最后,在盖棺的一刻,我望着月息安静的脸,笑着说道:“再见,月息,能认识你真好,你能喜欢我真好。”

  红色的棺木合一,缓缓落进了土里,从这一刻开始月息永远永远地沉眠于创界庄园中。

  多年后,妖姬经过国字号第五组古文翻译办公室的时候,还是会特意停下脚步,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去看一看那一张空着的办公桌,擦掉上面的灰尘。会有新的同事问她,为什么要放一张无人的办公桌在这里?

  妖姬会很难得地微笑,然后说道:“曾经有一个美丽安静的姑娘坐在这张办公桌上,她是我的好姐妹,是一个很善良,很天真的人。”

  葬礼结束之后,其他参加葬礼的宾客移步创界庄园内用餐,月息虽然身死,但是属于火红女王的部分残魂还是被血火保护了起来,火红一族暂时由血火管理,等待火红女王的重生。

  只是我知道就算火红女王重生,月息都回不来了。

  踏着浅浅地水塘,头发湿漉漉的,我悲伤地走在小路上,经过她向我表白的那一条小路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我喜欢你!”

  是好听的女声,我猛地回头,却看见是一个长相平凡的姑娘在对另一个男孩子说,她认真的表情,紧握的双拳,还有眼中隐隐闪烁的泪花,却神似那一天的月息。

  男孩子摇摇头,轻声说道:“我有女朋友了,我们不可能的。你以后也别来烦我,天天堵着我们家的门口等我,还在我上班的地方等我,很烦你懂不懂?我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你,我很讨厌你,不想看见你,你给我滚行不行?我让你滚,听没听见啊!。”

  姑娘哭着喊道:“我,我不奢望你喜欢我,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白痴,笨蛋,笨蛋!”

  姑娘哭着跑远了,男孩子摇摇头叹了口气却没有追上去,缓缓转身,从我身边经过的一刻,我忽然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臂,他吃了一惊,不满地望着我。

  我低着头说道:“无论你是不是喜欢她,你都应该追上去。”

  他一边想要挣脱我的手,一边喊道:“你有神经病啊,我和她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松手,不松手我揍你啊!”

  我手腕发力,将他的手臂骨给拧碎了,这男人立刻抱着手臂倒在了地上,痛苦地惨叫不止,还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我则双手插在口袋里,向着远处走去。

  雨水不知不觉停了,我抬起头看见远处的玻璃反光中映照出一片彩虹,像是月息的笑容,我轻轻叹息,顺着雨巷一路前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人生,亦是如此,月息,那个甜甜微笑的红发美丽少女,就这么永永远远地离开了我。

  我走过她走过的路,活在她曾经活着的世界,心中忽然之间坚定了自己独自前行的念头,也许只有孤独,才会不再有悲伤的回忆……

6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1. 回复 2016/05/10

    男人

    神經病 自己內疚就迫別人接受他人的感情

    • 回复 2016/08/19

      端木森

      你麻痹

      • 回复 2017/09/08

        街上男人一號

        操你媽擰碎老子骨頭, 老子草死你戀心兒

  2. 回复 2016/10/23

    过路人

    这一章看哭了。

  3. 回复 2016/10/28

    冯云

    神经病,别人的事都要插手管一管

  4. 回复 2017/02/11

    男人

    有毛病捏我手干嘛

  5. 回复 2017/03/11

    不是

    为什么葬礼变成参加婚礼了?

  6. 回复 2017/07/05

    匿名

    真龙之泪去哪了

  7. 回复 2017/07/05

    心心

    真龙之泪去哪了

  8. 回复 2017/08/01

    哈哈哈

    这个屌

  9. 回复 2017/09/22

    游客

    我以为会有《大话西游》解围那样孙悟空附身东洋武士身上亲吻紫霞那一段,谁晓得结果把人家手给捏断了……哈哈哈哈

  10. 回复 2017/10/21

    恋心儿

    你当我是死人吗

  11. 回复 2017/11/17

    男孩子

    捏碎我的手臂你要赔我多少钱?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