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 童子无眼犯我怒,邪道会长藏面目

  漠北魔王,是这一次参与黑骷髅大会里比较厉害的邪道中人,应该是已经成魔,至于是不是大魔级别,我没见到本尊说不好。

  不过看这架势,倒是有几分声势,我对邪道中人并不熟悉,所以也就随意地瞄了一眼。看见一排身穿黑色长袍的人缓缓从空中落下,中间飘浮着一顶黑色的轿子,里面不时地飘出一些细密的黑色魔气。

  这种算是邪道大人物落下后都是不排队,直接走贵宾通道的,大家也不敢说什么,你要是多言一句,保不齐就把你给砍了。

  不过这黑色的轿子落下之后却没急着进去,从轿子里传出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白脸童子,你既然都来了,为何不走贵宾通道呢?”

  这时候我才看见前面长长的队伍里,走出来一个面色苍白,个子矮小,带着三分阴沉笑容的孩子。说是孩子,可是观其表情却不似孩童,而更像是阴间小鬼。

  他一蹦一跳地走了过去,笑着说道:“我这不是喜欢和邪道后辈在一起吗?显得年轻啊,倒是你这老魔王,怎么这一次来的这么早啊?以往你可都是要到大会马上开始的时候才来的啊。”

  此时四周的人都议论纷纷地说道:“这就是白面童子啊,听说在江南一带活动,是老怪物级别的邪道高手,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外貌永远不会变老。”

  我将目光收了回来,前面的队伍停住不动了,等待的时候,这白面童子忽然看见了我,居然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露出怪异的笑容,低声说道:“居然有一个新面孔嘛,不过你难道不知道规矩吗?见到前辈,是不能隐藏修为的。”

  邪道中人看似豪放但是却都是粗中带细,黑骷髅大会本就是秘密进行,若是被外人混入,难免要惹来正道的绞杀,所以面对我这个既看不清面貌,又看不清灵觉的新人,这白面童子自然表露出了一份疑心。他一走过来,我身边的人自动让开一条路,我嘴角轻笑道:“还有这个规矩?我怎么不知道?黑骷髅大会本就是神秘进行,可没人说一定要亮出修为。”

  白面童子见我还嘴,顿时不悦,手上指甲慢慢生长了出来,看起来似乎是想要对我动手。我微微一笑,不退反进,一步跨到了他的面前,眼睛近距离盯着他,身上造天之力散出一丝,将白面童子笼罩在了我的造天之力中,对方感受到了造天之力的气息,登时脸色大变,想要往后退但是却被我一把拉住了,我低声说道:“前辈,站稳了。”

  他连连点头,说道:“自然自然,没想到还有你这么厉害的后生。你不要在这里排队了,跟着我一起走贵宾通道吧。”

  有人带路,自然是好的。我跨出队伍,眼睛却落在了前方那个落魄的道士身上,缓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依然没有回头,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臭味,应该是好久没有洗澡了,还真是够落魄的,可是明明实力却不弱。

  “兄弟,要一起走贵宾通道吗?”

  我开口问道,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众人看着我以为我会发飙,但是我却没有,而是凑过去低声说道:“你想要让我揭穿你龙虎山弟子的身份吗?”

  这下子落魄道士终于有了反应,转头看着我,这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应该年纪在30出头,不过此时看过去已经像是40多岁了,浓密的大胡子,散乱肮脏的长发,只是隐藏在他双眉之下的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开口说道:“我跟你走。”

  我浅笑一声,转身往后走,只是心中对于这张脸却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好似有点像龙山的龙形子,可是龙形子应该是龙虎山的掌教才对,就算混的再差,也不至于落魄到这步田地吧。

  我正奇怪呢,白面童子已经带着我们穿过了关卡,进了仓库内部,仓库中心是两个巨大的升降梯,我们坐着贵宾升降梯往下沉,很快就到了底部,是一个巨大的平台,约莫有50米长宽,而在巨大的平台四周是四排观众席,第二层则是贵宾席。白面童子带着我们两个进了他的贵宾席后,一看见四周无其他人,立马对着我深深一鞠躬,很是尊敬地说道:“在下有眼无珠,没认出来您的身份,刚刚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我挥挥手,说了一句没事,白面童子站在我身后,低声说道:“却不知道端木家主来我们这个黑骷髅大会是为了什么?要是需要我帮忙的话,您尽管开口。”

  他是想要献殷勤,好抱上我这棵大树,我却没准备告诉他。看了看下面的观众席,陕西五鬼已经入场了坐在我的左边斜前方,而且很快我就看见了此行的目的,黑魅!

