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一章 空村孤墓寂寥路,有缘无份难成双

  我将鬼汉从草丛里拖了出来,他浑身都是血,有些伤口呈暗红色。

  本来想要将他带回自己的房子或者是送去医院,可是鬼汉却在此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我一怔,看见他虚弱地慢慢睁开眼睛,低声说道:“端木森,果然是你,我就猜到,还会来我这里的人只有你。”

  我皱着眉头,问道:“其他人呢?你们村子怎么会变空了?你怎么受伤的?你先别回答,我先带你去医院!”

  我想要带他离开,他却摇摇头说道:“不必了,我已经没救了。”

  他撩开自己的衣服,我看见他的胸腔部分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骨头都清晰可见,好像肋骨都已经断了。他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后说道:“一个自称黑蛋的人来找过我们,告诉了我们一些真相,我们才知道原来是被茅山大长老阴了。我本来想带着人去茅山复仇,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其实大家都不愿意复仇。所有人都想回芦溪去。哪怕不混灵异圈了,也不想送死。他们害怕了,我挣扎了很久,最后在今天下午,让他们离开了。竟然一个人都没留下,原来过了这些年,他们想要复仇的心已经淡去,其实只有我一个人在坚持。”

  他说着说着目光竟然开始涣散起来,摇了摇他的头,他微微一怔,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我说道:“端木森,我本来想走了,哈哈,我也想当懦夫了!可是,真是报应,就在我走出村子的时候,看见一个怪物从天空中落下,他见到我后便想杀我,打伤我之后,被另一个蒙面人带走了。我趴在草丛里,动不了。我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便想着谁会为我来收尸。果然,只有你一个啊。”

  我没说话,因为这时候我也插不上话,但是,鬼汉却声音越来越轻,的确是活不成了,他轻叹道:“其实,我早该带他们回家的,我不该只想着复仇,他们不愿意复仇,只有我一个人傻傻地想要报复茅山。其实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傻瓜,大傻瓜……”

  一句大傻瓜说完后,他的手垂在了地上,死去了。

  我将鬼汉埋葬之后,在他的墓碑上刻了一行字:芦溪赶尸一脉分族族长,鬼汉之墓。

  人死不过也就是一抛黄土,说穿了,为的是功名和利益。站在鬼汉的墓前,送行的只有我一个人,撒了些冥纸,狂风之中冥纸飘扬,我拿出一瓶酒洒了一杯在鬼汉的墓前,低声说道:“人生难得一场醉,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说不上有太多的交情。但是你走了,那我便送一送。人生不过短短数载,你为复仇而荒废了半生,最后落的众叛亲离的下场。其实,没有谁对谁错,你没有错,姜封灭了你们的村子,你想复仇也是应该。但是那些离开的族人也没有错,他们不过就是为了要生存。我们所在的是一个不看对错,只管结果的时代。”

  说完之后,我将酒瓶放在了地上,然后转身离去。

  狂风之中,空荡的村庄,孤独的墓碑,以及一个寂寞前行的男人,江湖如是,人生如是。

  平等王在休息了一周后回了阴间,我们也启程返回北京。路上的时候,小骗子问我:“师傅,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的话,你还会在当年和师祖走吗?”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回答道:“人生没有如果。”

  北京四合院内,生活如常,只是多了一个追踪姜封的任务。当然,我走了这么久,也不是完全没有事情发生,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妖姬清醒了。

  我去国字号第五组探访的时候,看见已经穿上工作制服的妖姬,坐在办公室里,却不见大叔的身影。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妖姬一愣,看见是我后微微一笑,示意我坐下。果然举止已经和正常人无疑,我看了看四周的布置,办公室和过去是一样的,只是妖姬却显得年轻了很多,而且她额前那一撮白色的长发也显得分外显眼。

  我轻叹道:“你清醒了,大叔人呢?”

  妖姬倒了杯茶给我,摇摇头说道:“他走了,我清醒的那天,他和我说了一声再见就走了。我没留他,因为他不会留下来,而我也不愿意留住他。”

  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你们两个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为什么不在一起?我真是搞不懂了,你们本就应该是一对,就算心里有心结又如何?你妹妹和你前夫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大叔为了你这么拼命,难道就换不回你的心吗?”

