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烧云一般壮烈!

  天空中有着很漂亮的火烧云,北京的街头人很多,车水马龙的,谁都没注意到一个戴着宽大墨镜,穿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

  他有着一头很奇怪的红色头发,如同头顶上的火烧云一般,虽然不是艳红艳红的,可是却仿佛燃烧了起来一般,炙热的燃烧,好像快要将自己烧毁。

  他低着头,耳朵里塞着耳机,那是浓重的摇滚乐,一个沙哑的声音伴随着音乐不断地嘶吼,高喊着:“Icansurvive(我会幸存)……”

  听着歌的男子却听不懂这歌词的意思,这不是他所在的世界里会放的歌曲,但是他很喜欢这种音乐,如同能够契合他的内心一般。

  这是一条漫长的不归路,在路的尽头,他将燃烧自己的生命,如同这浓重的摇滚乐一般,在高潮的地方爆发,然后在爆发中灭亡。

  他的脑海中回忆起一幕幕画面,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看见的天空就已经没了日月,每天都有人死亡,吃的东西一直很简单,可是他的身边还有父母陪伴,直到那个晚上,深蓝一族的高手冲进了他的家,将他的母亲,他自己,还有两个妹妹一起抓走。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父母死在眼前的那一幕,更不会忘记自己两个年幼的妹妹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最后脑袋被砍下来当做球踢的画面。

  这些仇恨深埋在他的心中,就像是在心间的一道伤疤,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抹平。

  他不喜欢杀戮,因为每一次上战场,都代表身边的战友会死,他讨厌看见有人死去,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边死去的人就越来越多,他总是带着一身的伤,踏着满地的鲜血,木讷地走回自己的族中,身边的人称他为英雄,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杀戮的机器,每天做着他最讨厌的事情,甚至如今的他无论吃什么食物都会闻到血腥味,这种味道将会永远跟着他。

  可是,今天却会有一个了解了。其实他早就察觉到了小队覆灭可能是有内鬼作祟,但是他没想到这个内鬼会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好兄弟,当他看着桑山跪在地上求他的时候,他心里无比的悲凉。

  绝望了,真的绝望了,软弱无能的女王,疲惫不堪的族人,连自己的兄弟都已经背叛了自己,这种生活,他血火终于忍受够了!

  今天过后一切都将结束,因为他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

  火烧云让人感觉壮烈,血火就披着这一身的火烧云,走在人群之中,四周的普通人却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刚刚经过了一个即将赴死的异世之人!

  昌平工业园区内,一间巨大的旧厂房门口,血火停下了脚步,抬起脚踢开了旧厂房的大门,沉重的大门被他以灵力踹飞,这里是桑山约定好了和深蓝一族见面的地方,据说不仅苦涯回来,还会有一个深蓝一族的高手来到。

  血火一个人走进旧厂房内,数道带着杀意的灵觉锁定了他的身体,这些灵觉的特性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在过去曾经和这样灵觉的家伙战斗过无数次。

  血火抬起头,摘下魔镜,露出一双充血的眼睛,火红的头发,邪异的眼睛,他哈哈大笑道:“我血火来杀人了!”

  乍然间,血火身上红芒冲天,杀意狂暴而出,在整个旧厂房内掀起了一片狂暴的红色灵力海洋……

  同一时间,我终于从粉红色头发的少女口中问出了血火的下落,是血火拜托她不要说出去,用血火的原话来说就是:“我将自己了结这一切,燃尽我最后的灵觉,红芒将伴随我一起归去,这是我最好的结局,所以请你不要告诉大家,我不希望有人为了救我而牺牲。”

  火红一族内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句话,桑山已经被废掉了灵觉先行收押,我目光扫过他们的眼睛,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背起了吉他箱,然后走出了房间。

  月息看着我,轻声问道:“端木森,你,你准备干什么?”

  我紧了紧肩上的肩带,说道:“去救人,我不会看着自己的同伴就这么死去。如果我刚刚的话,没有点醒你们,那么,就当我放屁好了。你们愿意继续这样迷茫下去,我也不会多言。”

  我走出了创界庄园的大门,在我的身后,火红一族的人全部都看向月息,等待她的命令。这一回,月息美目中露出坚定,喊道:“留下一队人看守庄园,其他所有人进入最高级战斗状态,我们去将血火救回来!”

