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零六章 决战深蓝一族高手!

  这话说的难听,但是面对深蓝一族嚣张的面貌,我这话还是说轻了。

  轻视这个世界凡人的生命,炼制妖鬼联合阴间动乱,向鸿元摇尾乞怜,今日更是当着我的面对我的朋友动手,骂他是狗都算是骂轻了!

  “滚开!”

  说话间他一拳轰出,对着我的面门,来势不快,也没用上什么力气,这家伙做的就是一个样子。

  云池和很多如今嚣张跋扈的年轻人一样,仗着家大业大,学不会尊重别人,高高在上。面对冲过来的云池,我嘴角咧出一丝冷笑,抬起脚对着他的脑袋,狠狠踹了下去,我的脚面正好印在云池的脸上,将他给直接蹬飞了出去!

  这一幕,这一秒,在场的每个人,特别是火红一族和深蓝一族的族人全部都看傻了眼!

  云池在地上滚了一圈,我这一脚同样没使劲,但是还是在这家伙的脸上印下了脚印,深蓝一族的人愣神之间,马上冲了出去,一边喊一边吼道:“你干什么!找死啊!”

  月息仰着头,望着我,眼如秋波流水,面似红花。我活动了一下手腕,动了动脚腕说道:“刚刚那一脚,我还没有发力,月息的晚宴请你们离开,如果不识相,那我就会用不客气的方法请你们离开!”

  先礼后兵,是我一贯的风格,云池从地上站起来,浑身颤抖气的不行,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受到的屈辱却更盛。

  “区区人类,居然敢对我出手,都给我上弄死他!快点上,弄死他!”

  云池浑身颤抖对着我狂吼起来,此时从云池背后走出来一个颇为高大的男子,海蓝色的头发如同一片在我面前荡漾开的海水,灯光下闪烁着丝丝光滑。

  不过在深蓝一族中,头发颜色越淡血脉便越高。

  他缓缓走了出来,肩膀微微摇晃,面色凝重而深沉,声音平缓地说道:“轩辕家族,我略有耳闻,关于你的传闻我也知道一些,听说你实力不错。不过冒犯了我们的王储,你必须以死谢罪!”

  我往前跨了一步,月息拉住我的手对我轻声说道:“不要去,我,我担心……”

  我拍拍她的脑袋说道:“不需要担心,我没事的,如果这两个家伙都收拾不了,那我也不配昵称逆天之名,你呢,只需要漂漂亮亮,微笑着看着我,将这几头蓝色杂毛狗给踢出去!”

  走出几步,双手背在身后,浅笑一声道:“你一个人怕是不够,还是一起上吧。”

  对方面对我这样的挑衅,眼睛微微眯起来,双手抬起,手心之间拉出一片蓝色的光幕,手臂一振,蓝色的灵力冲出来,铺天盖地落下,实力的确不弱,震碎了四周的玻璃,数个靠近他们的人全都被弹飞了出去。

  我微微一笑说道:“这一招的确不错,而且还是我没见到过的能量,不过!这样的力量,在我面前还不够格!”

  造天之力往外一冲,蓝色的光幕连我的边都没擦到,就被造天之力消融!对面的深蓝一族脸色一变,和我对战的这个家伙更是喃喃道:“居然这么轻易就打破了我的法术,而且,好像他根本就没动过,这,这怎么可能!”

  不过他这话还没说完,我整个身子已经化作了一条黑影直冲过去,出现在了对面这个家伙的面前,右手一掌按在了他的脸上,对方想要后退,却看见我五指一屈,将他整张脸抓在了手里,让其退不走,更躲不开!

  “你,你想干什么?”

  他没了之前的从容,颇为惊恐地看着我,我却摇摇头,轻声说道:“爆!”

  一股道力在我的身上冲出,从双臂之中爆发开来,黑白道力在他的脸上全面爆发,深蓝一族的高手惨叫一声,整个人被道力正面强势击中,打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房子外的地上。

  整个交手过程不过十来秒,算上讲话叫阵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十秒而已,但是这位首先出阵的深蓝一族高手已经被轰飞了出去!

  云池的脸色变的更加狰狞,大声吼道:“都给我一起上,全部一起上,给我切碎了他,快啊!”

