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五章 少年言多露破绽,数年寒暑亲变仇

  其实在他露出这样一个表情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一切。

  自嘲于自己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也感觉鬼汉真是一个可怜之人。我只是被耍了一天时间,而鬼汉,却被耍了数年。

  我缓缓转身,夜风阵阵吹来,我站在星光之下,低声说道:“你应该不是赶尸一族之人吧。”

  少年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貌似惊恐又似乎有几分愤怒,却还暗暗带着一似惊慌的表情,辩驳道:“我,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够证明我就是部族里的人!”

  我微微摇头,左手一挥,星光从背后落下,砸的不是这个少年的脸,而是落在了四周的地面上,引起了巨大的骚乱,很快鬼汉就带着人赶了过来,见到我和少年站在房顶之上,他脸上露出了疑惑,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却微微一笑道:“鬼汉,你的村子里有个奸细,你自己居然不知道。真是好笑,我眼前这个少年,当初唯一一个从屠村之中幸存下来的少年,其实根本就不是你们部族中的人,而是道门中人,准确地说,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茅山机密部队,潜龙的一员。”

  鬼汉和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这个说法,也着实让他们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就有人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他妈的算哪根葱?胡咧咧什么玩意儿!小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还能是假的?”“就是,你一个今天刚来的外头人,就会煽风点火,小弟这几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假的!”

  没人相信我的话,这才情理之中,但是自我意料之外的,却是身为一族之长的鬼汉,竟然在听到我的话后一言不发,忽然间就沉默下来了。他的脾气之前我就算看出来了,够阴也够狠,但是如果涉及到了他的部族,他就会像是雄狮一般反扑回来。然而,现在的他,却选择了沉默,似乎他也和我一样,察觉到了这个少年的不同寻常。

  “你有什么证据?”

  鬼汉开口问道,这一问,让众人更加吃惊,大家惊奇地开口道:“族长,你没事吧?你真相信小弟不是我们的人?”“族长,你不能听这么一个外头人瞎说,小弟可是从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他心里多苦大家都知道,当年可就只有他一个人从那场屠村的现场逃出来啊!”

  鬼汉却在一片非议升中,有坚定的态度,响亮的声音喝道:“都给我闭嘴!端木森,说出你的理由。我知道你本事比我高出很多,如果今天你说的有道理,就算我鬼汉和一群族人瞎了眼,将仇人当成是自己的亲人。但如果是你造谣,那就算你手眼通天,我们也会拼尽性命杀了你!说吧!”

  鬼汉这一声大喝,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我看着这个老家伙有一些苍白的脸,听着他粗重的呼吸声,他连面具都没戴,可见刚刚跑出来的时候有多急。

  我向他点点头,双手背在身后,看着眼前少年说道:“一开始,我也和大家一样,同情他,因为他是当年你们这一族被茅山屠村的唯一幸存者。同时,我也想拉他一把,我知道在我们的圈子里,复仇最后的结果,就是一起毁灭,玉石俱焚。而且,我比你们所有人都更加相信他的清白,因为我进入过他的梦境空间,看见过他的记忆片段。我见到的的确是屠村时候的景象,我看见的也是一个少年躲在暗中,恐惧的脸。但是,就在刚才,我的巫卫告诉我,眼前之人的灵觉比你们所有人都高,但是他却没有炼制一头行尸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而且,之前他炼制出来的行尸,在我的巫卫手下,连一招都挡不住,是不是太弱了一些?当然,我的巫卫很强,或者说他的理解能力比较弱,这都可以解释。可是我在追踪他的时候,他使用的是风行步,一种茅山道门的法术。当然,你们所有人都没看见,可以认为是我瞎说的。然而,却有一个致命的破绽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开口道,众人和鬼汉都是一惊,这少年的眼神里也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惊慌神色。我冷笑一声开口道:“你刚刚在指责我的时候,说你听见了爸爸的喊声,说你妈妈为了救你放弃了你的妹妹,你还听见你妹妹大声喊着让你报仇。你说这些话的时候,的的确确表情悲伤,声嘶力竭,给我一种复仇的少年模样。然而,你的破绽也就在你的这些话中。你说你的妹妹大声喊着让你报仇,可是我在你的记忆片段里,没有看见你的妹妹,也就是说,你的妹妹不在房间里,如何能够对你喊话。当然,还是那句老话,这里所有人除了我,没人能够看见你的记忆片段,可以当做是我瞎说。那么,我再问你,如果一个人藏在房间的地道中,你的妹妹这么喊话,是不是等于告诉了敌人,还有一个人躲在房子里!试想一下,我是你的妹妹,我们在这茅屋内,我快被杀的时候,喊了一句,哥哥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那我的敌人,一定会好好搜查一番房间,因为,我喊了这句话给了他们一种暗示。而你刚刚又说,你能够听见外面的声音,那是不是证明,你躲藏的地道其实很浅,如果敌人好好搜查,你怎么会不被发现呢?”