  不过她坐在另一个包厢内,穿着一件黑色的礼服,臃肿的身材看着让人恶心。身边倒是有不少随从,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靠衣装,黑魅换了件衣服,打扮一番,这老女人也算是精神不少。

  很快,下面的观众席灯光暗了下来,平台上亮起了三束光芒,整个地下世界只有中央的平台上是有灯光的。一个身穿黑色礼物的老头走了出来,站在我们的面前说道:“各位邪道中人,魔王,大佬们,下午好。欢迎参加这一次的黑骷髅大会,十年一届,我们黑骷髅大会会长为大家准备了不少新奇的玩意儿。同时,也将讨论如何应付十月份的天下道门大会。那么,按照惯例,有请我们神秘而强大的会长致辞!”

  黑骷髅大会的会长,也就是创办人是从来都不露脸的,只是每一届都会在开场的时候致辞,关于他的传说很多,有人说他是西方世界的恶魔,所以不能在东方露脸。也有人说,他本是一位名门正派的大佬,暗地里组建了黑骷髅大会,所以不能露脸。还有一种最奇怪的说法,是认为这个会长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被黑骷髅大会的一群老家伙操纵后编出来的,众说纷纭。

  但是毫无疑问,每一次开完黑骷髅大会后,在天下道门大会上都会出事,而且一定是出大事。

  “各位邪道中人,你们好。无论是上一届参加过的老人,还是这一届才参加的新人,既然走进了黑骷髅大会的会场,就说明你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正道眼中,我们邪道是必须被铲除的,自古正邪不两立,在我们邪道眼中,正道也是必须铲除的!世人都认为我们邪不胜正,不过在我看来,只要力量足够强大,任何事物都能够被毁灭!我们信奉的是力量,超脱一切,掌控万物的力量!那么,愿各位邪道同仁,在这一次的黑骷髅大会之中,玩的开心!”

  声音消失了,邪道中人全部都在欢呼,一时间群魔乱舞,妖孽狂呼,我看着这一群超脱了世间枷锁,不被任何道德法律所限制的人们,其实比起安歇名门正派之人,他们活的更加自由潇洒,也更加无拘无束!

  很快平台上,三道光线落了下来,之前那个身穿黑色礼物的男子又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微微鞠躬后说道:“那么进入今天大会的第一个环节,依照惯例,我们从天下大派之中抓了几名精英弟子,所有邪道同仁,只要愿意,就能够和他们对战。平时或许你们需要小心翼翼不和这些正道正面接触,但是今天这里是黑骷髅大会,主导一切的是黑暗!今夜,上台的是来自龙虎山的三名精英弟子,而最后打倒他们的人,将会获得的奖品,乃是龙虎山前任掌教,龙形子的爱妻,茗茗!”

  此时礼服男子一挥手,一道光落在了石壁上,石壁慢慢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子,浑身被绑住了,显得有些无助,虽然很漂亮,可是此刻这个女子却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还记得在那个世界里,龙形子曾经说过,让我问问这个世界的龙形子,是否已经和茗茗成婚了,如果没有的话,他会想办法来带走这个世界的茗茗。

  而此时我才在这么尴尬的场面中见到了这个龙虎山掌教的妻子,而且还是给一群邪魔的奖品。很快,一连串的镣铐声音传来,三个虚弱的龙虎山弟子走了出来,礼服男子跳下石台,石台四周升起巨大的防御法阵,将三人困在其中。而同时,已经有邪道中人蠢蠢欲动起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