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滴眼泪

  禹皇手杖被调包了!

  而且还是在天方一水阁内发生,这无疑是不可思议的事件。

  天方顶级通灵拍卖会,在天方一水阁所建造的地下三十米的深处进行,每个通道都有至少10名护卫把守,整个会场特别是藏品区,更是由专人,红外线,摄像头,各种各样高科技加上灵异阵法的看护。在如此严密的看护下,就算是刚刚那样突然断电,也会在五分钟内启动备用电源,如果有窃贼趁机入侵,也不可能盗取藏品,因为还有阵法看护。

  禹皇手杖被调包,加上之前魔镜真假难辨的事件,我身边参加拍卖会的贵宾,一个个都对天方一水阁露出了很不满的情绪。

  而我则看着手上的轩辕神剑,想着为什么刚刚我对轩辕神剑的召唤一直没有反应。我摸了摸下巴,将轩辕神剑拔了出来,剑芒还是很耀眼,我心中的战意更是升腾不断,四周原本争吵不断的声音在此时彻底平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盯着我手上的轩辕神剑发呆。

  我细细看着剑身上的纹路,还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不过我没看出来,身边的开水蛙却看出了门道,一跃跳到了我的椅子把手上面,指着剑身上的一点水迹说道:“端木森,刚刚天空中落下水分的时候,你是否将轩辕神剑拔出来了?”

  我一愣,想了想后摇摇头,开水蛙细细思考后道:“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你没注意到吗?轩辕神剑上面有一丝丝的水迹,你将这水迹擦掉。”

  我点点头,手指轻轻按在了这水迹之上,正想将其抹去,可是我的指尖一碰到水迹,刚刚莫名其妙被压制的心眼好不容易释放出来,可是一碰到这水迹,又猛地收缩了起来,虽然压制的力度没有之前那么厉害,可是确确实实被压制了,我能够感觉到。

  将水迹抹去,看着这一滴水珠落在我的指尖,晶莹剔透,凝而不散,很是奇怪。我低声说道:“这是什么水?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水珠。”

  我身边叼着肉干的小猫妖,瞄了一眼后笑着说道:“难道不像是眼泪吗?”

  听到它这听似无意的话,但是落在我的耳朵里,却仿佛一种奇怪的提示,我一顿说道:“眼泪,你刚刚说这像是眼泪。可是谁的眼泪会落在轩辕神剑上面呢?”

  语毕,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一个全天下灵异人士心中鉴赏的大神,一个刺瞎了自己的眼睛为了将心眼练至巅峰的男人,他是我心中尊敬的大师,也是唯一将眼泪洒在轩辕神剑剑身上的人。

  可是真的是他吗?为什么会是他?

  以他的本事,应该足以压制我的心眼,这眼泪能够切断我和轩辕神剑之间的联系,但是他应该没有能力将我的镇魂符打落,他应该是不会用法术的!

  还有,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我一下子联系到了之前和他第一次在天方一水阁内见面的时候,他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抱着一根用白布包裹的细细长长的东西,如果这根细细长长的东西是禹皇手杖的话,应该是不允许被带出藏品区的!

  除非,他手里的是假货!

  想到这一层,我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正在此时,我却看见另一边一直关着的一扇大门被打开了,一群人缓缓走了出来,簇拥这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看起来很漂亮,气质非凡的女人,一个穿着修长旗袍如同从古典油画里走出来的女人。

  “恭迎天方一水阁副阁主驾到!”

  有人喊道,所有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跟着这个女人缓缓移动,开水蛙笑了笑说道:“还是个大美人嘛,不过貌似这张脸有一点假。”

  我一怔,轻声说道:“你也看出来了?”

