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十二章 可悲古神附错身,计划大白被胁迫

  星神,夸父,是所有人都认为不存在的神话人物。

  因为关于他的神话,每个凡人都知道,夸父追日,追不着,饮尽了世间大河之水,最后却还是死了。这故事变相地在我们小时候教育了大家,别怀揣什么狗屁的梦想,负责迟早被烤死。

  当然,这是玩笑话,不过夸父是否存在,我原本也是不信的,可是最近几年见到越来越多的上古神话大人物复活或者是残魂出世,我这心里就越发感觉可能夸父也是存在的。

  没想到,如今还真碰上了,虽然这个夸父看起来很苍老,而且还只有半边脸。

  “别扯犊子,随便给自己弄个牛逼的名号,你以为我就会上当了?还夸父呢,弄个老人的脸,装神弄鬼一番,我就会相信?”

  我对于黑骷髅会会长的这番说辞乍一看是嗤之以鼻,但是心里多少有一些将信将疑。

  却没想到,我这话才说完,对面黑骷髅会会长左边半张脸,竟然开口说话了!这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却听见他低声说道:“年轻人,少典的后人,我和你的先祖渊源很深,如今能够见到你,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我靠,居然还真的承认了自己是夸父!我这小心肝顿时“扑通扑通”直跳,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试想一下,我们从小读三国,觉得关羽赵云很牛逼,有一天,突然路上遇到一个红脸的和一个小白脸蹦出来,对你说我们是五虎将,你还不兴奋?

  夸父可是中国第一代追梦之人,妥妥的梦想派偶像,虽然最后失败了。

  “您真是夸父?虽然你是名人,也不能助纣为虐吧,这混蛋小子都快把龙虎山拆了,估计野心和计划还没全部露出来,你也不管管?”

  我开口问道,其实这问题有点奇怪,我虽然是在和夸父说话,但是对面的身子却还是黑骷髅会的会长身子,我是当着他的面和他说话又骂了他。

  却看见那半张苍老的脸微微叹气道:“诶,我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年就想着随便找个身体先寄宿一下,养个几十年,没想到找到了他。趁着我虚弱的时候,以邪术克制住了我的魂体,开始反过来吸收我的魂力,这几十年来,我本来就虚弱,如今更是快要崩溃了。我也是没办法啊!”

  我挑了挑眉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道:“诶,你也是个苦命神啊。生前追太阳没追着,死后残魂还进错了身子,我都替你捏把汗。好了,那么黑骷髅会的会长,你是什么意思?现在是准备和我一战,还是有更多要挟我的招数?”

  这黑骷髅会的会长右半边脸冷笑一声说道:“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我有一步暗棋吗?如今这步暗棋看来要用了,首先要告诉你一点,当年龙形子的妻子茗茗,加入的邪道组织就是我们黑骷髅会。”

  我顿时一惊,不用他继续说我也能够猜出个大概来,茗茗之前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回到了北京,估计就是想要以众人的身体为筹码来要挟我。而且从时间上算,她也快到北京了,我也没办法通知弑君子和毒龙真人,只能看他们自己随机应变了。

  “茗茗会在北京以你身边朋友的身体为筹码,而我则以手骨中那些魂魄为筹码,双重威胁,要是你想让他们平安无事,就必须听我的话!”

  这家伙说着说着就对着我吼了起来,洋洋自得的半张脸,既恶心又让人不爽。我拍了拍脑袋,笑了笑说道:“我说,你们坏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喜欢用威胁这一招,你觉得我会受你威胁吗?第一,北京那边有两个仙君坐镇,茗茗能得手?第二,我现在就在这里,要杀你分分钟的事情,你还能威胁我?识相的快一点将手骨里的魂魄放出来,我留你一条命,要是再不识相,我这轩辕神剑可不留情!”

