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七章 三迷三杀道门阵,轩辕剑光惊茅山!

  两个茅山弟子带到话后就离开了,就算是强留下他们也没用。

  坐在沙发上,我盘算了半天后,对着黑蛋他们说道:“我感觉,茅山内部肯定出了问题,有必要去探一探虚实。这样,明天黑蛋跟着我潜入进去。阿呆你留在这里,一方面照看小骗子,另一方面支援我。好了,明天一早我们行动,对了,你们不要离开这房子,我怀疑姜封也许会对我们出手。”

  我之前就将潜龙的事情,和在赶尸部族内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我就和黑蛋出发了。清晨一般都是门派外围守卫的人最疲乏的时候,因为巡逻了一夜。不过,茅山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突破的,外围的多重阵法,加上不能被发现,我想走当年走过的老路,不过却发现,当年进茅山的洞,竟然被封住了!

  无奈之下,只能从边缘走入,茅山外围有三重阵法,这三重阵法,全部都是迷杀合一的大阵,来历虽然我不知道,可是号称,来一个连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活着突破这三重阵法。

  不过我们来的时间很巧,此时的三重阵法正处于闲置状态,因为这三重阵法的压阵之人,换班中。

  我和黑蛋走进三重阵法内,虽然变化还是不小,可是至少我和黑蛋不是菜鸟,只要压阵之人不控制法阵变化,我们要突破不成问题。

  一步一缓地走了百十来步,眼看就要冲过三重阵法的第一重,却在此时,也不知道是我运气不好,还是黑蛋运气不好。一个道童,提着夜壶走出来,正巧看见了我和黑蛋。看见还不算,这道童还将夜壶一抛,放声大喊道:“有人闯山啦,快来人啊,有人闯山啦!”

  我和黑蛋面面相觑,这道童还没到变身的年纪,喊话的时候,声音高八度,简直堪比海豚音。茅山内响起一阵敲钟的声音,这还不算,我们所在的三重法阵的压阵之人,也立刻清醒了过来,根据法门操控三重法阵,一时间整个法阵内风云变化,我和黑蛋面对的危机,登时提高了七分不止!

  而此时,九霄万福宫的顶层,也就是茅山五老闭关之处,酒中仙和阿寇站在一起,阿寇看着远处的山脚下,焦急地说道:“师傅,应该是端木大哥他们来了,为何不放他们进山?”

  酒中仙的眼睛却瞟了一下姜封闭关的洞府,低声说道:“此事连你诸葛飞师伯都不让干预,是你姜封大师伯亲自下的命令。不然端木森他们上山,如果他们硬闯,便格杀勿论。我有意相帮,但是这一回你姜封大师伯看起来是有所谋算,你也不要过多干预。何况,端木森如今本事不弱,这点人怕是对付不了他,我们且看一看。”

  阿寇点了点头,眼中隐隐有一丝不安闪烁。

  此时的我和黑蛋背靠背站在三重法阵内,这三重法阵变化无穷的点便在三重叠合的迷阵之上,一重迷阵可以硬破,两重迷阵尚有破绽可循,但是三重迷阵几乎好无弱点。我们走不出去,便一直要遭受三重杀阵围攻,三重杀阵分成,风,电,水。风无相,电无极,水无形,我以造天之力抵抗,暂时还没有事情,不过若是消耗时间太长,难免造天之力被破。

  而且,在三重法阵之外,却有不少茅山弟子涌过来,穿着黄色道袍的便是精英弟子,穿着蓝色道袍的是内门弟子,一个个手上提着长剑,已经将我和黑蛋团团围住。

  一道大风吹过,在空中化作刀刃,被我的造天之力抵消。此时,从远处的九霄万福宫顶端,传来一个声音,我一听就听出这是姜封的声音。

  “端木家主,我昨晚已经派人来通知过你,本次茅山之约,已经取消。你为何还要硬闯我茅山山界,也太不懂礼数了吧?”