  开水蛙点点头说道:“在另一个世界里她也是如此,从来没人见过她真正的脸,永远都躲在伪装背后,不过我没想到她居然是天方一水阁的副阁主。”

  这位漂亮的副阁主,虽然她的脸我看起来很陌生,可是这样的气质,特别是对旗袍的喜爱我却太熟悉了,唐门现任门主,我的老朋友——章飞飞。

  不过即便是老朋友了,但是这个女人身上的秘密却还是不少,如今又多了一个隐秘,她面无表情地走来,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对我微微一笑。

  走上拍卖台,章飞飞拿过话筒,镇定地说道:“诸位宾客,今日的拍卖会连续出现状况,是我们天方一水阁的失误,为了补偿大家浪费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决定在五日后再开一次天方顶级通灵拍卖会,到时候会有截然不同的三件顶级拍品出售。诸位不需要通过评选就能参加,另外,我们天方一水阁送给诸位一张唐门制作的千魂符,市价超过500万,作为赔偿,还请大家谅解。”

  说话间便有礼仪小姐端着千魂符走了出来,这灵符还不错,威力虽然不如伏羲抚琴,不过也算是比较珍贵,使用后,可以通过灵符内的魂力凝聚成一层魂力防护膜挡住攻击,是唐门出产为数不多的防御类灵符,故而价值不低。

  我拿过千魂符,等到众人陆陆续续退场后,却走向章飞飞,她见到我后对我行礼道:“端木家主,没想到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我的伪装应该很到位。”

  我点点头,同样报以微笑说道:“你身上有一股沉淀下来的气质,是怎么改也无法改变的。这千魂符多谢了,不过还是有些事情想问问。”

  章飞飞不解地看着我,我开口问道:“第一,我想知道天方一水阁到底谁才是阁主,你们唐门在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第二,我想知道禹皇手杖被调包后,你们准备怎么处理?第三,我想知道心眼大师人呢?”

  章飞飞听完我的问题后,却笑了起来,说道:“首先我要解释一下,唐门和天方一水阁没有任何的关系,唐门还是隶属于你们轩辕家族的附属门派,请您不要怀疑唐门的忠诚信。至于天方一水阁和我的关系,在唐凌峰还没死之前,我就已经是天方一水阁的副阁主了,只是阁主的身份我现在不方便透露给您,将来您总会有机会结识她的。最后,禹皇手杖被调包的事情,是我们天方一水阁内部的事件,我们自己会调查,您就不用插手了,只是五天后再开的天方顶级通灵拍卖会还请您能够来参加,您买下的该隐沉睡棺材,我们会安排专人送到您的府上。”

  这女人看起来客气,可是却是故意什么都不告诉我,一副若即若离的感觉,活脱脱就是在告诉我,你不需要知道,不关你端木森屁事。

  我叹了口气说道:“是我过分插手了,不过心眼大师的下落,还请你告知。”

  章飞飞看了看四周,支开了几个天方一水阁的人后对我低声说道:“这事情,我不能透露的太多,不过只能告诉你,心眼大师昨天连夜离开了天方一水阁,去向不明。但是今天一早又有人看见他回来了,不过刚刚我们初步调查,心眼大师却不见了。”

  章飞飞这番话应该是实话,刚刚估计是为了在部下的面前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心眼大师行踪成谜,这就更加奇怪了,压制我的心眼,甚至切断我和轩辕神剑之间联系的应该是他,难道偷走禹皇手杖的也是他?

  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要钱?还是被胁迫?他孤身一人,追求的也不是名利,更有天方一水阁作为靠山,更不可能被威胁。那么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想不通这一点,不过看起来天方一水阁也不准备让我插手调查,索性和章飞飞拱手告别,离开了拍卖会现场,回到地面大厅后,却看见小猫妖和开水蛙又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小猫妖说道:“哼,斗宝要延期五天了,算你走运。”

  开水蛙则是冷笑道:“我走运?走运的人恐怕是你吧,不然在这么多同行面前输给我,以后你的名声就比我差了,而且本来你的宝贝就不如我。”

  我无奈地挠了挠头,这两个妖怪年龄不小,脾气却还是小孩子一般。我走上前去劝了几句,然后拉着开水蛙离开天方一水阁,上了车后,我算算时间,距离月息的觉醒护法时间还有三天,距离下一次天方顶级通灵拍卖会还有五天,我必须在此之前抓住华群老道士。

  上了车后,我还没开口,开水蛙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挥挥手说道:“你别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五天后你陪我走一遭,我先帮你查一查关于超级大妖的事情!”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滴眼泪”

  1. 回复 2016/07/28

    大鸡巴

    感觉好混乱的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