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零七章 深蓝之王

  这一架其实不一定要打,因为对方的苦涯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出手,除非我露出杀意。但是,我依然如此强势,是因为面对深蓝一族,这个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强大种族,我什么都不知道,眼看就要和他们交手,不尽快掌握一些战斗数据,包括他们的实力深浅,还有之前老道士为何能够挡下我的法术的原因,我都必须尽快查清楚。

  之前云池身边的这些家伙实力都不够强,在我看去唯一能够和我对上几招的人,恐怕就只有这个苦涯了。不想办法激怒他,逼他出手怎么行?

  而且,我只是露出了一丝丝的杀气,这苦涯就爆发的如此激烈,却是正和我意。

  苦涯向着我这边横跨出一步,双拳猛烈打出,拳面裹挟着蓝色的旋风,果然他的战斗方式和之前几个深蓝一族看似高手其实是草包的家伙大不相同。

  这一拳里包含的力量虽然不强,可是其拳面上释放的蓝色旋风却带着极强的绞杀之力却不容小视,我单脚往后跳了几步,一剑劈出,强烈的金色剑光和苦涯的双手狠狠碰撞在一起,却看见苦涯双拳上的蓝色旋风被金色的剑光打成碎片,整个人更是因为轩辕神剑的剑气劲力实在太大,被震退了好几步,背部撞在了墙壁上,整个墙壁一震,露出了一道道的龟纹。

  云池和深蓝一族之人全都露出了惊容,我听见深蓝一族的族人惊叹道:“居然,居然将苦涯给震退了,而且还将苦涯转化的蓝色灵气斩碎了。这,这已经不是普通的人类能够施展的手段了!即便是寻常的古神也做不到啊!”

  刚刚还露出一副准备好好羞辱我的嘴脸的云池,此时却满脸紧张地说道:“怎么,怎么可能!父皇的皇家卫队队长居然会输!虽然苦涯不是族中除了父皇之外,最强的高手,但是至少也能排进前五。不,苦涯还没熟,他的眼睛还没睁开,父皇说过苦涯的眼睛睁开后,才是他的灵气到达极点之时,是了,是了,端木森,你只是碰巧占了苦涯一些便宜罢了!”

  但是此刻的我,却看了看手上的轩辕神剑,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轩辕神剑的威力好像下降了,刚刚一剑应该将苦涯击伤才是,哦,应该是他那奇怪的蓝色灵气的缘故吧,那么,下一剑我们再来试试看就知道了!”

  我嘴角笑意更浓,扛着轩辕神剑转身看向苦涯,他已经从墙壁上跳了下来,刚刚一剑的气劲将他直接打入了墙壁中,嵌在其中,动弹不得!

  苦涯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怒的表情,其实刚刚他说要杀死我的时候,我也只是通过他的语气才听出他的愤怒,可是光看他的脸,却和扑克牌似的,毫无表情。对我低声说道:“端木森,我承认你拥有和我族强这一战的资格,也承认你拥有逼迫我使出全力的实力。今日,我也终于可以在阔别多年后,打开我这双眼睛了。”

  他伸出手一点自己的双眼,眼皮微微跳动,微微睁开了一分,这一刻,有一道道蓝色的光芒从他的眼皮之中爆射而出,这些蓝色的光芒和他的头发颜色很像,淡蓝色中带着毁灭的气息,随着他的眼皮打开的越多,这种毁灭的气息就越发浓烈起来。

  云池看见这一幕很是兴奋地喊了起来:“哈哈,端木森,你的末日来了,苦涯终于开眼了,苦涯的眼中蕴含着他万年来所修的大量灵气,每一次开眼,对手都会被彻彻底底的毁灭。只要苦涯开眼,便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我举起轩辕神剑,剑身微微一震,嘴角扬起笑容轻声说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真是笑话,那是在你那个已经被毁灭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他还不够强!”

  说话间,苦涯双眼已经打开了一半,这幅样子如同在打瞌睡,犯困一般,可是从其双眼之中涌出来的蓝色光芒却是货真价实地异世界能量,不过,苦涯的双眼打开到这个程度突然间停住,眉头皱了起来,随后低声说了一声:“是,陛下!”