  我哈哈一笑,双手重新背在了身后,平静地说道:“说你们是狗都是抬举你们了,至少狗还是有尊严的生物,你们这一群人冲上来就以为能够打败我?”

  云池身后的众多深蓝一族高手全部冲了出来,除了一个年轻男子之外,这年轻男子看起来和云池年纪相仿,不过头发是淡蓝色,闭着眼睛,很镇定的模样。

  比起云池来,这个男子更加让我忌惮。

  深蓝一族的法术,战斗方式,都是我没遇见过的,刚刚一战包括现在包括我的人,都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强势是建立在我绝对能够吃定他们!

  但是云池身边这个男子,应该不简单。深蓝一族之人包围之中,我轻声说道:“在实力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数量的确能够弥补实力上的差距,你们包围我的计策是正确的。不过,当实力的差距如同云泥之别时,再多的数量,也是枉然!”

  我话音刚落,身边所有深蓝一族之人,全都冲了上来,蓝色的光幕在我四周散开,不过随着一道金芒冲出,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够继续站在我身边,蓝色光幕更是被撕成碎片,我立身于一片如荣汪洋一般的蓝色灵气之中,手持轩辕神剑,面色冰冷凝重,低声说道:“那么,除了两条带头的杂毛狗,其他的都已经飞出去了。”

  我提着轩辕神剑,在火红一族和四周普通宾客吃惊的目光之中,缓步走到了云池和那个闭着眼睛的男子面前,云池显得有些害怕,有时候血脉强悍不代表实力够强。说穿了,血脉代表的是地位和天赋,但是如果只有地位和天赋,不努力,不修炼,一样是个废物。

  我没有去看云池,而是看向了一直闭着眼睛的男子,他很镇定,应该是感受到我的气息了,可是还是如此镇定,要么就是强装的,要么就是有足够的实力和自信。

  “你叫什么名字?”

  我开口问道,对方的个子和我差不多高。

  他没有说话,我身边的云池却因为被我忽视了而暴跳如雷,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怒吼道:“你,你敢无视本王,本王乃是深蓝一族的王储,该死的,你敢冒犯我,我一定让你……”

  他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把甩飞了出去,撞在了桌子上,身上的礼服被点心和酒水弄脏,云池再受屈辱脸上青筋暴起,狂吼道:“苦涯,你为什么还不出手,我的父皇是让你来保护我的,你居然还不出手!看着我受到屈辱,你要知道我受到屈辱就是我们深蓝一族受到屈辱,你身为我们深蓝一族的皇家卫队队长,就应该听从我的命令!你到底听见没有,苦涯我让你出手!”

  他大声怒吼,我却笑道:“原来你叫苦涯,好名字,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很有深度的名字,那么听意思,你是深蓝一族皇家卫队的队长?实力应该不错吧,是准备和我交手吗?”

  此时这个闭着眼睛,讳莫如深的男子却终于开口道:“我接受的命令是保护云池王储大人不受到死亡威胁,至于他是不是会受到屈辱,和我无关。除非你想杀他,否则我不会出手。王储大人,今天之行看来还是结束吧。”

  云池却从地上跳起来指着对面的苦涯骂道:“死亡威胁?你才肯出手?好好好,那我就来个死亡威胁,端木森,我现在就去弄死月息,看你对我出不出手!”

  说话间云池打出一道蓝光,这道蓝光被月息身边的高手挡住,没有打中月息,不过云池不依不饶,再次对着月息下杀手,一时间红白两道光芒在天空中转动,霎时好看。

  我脸色一沉,往前跨出一步,向着云池走去,不过我这一动,面前的苦涯却也动了挡在了我的面前,冷漠地说道:“我,感受到了你身上的杀气,端木森,你想杀人。”

  我指着云池说道:“是的,我想杀他,你要拦我吗?你拦的住我吗?”

  云池此刻脸上露出一片狞笑,大声说道:“白痴,苦涯是我们深蓝一族一等一的强者,就连我的父皇都对他赞许有加,你和他对上,就是死路一条。苦涯,快点为我报仇,干掉端木森,干掉他,我给你重赏!”

  苦涯却默然道:“我不需要赏赐,端木森,你杀心已起,我便不能留你!”

  说话间,他蓝色长发飘舞,已然动怒!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