  说到这里,我看了看四周惊呆的众人,他们也许听懂了我的话,也许没听懂,但是至少在此时此刻,鬼汉的表情阴晴不定,他的身上已经飘起了淡淡的杀机,我知道,鬼汉了解了真相。

  “这,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冤枉我!我没说过这样的话,你故意陷害我!”

  少年指着我大喊道,表情已经彻底慌了,并且右脚往后退了一步,看起来似乎想要开溜。

  我微微一笑,暗中放出了鬼纹,开口说道:“你的疏漏在于你的话太多了,真正想要复仇的人,真正有决心复仇的人,应该不会像你这样多话。当然,你是一个好演员,我差一点点就被你骗了,只是可惜,言多必失……”

  我不再说话,少年还在那里死活不肯承认,赶尸部族内,人心惶惶,大家似乎都有些不安分起来。少年大喊道:“这些话不是我说的,不是我……”

  他还没说完,众人却看见鬼汉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小小的黄色灵符,顺风耳符。随后他说道:“其实我在角落里暗中放了不少顺风耳符以及千里眼符,为的是能够暗中保护村子安全。而你是我们大家最心疼的小弟,所以在你的房子里,我放了顺风耳符。刚刚你和端木森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他没有歪曲事实,小弟,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当年我们一族的族人,离开湘西的时候,你还在襁褓里,不过身上已经有了我暗中留下的一个护体法印,这个法印平时不会显露出来,只有死的时候,才会暴露,能够抵挡高手攻击,你当初对我们说,你在地道里躲避了很久才出来,护体法印应该还没用过,你现在现化出来,让我们看看,证明你的清白。这是我的独门手法,整个灵异圈,只有我一个人会。”

  少年终于沉默了,不再开口,不再喊话,身子猛然间向后一跃,果然是想趁机逃跑,不过他人在空中,刚刚转身就被莫良的鬼爪一把抓住,随后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场面上,没有一个人开口,死一般的寂静,鬼汉轻叹一声,这一声叹息里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无奈,数年时光,天天面对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仇人。

  将仇人当成是亲人,将本该杀死的人捧在手心里呵护,不仅仅是鬼汉,所有的赶尸部族族人,全都露出了疯狂的表情,忍受不住了,怒火瞬息间就要爆发!

  少年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我从空中落下却护在了他的身前,挡住了众人,大家对我怒目相视,我却对鬼汉说道:“他还有用,现在不能杀。他是潜龙的成员你,能够告诉我们很多情报。你必须让他暂时活下来!”

  我对着鬼汉喊道,鬼汉沉吟片刻后,突然高声说道:“都停手,给老子滚回去睡觉!谁要是还留在这里,老子就废了他,都给老子滚!别围在这里!”

  怒骂之中,我竟听出三分悲凉……

3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十五章 少年言多露破绽,数年寒暑亲变仇”

  1. 回复 2016/08/08

    对对对

    对对对

  2. 回复 2016/08/08

    作者

    这什么逻辑啊,作者你可以去当侦探了

  3. 回复 2017/01/28

    幼虎

    媽呀!!!! 我到底多大呀!??
    一時襁褓,一時聽懂妹妹要執仇,一時十五六歲,一時老徐潛逃幾十年,是患上不老症嗎!?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