  此时走出庄园的我,背对着人群,露出了一丝微笑……

  巨大的旧厂房内,血火全身是血的站在一群深蓝一族的人中间,被几十个深蓝一族的高手围攻,即便他已经斩杀了十来人,可是也已经身负重伤,而且远处的苦涯和神秘高手还没出手。

  血火惨笑道:“老子这辈子,最讨厌蓝色了,超级讨厌,真碍眼!”

  双手中红芒迸发,血火将手中的红芒按入地中,怒吼道:“红岩碎裂,火红一族秘术,爆!”

  此时四周所有深蓝一族族人的脚下地面崩裂,爆出道道红色极光,这些极光融合了碎石,将这些深蓝一族的高手全被打飞,有的甚至当场被碎石打的口喷鲜血,弹飞了出去!

  包围之势,瞬间被破,不过此招一出,血火却也支撑不住身体单膝跪在了血水之中,在他身边的地上已经有了不少的尸体,他的手机插着耳机掉落在远处的地上,此时手机屏幕上亮着光,是月息打来的电话,不过插着耳机,所以根本没人听见。

  苦涯缓缓走向血火,一边走一边拍手道:“不愧是火红一族的守卫队长,本事果然不弱,一个人力战我们这么多的精英,不过,说到底你还是一个人,今天,没人来救你,你必死无疑!”

  血火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膝盖,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红色的头发散乱地落在他的额前,好看的脸上满是汗水和泥沙,他哈哈大笑道:“必死无疑?你以为我今天来这里还认为自己能够活着回去?没有必死的决心,我岂会单枪匹马冲过来!苦涯,莫要多说废话,我们交手多次,均未分胜负,如今最后一战,我们好好打个痛快!”

  苦涯冷冷一笑,身子一闪之间冲到了血火的面前,冰冷地说道:“你还有力气和我一战吗?”

  双拳轰出,辆道蓝色的灵气打中了他的身体,将他打飞了出去,血火的确是累了,杀了这么多的人,即便对方实力远远不如他,可是车轮战下来,也耗去了他大半的力气,他重重地落在地上,口吐鲜血,四肢颤抖,惨然一笑,自言自语道:“要死在这里了,真是不甘心啊,哈哈,还是报不了仇,爸爸,妈妈,二妹,三妹,兄弟们,我血火真没用,不能为你们报仇。但是,很快我就会来找你们了,我们都会在永恒的黑暗中团聚。哈哈,哈哈……”

  血火笑了起来,苦涯脸色一变,冷笑道:“你在笑什么?”

  血火却大声吼道:“我笑你们这些鸿元的狗,端木森说的对,你们都是摇尾乞怜的狗,甘愿做别人的奴仆,也不敢反抗!真是可悲,可怜啊!”

  苦涯冷哼一声,伸手一挥,漠然说道:“你说我是狗,你难道不是火红一族养的狗吗?至少我这条狗还有美好的未来,可是你有吗?你今天,就会死在这里,死在我的手上!”

  血火看着眼前的蓝色灵气,笑着轻声说道:“这次真的要死了,都说很多次了,老子,最讨厌蓝色了……”

  他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可是没有任何感觉,过了好几秒蓝色灵气还是没有击中他的身体。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一片暗淡的金芒覆盖在他的身上,蓝色灵气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听见苦涯高喊道:“端木森!火红一族!你们怎么在好到这里的!”

  血火一扭头,这一刻在他的双眼中,满是一片如同天空中的火烧云一般的红色,月息笑着对血火说道:“我们来救你了!”

  对于血火而言,再也没有比眼前的景象更加让他震撼的瞬间,红色的制服,红色的头发,红色的灵气,这一个他已经看过无数遍的颜色,在此时此刻,却绽放出了让他感动的力量!

  我站在血火身边,笑着对他说道:“你说我理解不了你的世界,但是至少我能够理解你的决心,今天,让我们一起毁灭这片蓝色!”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