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十二章 老道士的养鬼道场

  这阴魂的确胆子不大,被我一吓,方寸大乱,立刻说出了部分实情。

  我一听它提到了老道士,不由地皱了皱眉头问道:“什么老道士?你说清楚一点。”

  阴魂吓的浑身打颤,好半天才开口道:“我本来是阴间一个游荡的阴魂,没什么灵智,于一日游荡在幽冥府外围,远远看见一个老道士从幽冥府内走了出来,见到我后,他顺手将我封了起来,带到了人间。关在这没人的废弃地方,可能是此地血光较重,阴气浓厚的缘故,所以我渐渐有了道行,开了灵智。”

  我更加不解起来,老道士,还是能够自由出入幽冥府的那种,肯定身份不一般。抓着阴魂继续问道:“奇怪了,你既然有了灵智为什么不逃走?我看见这附近也没有什么镇魂的法阵,你要逃出去应该不难才对。”

  阴魂却摇摇头说道:“没这么容易的,虽然没有镇魂的法阵,可是这里有不少厉鬼看守,我们好几个阴魂想要逃走,最后都被抓了回来,有的甚至直接被撕碎了魂体。不过,大部分都集中在后面的坟岗上,我是因为表现良好,加上我快要蜕变成厉鬼,才会被放出来的。可是也不能离开这片废弃的场地,不然还是会受到惩罚。”

  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合理,也有几分奇怪,合理之处在于这个阴魂的确快要变成厉鬼,身上的鬼气浓郁程度已经到了一个极点,同时刚刚围攻国字号第五组工作人员的厉鬼多半就是看守。不合理之处在于,我没听说过灵异圈里有什么顶级的控鬼大师能够同时操控这么多的厉鬼,当然不排除有隐藏的高手存在。可是就算有高手,也不会在外围什么阵法都不设。我也是认识几个控鬼的能人,他们虽然操纵厉鬼,但是却绝对不会信任厉鬼,只是单纯地将厉鬼当成工具来使用。

  要解决这一连串的疑问,看来还是要深入后面的坟岗看一看,将这银魂收入流火葫芦里后。我带着月息他们穿过废弃的驾校教练场,走进了后面的坟岗,当然现在不可能都是墓碑林立的混乱模样。水泥沙石已经将这一片的坟岗给填平了,当然因为长时间没人治理,杂草丛生,阴气森森倒是没变。

  我让月息他们停下来,自己走了上去,心眼一直处于打开的状态,虽然这种阴魂小鬼伤不了我,不过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踏在水泥地上,感受了一下四周的空气,什么都没有,除了弥漫在空气里的阴气之外,我并没有感受到一丝鬼气。

  “难道是下雨的缘故?”

  我疑惑地自言自语起来,目光向前一扫,却看见在水泥地的中央,有一个圆形的石盖子,很老旧的样子,我招呼两个国字号第五组的人过来帮忙,三人合力将这沉重的石盖子一打开,里面顿时有一股黑气往外冲,一瞬间甚至还有两三头厉鬼狞笑着从地下飘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往前斜跨一步,流火葫芦出手,将这些冲出来的厉鬼全部都封进了葫芦中,葫芦微微一摇,却听见最后一头飘在空中的厉鬼一个劲地大叫:“别封我,求你了,别封我!”

  我将流火葫芦一收,看着面前的厉鬼,质问道:“你们一直都在地下?”

  这厉鬼点点头,眼睛不时地往我身上的流火葫芦上看,似乎很害怕流火葫芦的样子。我接着问道:“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感觉到有鬼气?你们在地下隐藏起来了?”

  这厉鬼连忙摇摇头,辩解道:“不是我们隐藏起来了,是老道士将我们困在此地后,在水泥层下面刻了一个巨大的收敛鬼气的法阵,所以一般只会有很少的鬼气透出来,加上今天下雨,鬼气冲淡不少,因此根本就无人能够注意到。大仙,下面四通八达,只要您放过我,我可以为你们引路,此地内有不少机关陷阱!”

  我疑惑地皱皱眉头,指着洞口问道:“你说下面有不少机关陷阱?到底这地方是用来干什么的?”

