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十六章 古神终临龙虎山,龙化之躯战苍穹

  深邃的山腹之中,真龙之魂张开巨大的嘴,喷出大片大片金色的龙气,这些龙气扬扬洒洒地悬浮在空中,慢慢地沉淀下来,落进了我的身体内,顺着我的皮肤落进了我的身体内,这些金色的龙气虽然被打散了,可是一进入身体,我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是被远古的强大力量给狠狠打了一拳,整个人半跪在了地上,一张嘴,鲜血止不住地往外喷,滴落在地上的时候,鲜血里还混合着金色的粉末,真龙之魂已经变的非常暗淡,眼中露出一丝怜悯,沉声说道:“你撑不过去的,连身有上古妖族血脉的大妖也承受不了龙气入体,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能够将你身体中的龙气给抽出来。”

  我咬着牙,艰难地说道:“我挺的住!”

  牙齿狠狠地搅动在一起,不断地摩擦,发出难听的声音,胸口不断地有鲜血往外翻涌,浑身的力气就好像在这一刻全部都消失了一般,捂着自己的胸口和嘴,指缝间有金色的血液往往外涌,少典血脉在身体内运转地已经沸腾起来,似乎想要将龙气吞噬,可是龙气却过于强大,不断地转动,不断地扭曲,我整个人就好像是燃烧了起来,面色泛红,口吐鲜血,身上冒出大量白气。

  脑中已经开始变的混乱,其实我这么做的确是太疯狂了,如果人人都能够强行融合真龙之魂吐出的龙气,那么龙虎山上人人都不需要修炼了。

  当然,我的血脉也是绝无仅有,我所依靠的便是这血脉之力。

  此时天际之上,乾元真人牺牲自己所争取来的这一片金芒已经开始消失了,远空中的低吼声越来越近,带着毁灭之力的湿婆越来越近了,已然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然而,同一时间,在北京的四合院内。静悄悄的夜里,有一个女人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了房间,借着月光,向前走去。走廊里的声控灯坏了,她踏着黑暗,向存放众人身体的房间走了过去。手上握着的匕首,在月色之中散发出明晃晃的亮光,这是她的宿命,也是她的任务,只要干完这一票,她就能够解脱,彻底摆脱黑骷髅会,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安顿下来,远离是非纷争不断的灵异圈。

  这个在黑暗中行走的女人就是茗茗,她接到的任务是在入夜之后,如果没有接到黑骷髅会会长的命令,就下手毁掉这几具身体。

  她一直在犹豫,因为一旦执行,她便没有回头路可走,当然,现在的她,也一样没有回头路。

  脚步声很轻很轻,近乎没有。道路很长很长,或许是不安的心里因素影响,这段路仿佛没有尽头,只是,她终究还是走到了房间门口,伸出手推开了门,却看见里面躺着众人无知无觉的身体,没有开灯,她深深呼吸,双手握住匕首对自己说:“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没人发现,杀死他们,杀死他们!”

  这些话是说给自己打气,她不是一个擅长杀人的女人,无论是在邪道之中的时候,还是此时此刻,她虽然混迹在灵异圈这么久,可是她讨厌杀人,非常非常讨厌。

  看了看背后,没有人的走廊和大院,看了看面前这些安静的人,她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龙虎山上,我用头顶着地面,嘴里的鲜血滴落在地上,很粘稠,我身上开始发生一些奇怪的变化,我的皮肤开始闪耀出金色的光芒,同时原本光滑的皮肤长出了类似细密的鳞片,双手的指甲也在变长,头发也越长越长,同时发色也变成了金色,最古怪的是,我的头顶上长出了两个角,虽然这两个角还不明显,但是却在不断地生长。

  这一切,都说明,我的身体正在慢慢地接受龙气改造,只要坚持住,只要撑过去,我就能操控龙气,就能踏云而上,不需要鬼纹极变一样可以飞行!

  我双手扒着地面,指甲刺入砖石之中,能够感觉到身体不断地变强,身上的光芒越发强盛起来,趴在我身边地上的真龙之魂,眼中露出深深的震惊,低声说道:“多么可怕的血脉力量,多么可怕的意志力,这样的疼痛都能够忍受吗?”