  我嘴上这么说,手臂上的鬼纹却还是飘了出来,一点点地亮了起来,搞偷袭这一招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这黑骷髅会的会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偷袭这一招放在他这里,居然分分钟就被识破了,他往后退了一步,一把握住了阵眼上的湿婆手骨,摇了摇后飘出来一个魂魄,我一看居然是李迅的魂魄,此时李迅的魂魄木知木觉,落在黑骷髅会的会长手上,连一丝挣扎都没有。

  “你别想着能够偷袭我,你那两个鬼纹已经放出来了吧,还是让它们回去吧,不然我就捏碎这个魂魄!”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我招了招手,莫良和白起从暗中飞了回来,黑骷髅会的会长指着自己的左眼说道:“这好歹是古神的眼睛,你的小伎俩对我不起作用。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向你说明一下。比如这个阵法,比如我的真正目的,比如,为什么我要一步步将你引到我的身边来。首先,就从这个阵法开始,我相信你曾经修炼过巫术,所以多巫族有一定的了解。那么,你是否知道,巫族的历史是百族之中最长的一个,和妖族有的一拼,而巫族一直能够存在并且强势的原因,还在于,巫族部落的大巫有能力召唤出来自更高层次的力量,比如圣人之力。而这个法阵,就是能够召唤出湿婆真正力量的法阵,天下间,如今也只有新月女巫一个人会布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让新月女巫逃出灵异监狱的原因。”

  我一顿,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引导圣人之力落下,我考虑过夺取三清之力,不过可惜,三清太强大了,圣人之间也是有强弱之分,鸿元的几个门生都太厉害,他们掌握的是真正的道佛之力,是可创造亦可毁灭的力量,简单点说,就是无所不能。所以,我被逼无奈之下,将目光放在了其他文明的古代神明身上,而正巧国字号第五组内有湿婆的手骨,所以,顺理成章,我便将湿婆手骨看做是我必须要获得的力量。也是我的压阵之物!”

  我一怔,依然没有说话,黑骷髅会的会长继续道:“可是要盗取湿婆手骨,难度很大,虽然我可以直接杀进去,但是动静大了,万一同样在北京的你发觉并且杀过来,我肯定是打不过你的。所以我在等机会,没想到国字号第五组发生大爆炸,我便让新月女巫偷出了湿婆手骨,而你也忙着去对付补天一族,又没有空来搭理我。所以,很顺利的,我获得了压阵之物。之后便是布阵了,龙虎山是一个好地方,说它是个好地方,不仅仅是说它充满灵气,更是因为它的根基已经动摇了。就像我之前所说,迂腐的掌教,为情所困不思正业的传承者,还有一群天天和普通人一样对着电脑,连打坐都不会的道士们,这样的龙虎山外表强悍,依然是名门大派,可是内在却已经腐败到了极点,而且,我化身两个身份,虎袍道人和赤虎,一直隐居在这白虎殿中,却没有人一个人发现我的身份真假。甚至我完成了初步大阵的刻画,居然也没有人发现,真是让我感觉龙虎山算是走到尽头了。”

  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混蛋几乎都占了,不能说他运气好,只能说是因为外部条件便宜了他。

  “我一直闹出大动静,包括夺走这些魂魄,其实为的是威胁你,另一方面是让你疲于救人,而无心来管我到底在干什么。很成功的是,你果然没有空搭理我,不断地东奔西走,不断地救这个救那个,还有龙虎山的道士阻碍你,我很成功地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藏人,杀人,假扮身份,甚至完成了大阵的最后刻画,你们都不知道。我不想说这个计划是多么精密,而是先说你们是多么愚蠢。不过,如今大阵完成了。而我需要你做的事情也很简单,上去杀掉乾元真人,然后将他的魂魄带下来。若是成功了,你可以用乾元真人的魂魄来换你这些朋友的魂魄。而且,我相信你的实力足以杀死他,所以我还是很仁慈地给了你一次机会,让你能够救人的机会。”

  他说完后看着我,我直接拒绝道:“不可能!”

  他却轻笑道:“不可能吗?可是你还有什么办法吗?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有足够的筹码,能够将你的力量变成我的力量。端木森,你已经无路可走,必须听从我的话!”

  说话间,他捏了捏手里李迅的魂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