  姜封当头给我扣了个屎盆子,我冷冷一笑说道:“说我不懂礼数?真是笑话,你姜封身为茅山大长老,还不是掌教。邀请我这位轩辕家族的家主来访,按理说,你的位置比我还低一级。你就发了个信件给我,我就来了,我还没怪你不懂礼数呢。到了金坛市,我停留三天,却不见你茅山弟子前来拜会,就算取消聚会,居然派两个门内弟子来说一声就算完了。按照江湖礼数,应该是你茅山的掌教亲自前来致歉。不过你茅山没有掌教,那你这个大长老就应该亲自前来。如今我登门拜访,你们非但不欢迎我,还布置三重大阵,以及数百弟子围攻我,说我不懂礼数?还是你们茅山太看轻我了?”

  我这一通说辞,却是将头顶上的屎盆子扔回了姜封的头上。茅山诸弟子却都哈哈大笑起来,有一身穿黄色道袍的茅山精英弟子,更是对着我大笑道:“按照你这个说法,是不是灵异圈里什么阿猫阿狗的三流门派掌门到了我们茅山,都需要我们掌教和大长老亲自迎接?我们茅山乃是天下第一大派,泱泱数千年历史,岂是你们这些灵异家族能比的?快点退回去,免得死在这三重大阵之中!”

  他的嘲讽引来了更多人的哄笑,我嘴角微微扬起,低声说道:“看来老虎不发威,还真把我当病猫了。不就是三重法阵吗?不就是数百茅山弟子吗?居然敢看不起我!”

  我这边一怒,黑蛋立刻有了反应,身子往后一退,站在了法阵边缘。我拍了拍背后的兽魂剑鞘,兽魂剑鞘如同清醒过来了一般,微微动了动。我将剑鞘从背后解下,然后伸手在剑鞘上点了三下,剑鞘表面有百兽游走的景象浮现出来,当真是神奇极了。

  百兽游走之后,我握住轩辕神剑的剑柄,一点点将神剑从剑鞘中拔出来,每拔出一分,便有一道金光闪出,剑还没拔出三分之一,金光已然照亮了整个三重法阵。四周的茅山弟子一个个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觉到来自轩辕神剑的强悍气势。

  众人大惊,更是往后狂退,而此时的我已经拔出了轩辕神剑的一半剑身,三重法阵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开始崩坏和碎裂。

  此刻压阵之人更是大呼小叫起来:“三重法阵被外力强行撕开了,快逃啊,端木森手上的不是一般的剑,大家快退!”

  他这么一喊,原本就有些惊慌的人群立刻就爆发出了大面积溃逃的迹象,三重法阵更是在此刻彻底崩溃。而我却故意没有拔出轩辕神剑,不出鞘的剑,也许会比出鞘的剑,更有威慑力。

  我站在碎裂的法阵中央,看着远处的九霄万福宫喊道:“姜封大长老,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能够一见了?还是你想要我带着轩辕神剑,劈开你这九霄万福宫的大门?”

  姜封没有说话,但是就在此刻,却看见五个人从九霄万福宫的顶层踏着虚空缓步而来,这五人一出现,立刻让慌乱的茅山众弟子安静下来,更是连忙跪下行礼。

  茅山五老,在姜封的带领下一步步朝我走来,我轻轻一笑低声道:“真是蜡烛,不点不亮。”

  姜封的实力原本在我之上,可是自从鬼魔窟一别后,其实没过太久的时间,我的道眼已成,造天之力凝聚,还拿到了轩辕神剑,这些都是外界的情报里还没有的。姜封对我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鬼魔窟外的时候,那时候的我的确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如今的我,却有信心对上姜封,至少不落下风!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敢带着黑蛋来闯茅山的原因。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姜封和茅山五老一起来见我,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他们不敢再轻视我了!

  五人落在我的面前,姜封脸上带着三分笑意,却好像刚刚威吓我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他笑着对我说道:“之前多有得罪,端木家主能来我们茅山拜访,的确是令我们的九霄万福宫蓬荜生辉。还请跟着我一起进入九霄万福宫内,我准备了上好的普洱,我们边品边聊。”

  他很客气,客气的都让我感觉过分了。老话说,人活两张脸,一张是做给别人看的,一张是给自己看的,但是这话用在姜封身上不合适,因为,他不止两张脸。

  我和黑蛋跟着他走进了九霄万福宫,被称为天下第一福地的九霄万福宫,的确非常气派,甚至可以用豪华和奢靡来形容。

  黑蛋在我耳边低语道:“看着不像是修道的地方,倒像是皇宫。”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