  我听不清它的话,吐血的现象渐渐止住了,天空中乾元真人所留下的金芒已经快要消失了,只有最后一丝,却在此时,一道红色极光轰然打来,重重地落在了那一丝金芒之上,金芒终于承受不住强悍的压力,被打成了碎片,而此时此刻,龙虎山之上,一张巨大的面容展现出来,三眼,青面,这打开的第三只眼睛里,爆发出的便是湿婆的毁灭之力。

  红色的极光贯穿而下,直直地落进了龙虎山的山腹之中,所过之处,山体奔溃,砖石碎裂,不过还好的是,没有波及四周,因为这红色的极光是冲着我来的,我低着头,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地面上是一大滩鲜血,我的脸上,衣服上,全部都是鲜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尖尖的牙齿,猛地反手握住了背后的轩辕神剑,兽魂剑鞘上发出一声怒吼,轩辕神剑被我拔了出来,金色的剑光耀眼的仿佛盖过了世间一切光芒,双手握住剑柄,迎着红色剑光,狠狠劈出,这一秒,我满头的金色长发狂舞起来,整把长剑的剑身,张开嘴发出的却不似人类的怒吼,而是一声龙吟,一声满含愤怒和狂暴的龙吟,剑锋狠狠将红色的极光切成碎片,红色极光化作斑驳的碎块,洒落在我的面前,我身边的真龙之魂吃惊地说道:“居然,居然挡住了!不,不仅仅是挡住了,而是将这毁灭之力给打碎了,我的龙气,有这么强悍吗?”

  我露出一丝冷峻的笑容,身上龙气逸散开来,双膝微微弯曲,做出了准备高高跃起的准备,听见真龙之魂的话后,我一转头,看着它说道:“龙气和我的血脉结合,结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等于一万!多谢你的龙气,大战之后,会还给你的。”

  语毕,双脚猛地一瞪地面,鞋子瞬间碎裂,地面更是被踩出了一大坑,我整个人直冲天空,现在还不是飞行,而是因为龙气的加持,和身体半龙化后变的比人类身体强悍了不止一筹。可是这一跳,着实也够高的,我握着轩辕神剑,直冲天际的巨大湿婆面孔,极限高度我没测量过,不过应该不低,到了高空开始回落的一瞬间,我再次发出龙吟之声,双手挥动神剑,这一次劈出的剑气却不再是半月形,而是龙形!

  金色的龙形剑气冲上空中,很快就和已经贴近龙虎山的巨大湿婆面容撞击在了一起,这一击,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湿婆的脸上,痛苦的嚎叫从远空传来,我轰然落下,摔在地上的一刻,一抬头,看见金色的龙形剑气在湿婆的脸上打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不过很快就复原了回来。

  我将轩辕神剑扛在肩头,笑道:“我还以为你真有中国三清一样的实力,不过只是半只脚跨入了圣人境界罢了,既然你没成圣,那就代表你还不是无敌的,既然不是无敌的,那今天,你就别走了!乾元老前辈的仇,我来报!”

  举起神剑,剑尖直指天空中的湿婆面容,却听见天空中的湿婆呢喃起来,随即,一张张古怪的黑色阵法出现在天空中,随着它念咒的越来越多,天空中的阵法也是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覆盖住了天际。

  风,变冷了,黑暗笼罩整个天空。

  心,燃烧了,手握神剑欲战苍穹。

  眼中金色剑意凝聚出来,左手双指拂过神剑剑身,剑身散发出巨大的金芒,天空中的黑色法阵已经彻底覆盖住了整个龙虎山。

  “天下法阵,不过大道变化。你们外族的法阵也难逃一个道字,佛,道,本事同源。今天,我便以道力会一会你!”

  左手抬起,道眼在空中凝聚,黑白不同的眼睛中释放出的是冷酷的光芒,看破万法变化,道,凌驾于一切之上。

  随着湿婆念咒完毕,天空中无数的巨大黑色法阵同时旋转起来,狂风在此刻骤然间停住了。无数的法阵之中,有黑色的光芒流转下来,我往后撤了半步,看着头顶上漂浮着的道眼,低声说道:“别输了啊,这一回,一定要将脸面给争回来!”

  道眼猛地飘上天空,黑白两道道法演化之光,爆射而出,和对面的无数的黑色气息碰撞在一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