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十八章 魔气震动乾元怒,龙盛虎衰现机缘

  天师洞府内魔影重重,黑骷髅会的神秘会长化作一片黑色的魔气消失不见。我没有问这步暗棋是谁,因为他敢在我面前说出来,就说明他有信心即便我有所防备,也不会发觉到底谁才是我身边的毒瘤。

  走出第十九个天师洞府,怀揣着满腹的疑问继续往前走。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金色龙气,这片天师洞府并不大,我踏着石阶向上走,龙气中仿佛传来一声声道家的诵经,缓慢而冗长,虚虚实实,听不真切可是我却知道这些经文就在我的耳边。

  我低声说道:“每个大门派都有自己的沉淀,都有自己的文化,龙虎山的根,便在这里。”

  一直走到了最后一个天师洞府的门口,大门紧闭,其内有道道强横的魔气从里面飘散出来,我伸出手推开了石门,隆隆响声传来,魔气化作巨大的风吹过我的发际和我的脸,空气里弥漫着森然的狂魔的味道。

  我走了进去,却没有深入而是用冷峻的眼睛看着面前地上的巨大黑色坑洞,在这个黑色坑洞内,魔气缓缓涌动,已经化作了液体的样子,来回荡漾,我甚至听见一声声嘶吼,咆哮的声音,虽然还没接近,不过我心中那已经近乎泯灭的魔性却在此时跳动了起来,在这魔气吹动之下,竟然有了几分快要复苏的感觉。

  我往后退了一步,走出了洞穴,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正午的阳光正气十足,我看见自己的双臂和身上透出道道黑芒,黑芒不断地旋转,消失于灿烂的阳光下。

  我转身对着远处的乾元真人和龙虎山众人说道:“魔池就在这个天师洞府中。”

  乾元真人带着人狂奔了过来,这老家伙走的最快,冲进天师洞府中数秒后,我听见里面传来一声低吼声,接着数股道力爆裂而出,整个洞府瞬间被炸成碎片,乾元真人白发狂舞,盛怒无比。

  而在他的面前,地上一个黑色的池子里不断地幻化出魔影,大约直径有三四米长,不大,可是一眼望去便如同墨池一般深不可测的。

  龙虎山跟着过来的弟子也都看的眼睛发直,久久说不出话来,片刻后我才听见乾元真人说道:“开九龙朝阳大阵,将这个魔池给我毁了!”

  九龙朝阳,乃是龙虎山现存就古老也是最强大的大阵,整个大阵以法术幻化出九条黄龙之力,借助日阳之光,凝聚阳气于魔池之中升腾旋转,日光,龙气加倍释放,魔入魔灭,妖进妖死,而且因为九龙朝阳大阵一直是龙虎山保管,不曾流出,所以这个大阵如何布置,需要什么布阵材料,阵眼在哪里,全部都是秘密。

  听见乾元真人的话,几个龙虎山的弟子都露出了为难之情,其中一人说道:“掌教,九龙朝阳大阵过去布置过两次,都是龙形子师兄主导的,而且准备的时间也比较长,我看,要么还是让龙形子师兄来帮忙吧。”

  乾元真人目中神色流转,片刻后点了点头,几个弟子急急退去。天师洞府中只留下了我和乾元真人,他收起拂尘,开口道:“端木家主,让你看见了我们龙虎山如此不堪的一幕,真是非常失礼。不过还请您不要说出去,毕竟我们龙虎山还是天下道门大派,传扬出去对我们龙虎山的声誉有损。”

  我点点头应允了此事后,乾元真人便不再言语,带着我离开了此地。回到自己房中,我和弑君子坐下来商量这事情,我心中疑云不少,如果虎袍道人没死,为什么不躲在暗处伺机对我动手呢?连魔池都已经暴露了,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着急。还有他告诉我有一步暗棋在我身边,是太自信了还是故意吓唬我?

  弑君子和我正说话呢,房门被敲响了,随后一女子走了进来,身穿粗布素衣,面色清丽,很是漂亮的一位佳人,正是龙形子之妻——茗茗。

  “有事吗?”