  妖姬却摇摇头说道:“小森,爱情对于你而言,可能是热烈浪漫,幸福的。但是对于我们而言,爱情是负担。蒋天心是要和你一起逆天的人,而我却也走不出自己的心结。我们这样就算了,若是有缘,还能和他一起坐下来喝个茶,聊聊天,那便做朋友吧。”

  我没有再说话,叹了口气说道:“好了,见你没事那我的拜会任务也结束了,你身上的蛊毒应该清理干净了吧?之前疯癫是什么缘故?”

  妖姬却没回答我的话,而是拿出了一份卷宗,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拿过来一看,却是一份清单。我一怔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妖姬回答道:“之前我们国字号第五组遭到袭击之后,重建清理中,发现一些东西少了,这是少的一些清单,大部分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是……”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将眼睛看了下去,却见到了一件失窃的东西“湿婆手骨”!我一怔,问道:“这东西失窃了?你们也太不小心了吧,这东西居然放在总部里!”

  湿婆手骨之前给我带来过非常大的麻烦,本身就是一件异常凶险的玩意儿,要是失窃了,被坏人利用,这可是会捅出大篓子的啊!

  妖姬说了一声抱歉后解释道:“因为之前考虑到湿婆手骨比较重要,放在分部或者是储藏室内都不安全,所以就将其收到了我们的总部内。但是遭遇爆炸后,就再也没找到。根据我们收集到的一切情报,似乎这件湿婆手骨被路过的一个孩子捡走了。就是照片上这个孩子,我们查到他是附近第一中学的学生,可能是好玩,今年才初一。不谙世事,我们去问他要过,但是这个孩子两天没来上课了。再找到他家里的时候,发现这个孩子和他的母亲都被人打昏了过去,湿婆手骨也不见踪影。根据现场勘查下来的结果表示,这件东西应该是一个你的老朋友拿走的。”

  我愣住了,怎么转悠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我的身上,奇怪地问道:“我的朋友?什么朋友?”

  妖姬指了指我手上的卷宗,翻到最后一页后,居然是新月女巫的照片!

  “新月女巫?她不是被你们国字号第五组给关押起来了吗?难道越狱了?”

  我颇为尴尬地问道,却看见妖姬点了点头,无奈地说道:“的确是越狱了,而且就是在我们爆炸案发生后的一天,因为忙着总部事宜,人手不够,所以抽调了部分人手来总部帮忙。她趁机越狱,不过新月女巫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动静,所以希望你能帮忙查一查。”

  又是一件棘手的事情,这大巫可不好对付,当年巫族大地上,我虽然放了她一马,将她带回了北京。但是后来还是交给了国字号第五组,关押的途中一直很顺利,我也没想到她会越狱。

  我想了想后说道:“这样,你先安排我去你们国字号第五组的监狱看一看,我要确认一下她越狱的手法和计划,我总感觉她没必要逃出来。”

  妖姬点点头,打了个电话后,很快她的助手就走了进来,领着我出了门。一出门,才没走几步,我就听见几个说闲言碎语的家伙从我们身边经过,我听了一耳朵,其中一个说道:“蒋天心和妖姬好像掰了吧,蒋天心也挺傻的,人家妖姬不愿意和他处呢。”“咋说?你知道内幕?”“当然,我听说妖姬本来就是装傻的,为的就是甩开蒋天心,这女人心机重的很啊。”

  我听的不全,不过这些信息也就够了。虽然妖姬和大叔的事情外人并不清楚。可是或许他们口中妖姬装疯却有可能是真的。妖姬时醒时疯本来就不正常,而且她还没告诉理由,就是在逃避回答。

  一声轻叹,她和大叔之间,也许今生真的有缘无份,难成双……

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六十一章 空村孤墓寂寥路,有缘无份难成双”

  1. 回复 2017/05/12

    路人

    作者这些题目有点弄巧成拙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