  他这一声自言自语让我们这群人都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随后我看见在苦涯的头顶上,飘出来一个蓝色的幻影,这个蓝色幻影长相之间和云池有几分相像,不过一看就不年轻了,留着长长的胡子和一张年迈的脸,云池和一众深蓝一族的族人看见这个幻影后全都慌忙跪倒在地,而月息身边的火红一族族人却都露出了紧张的表情,低声说道:“深蓝之王!你居然将分神直接附着在部下的身上,真是没想到!”

  一听这个话,就能猜出这个幻影的身份,深蓝一族的族长,也是他们的王,云池的父亲。我细细观察起来,他的头发和云池一样是近乎白色的,和之前我见到的老道士不同,而且虽然他是深蓝一族的族长,不过看着我的双眼里更多的是惊讶和好奇。也就是说,这位深蓝之王,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我,因为第一次见到我,所以才会如此好奇,但是如果他是老道士的话,那看见我应该是忌惮和紧张,当然不能排除这位敌对阵营里的强者,不是假装的。

  “父皇,您,您怎么会亲自现化?”

  云池紧张地说道,看的出来他很害怕深蓝之王,深蓝之王,却笑着说道:“我只是来看一看第三个世界的逆天者,也是来看一看传说中罗焱的徒孙和继承者,你就是端木森吧,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啊,如今知道你要逆天的人可是不少啊。”

  他居然是来看我的,我警惕地问道:“我有这么出名?不会吧,不过您的名号我可也不陌生了。”

  深蓝之王轻咦一声,笑着问道:“我这么有名吗?”

  我点点头,指着他说道:“甘愿当鸿元走狗,并且如此死心塌地的人,恐怕除了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吧,自己的世界都被毁灭了,居然不想着复仇而是想着怎么攀附强权,当真是一点气节都没有!”

  云池等人脸色大变,我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深蓝之王就骂,甚至在火红一族看来,我这个举动都有些过份大胆了,对方好歹也是毁灭世界幸存下来的两族之一的族长,实力深不可测,活了这么久的时间,心机更是深沉如海,我这样一点都不给他面子,未免是在给自己树敌。

  深蓝之王却没有动气,看着我平静地开口道:“年轻真是好啊,敢说自己想说的话,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你这话说的很难听,不过我不否认你话里的意思是错的,相反,在我看来你的话说的很对。那么,我也不扯闲话了,端木森,我来这里是为了向你和火红一族宣战。你没听听错,我的确是带领我们一族之人归顺鸿元,并且已经接到了来自鸿元大人使者的接见,只要除掉了你们,在鸿元大人灭掉这个世界后,重塑的新世界里,我们就会成为最初的神明,享受无尽的统治权。不过,我深蓝之王是仁慈的,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愿意归顺我,成为我们深蓝一族的族人,在灵魂上烙印下深蓝一族的烙印,那么我可以接纳你们,你们也将成为新世界最初的神明!”

  原来还是来归顺的,我笑着说道:“我说老蓝大爷,您真是太逗了,我是注定要逆天的,火红一族和你斗了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来招安劝降这一手,是不是有点太天真了?”

  深蓝之王冷笑一声,依然平静,点点头道:“那么,我知道你们的选择了,今天,就先送你们一份礼物,我们来日方长,总会有真正交战的一天!”

  说话间,深蓝之王幻影消失不见,同时苦涯的半睁的双眼内爆发出激烈的光芒,巨大而恐怖的冲击力攻击在我的身上,我举起手中轩辕神剑,金色剑光和这带着毁灭力量的蓝色光芒对撞,狠狠切开了蓝色的光芒,只听见苦涯用吃惊的声音说道:“我内蕴的灵力,居然被如此轻易地切开了,不可思议的逆天者!”

  不过当我这一剑彻底落下,金色剑气横扫而过之后,却看见深蓝一族之人全部都消失不见,地上有一滩不大的血迹,应该是苦涯被我击伤后留下的。

  我冷笑道:“跑的倒是快!”

  火红一族和月息站在我身后,我慢慢转身,金色大剑剑尖落在地上,微微侧身,一身黑色的西装,代表绝对力量的神器,有一些不满的面孔,我站在金色的水晶灯下,望见月息的脸颊一片绯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