  我疑惑地问道,她之前一直是在房中,很少出来走动,说实话,乾元真人对她是真的很不待见,这种成见已经影响到了其他龙虎山的弟子,所以即便龙形子在门内的人气很高,可是龙虎山弟子们看见茗茗依然不是很客气。

  她关上门,快步走到了我们面前,对我鞠了一躬后说道:“我,我想请弑君子前辈送我离开龙虎山。我想,我想回北京……”

  我和弑君子都是一愣,我不解地问道:“好端端的,你回北京干什么?”

  茗茗面露难色,眼带悲伤地说道:“我想两位都已经看出来了,在龙虎山上大家对我都很不友善,可是龙形子他却在回来之后越来越开心。这一日来我思前想后,心中有了决定,这里是龙形子的家,是他的归宿。我不能自私地让龙形子陪着我,只要我离开,乾元真人一定会让他重新回到龙虎山,他甚至可能拿回掌教之位。这才是他命中注定要做的事情,而不是陪着我浪迹天涯,说实话,我配不上他。”

  茗茗此时的心情和状态,却让我想起了当初第二人格重新苏醒后的恋心儿,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如出一辙,我和弑君子对视一眼。我开口道:“茗茗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有另一个龙形子,长相一样,声音一样,甚至可能连灵魂都很相近,同样很爱你,你愿意接受他吗?”

  我说的自然是另一个世界里的龙形子,在另一个世界里的茗茗已经死了,满怀悲伤的龙形子曾经于通天会的天河边上请求我,若是有机会要将茗茗带去那个世界。但是,在这个世界里的龙形子已经和茗茗相爱,我便没有插手。可是如今看来,或许这个世界里的两个人不可能成双,我便想做个好人,成全了另一个世界的龙形子。

  茗茗却听的一惊,不明白我言语中的意思。我却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之后我会慢慢向你解释的。既然你坚持要回北京的话,那弑君子前辈您就劳烦走一次,送送她。”

  弑君子担心地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吗?”

  我摇摇头,目前看来魔池已经被找到了,那就说明黑骷髅会的会长所说的十日吸魂是无法完成,我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再说,此处毕竟是龙虎山地界,虽然乾元真人有一些迂腐,不过骨子里还是很正的,有他在,出不了大事。

  我和弑君子一商量,他在下午的时候就带着茗茗离开了龙虎山。闲来无事,我离开房间,在这龙虎山上游历,这还是我第一次登上龙虎山,过去只是听到过这座千年大派的威名。只是这一次游历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龙虎山上有青龙殿和白虎殿两座,本身龙虎山弟子进门的时候是自行选择要走龙气一脉还是修虎气一脉,龙气一脉自然在青龙殿修行,反之则在白虎殿。可是,我观察下来,青龙殿中人头涌动,忙的不亦乐乎,弟子众多。可是白虎殿门前只有几位道童在扫地,看起来冷冷清清,也没什么弟子。

  好奇之下,我走到白虎殿前,拍了拍一个道童的肩膀说道:“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白虎殿如此冷清,难道如今没人修行虎气一脉了吗?”

  这道童摸了摸脑袋后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端木家主,这事情不能公开说。是我们龙虎山的禁忌哦!”

  我一愣,不解地看着这个道童,顺手摸出几张灵符送给他。这道童顿时欢喜的不行,拉着我到了一出僻静之处,说道:“端木家主,你不常来我们龙虎山不知道。如今我们龙虎山是龙盛虎衰,修行龙气的弟子占据绝大多数,每年上山的弟子里只有很少一部分修行虎气。如今白虎殿里的确是很冷清。原因还是因为龙气入门简单,虎气入门太难。”

  我轻咦一声,这事情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得好奇起来。这道童接着解释道:“其实论起保命和防守,龙气比起虎气要强的多。但是论起攻杀,还是虎气更强。不过龙气入门简单的多,初始的功法简单,虎气修行困难,不仅需要天赋还需要毅力,很多入门的年轻弟子都不愿意吃苦,所以就没什么人修行虎气了。”

  这下心中了然,摸了摸他的头说道:“那你怎么选了虎气啊?”

  这小道童嘿嘿一笑说道:“白虎殿没人,睡的宽敞,而且虎气现在不受重视,所以没有长辈来查,我能混混日子。”

  心下了然,正想夸夸这小道童聪明,却转念一想,白虎殿没人,不正是藏人的好地方吗?难道,小骗子被藏在了这里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