  这厉鬼却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直接掏出一张镇魂符贴在了它的脑门子上,金光一闪,顿时烧的这厉鬼浑身颤抖,惊恐地惨叫起来,最后趴在地上不断地说道:“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啊!我说,我说!这下面是一个会控鬼术的老道士的养鬼道场,里面有不少阴魂厉鬼,都被控制着,大仙你赶快将这该死的灵符给撕掉吧,求你了,求你了!”

  我本来没想将这镇魂符揭下来,毕竟我对于厉鬼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眼前这厉鬼怎么样也有十来年道行了,一张镇魂最多就是让它的魂体痛一些,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这厉鬼惨叫的样子着实有些做作,月息从我身后走过,伸手将厉鬼脑门上的镇魂符给撕掉了,我们都是一怔,厉鬼瘫软在地上,浑身微微颤抖。

  我皱着眉头看向月息,问道:“为什么要插手?”

  她低着头,低声说道:“我,我只是觉得它很可怜,已经变成了厉鬼,死后还被人关着,如今好不容易逃出来还要受到我们这样的对待。我就是想可怜可怜它,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低声说道:“月息,你出外勤不多,所以你对这些厉鬼了解不深。你觉得它们可怜,你觉得你应该同情它们,可是如果它们利用了你的同情,逃走去害更多的人,那这个罪孽谁来背?”

  月息一阵惊慌,悄声说道:“可是,可是它不是没有逃走吗,而且,它的确很可怜……”

  我一把抓起地上的厉鬼,冰冷地开口道:“过去的我,还有我身边的朋友,过去都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它们的确很可怜,每个厉鬼生前都是死于非命,死后还要遭受阴曹地府的折磨,可是,我师父告诉过我一句话,鬼不是人,你同情人是应该的,是美德。但是你同情厉鬼,那就是愚蠢!因为厉鬼和我们不同,从它们化身成厉鬼的一刻开始,就已经失去了被同情的资格。”

  月息怔怔地说不出话来,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一把抓住厉鬼,阴沉地望着它说道:“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我封了你,第二条,带我进去,看个究竟,完事之后我会将你扔回阴间去。你自己选吧。”

  厉鬼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第二条,我将厉鬼交给国字号第五组的员工,他们开始准备探索地下空间。我转头看着月息,问道:“你要跟我下去吗?”

  她点点头,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我不会再给你找麻烦了,但是我一定要下去看一看,我一直坐在办公室里,虽然是你们这个世界里的一员,可是一直都没有真正见识过这个灵异世界的黑暗,我,我想走出办公室,真正成一位灵异人士。”

  我微微一笑,耸了耸肩,灵异世界就是一个围城,在这个世界里的人想变成普通人,而在这个世界外的人却想进入这个世界,他们认为这个不一样的世界如同童话故事一般美好,其实,这里是地上的修罗地狱。

  顺着绳索爬进了地下后,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有一条黑暗的通道,冗长,安静,潮湿,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很冲鼻子。

  我倒是不怕,不过月息就有一些紧张起来,我说道:“别怕,有我在呢,这点妖魔鬼怪伤不了你,来一个我就灭一个,来一窝我就全封了。”

  月息毕竟是个姑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我认识的姑娘里最正常的一个,也是最像邻家女孩的一个,过去还有一个蓉小欣,不过这女人心机有些深沉,还是月息比较呆萌,怎么看她都和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孩子一样。

  我正要往前走,手心忽然微微一热,接着胳膊一沉,回头看了看,却发现自己被月息拉住了手,她低着头,如同火焰一般漂亮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身边的人手上的手电筒射出的光芒映照出她有一些微红的脸颊,我挑了挑眉毛尴尬地说道:“你,你这个……”

  她低声说道:“我,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这里有些黑,我,我比较怕黑,所以拉着你的手比较安全,你不要多想了,嗯嗯,就是这样,不要多想了!”

  我摸了摸脑袋,没办法这种时候怎么能甩开女孩子的手呢?只能,拉着她向前走去,这一路,脚步纷乱,我们踏着黑暗,向错从复杂的地下迷宫走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