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入殓师的过往

  轩辕家族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这处长立马客气起来。

  将事情和他交代了一下后,正准备离开,这处长也许是献媚吧,对我说道:“您交代的事情,我肯定办好,今晚我在金坛市内设个饭局,到时候领导们都在,还请您赏个光一定要来。”

  我随口应付了一句之后,拉着董阿强去找他妈呢殡仪馆的入殓师。

  一般来说,入殓师的房间都是最安静的,这是行规,不能打扰了死者的清静,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能够活的长。

  董阿强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谁啊?”

  听这声音,中气就很足,虽然应该是上了年纪,不过看着应该身子不虚。董阿强开口道:“老徐啊,是我,带了个朋友来见见你。”

  语毕,房间里传来一阵走路的声音,打开门后,我看见一个身材挺高大的老头站在我们面前,长相却有一些丑陋,头发没几根,还歪着嘴巴,斜着眼睛,细细一看,倒是有几分吓人。不过我看他的一双手,却很细滑,修长。的确是做入殓师的人才会有的手,他看了我一眼,开口问道:“哪门哪派的?茅山的外门弟子吗?”

  他倒是能够看出我是灵异人士,我笑了笑说道:“我是阴阳代理人。”

  董阿强低声说道:“蒋天心的徒弟。”

  这老徐一听见师傅的名字,这才舒缓了表情,说道:“进来吧,声音轻一点。我喜欢安静。”

  我点点头,跟着董阿强进了房间。整个办公室还挺大的,不过放着一张床,一张办公桌,一套沙发,和一个书架。角落里放着一盆植物,不过叶片和枝干都有些泛黄了,明显是没有好好打理。我们坐在沙发上,老徐给我们泡茶,不过没开水了,他拎着热水瓶走了出去。

  见到他离开后,我才问道:“董伯伯,这个老徐一直住在殡仪馆里吗?”

  董阿强点了点头说道:“你也知道,会了这门手艺,要想找媳妇就比较困难,再加上他长相有一些丑,脾气也有点怪,过去也处过几个对象,最后都黄了。索性就住在了殡仪馆里,不过我们殡仪馆每天也有几个保安,陪他说说话,聊聊天啥的。”

  我点点头,长相丑陋之人,厉鬼见了也是不喜欢的,反而保了他的平安。有时候,失去了一样东西,却有可能得到某样东西。

  过了一会儿,老徐提着热水瓶走了进来,沏上两杯茶,对着我说道:“你要见我,想问什么?”

  他的语气还是有些不善,我倒是没动气,笑了笑后说道:“今天殡仪馆里的怪事你也听说了吧,我想问问,你在给死者整理遗容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发现?”

  老徐摇摇头,说道:“没什么特别的发现。怎么了?怀疑这个怪事是我干的?我犯得着吗?报复尸体好玩吗?”

  老徐有一些激动,董阿强安抚了几句后,我将银丝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说道:“您一眼就看出了我是灵异人士,想来应该也对附近的一些灵异门派很熟悉,有没有见过会使用银丝操控尸体的门派或者是人?”

  老徐拿过银丝,端详了一下后说道:“没见过。反正就是没见过,你就是来问我这些问题的?要是没事的话,赶快出去,别老是在这里烦我!我还要睡午觉呢!”

  这次说了没几句话,老徐就下了逐客令,他拉着董阿强站起来的时候,我偶然间看见了他伸出袖子的手腕上有一道伤疤。我往前踏了一步,抓住了他的手,将他的袖子给撩了起来。这下子,他大吃一惊,想要反抗,却拗不过我的力气,我将他的袖子整个撩开,露出了手臂后,在手臂的下方有一条长长伤疤,我指着伤疤问道:“你这伤疤是哪里来的?”

  老徐将手抽了回来,不满地说道:“这是早些年受的伤,怎么了?我受伤你也要管?”

  我却追着问道:“怎么受的伤?是什么武器所伤?你说说清楚。”

  董阿强想要打圆场,毕竟我们两个之间的气氛有一些尴尬。老徐却不满地喝道:“怎么了?我受伤的事情也要和你说?你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

  我却冷笑一声说道:“要是你不肯告诉我也可以,我请国字号第五组来找你谈谈。我看过最近十年的卷宗,在江苏境内曾经有一个用控尸之法恐吓他人,抢夺财物的家伙,不过后来在国字号第五组联手抓捕中,被打断了灵觉,手臂还被砍刀劈中。之后虽然逃出包围圈,不过也只能过凡人的生活。老徐,你的眼力比董阿强高出数倍,面对我这样一个灵异人士,你镇定自若甚至带着几分嘲讽之情。你的伤疤,还有你刚刚走出房间的时候,我看见你扭了扭腰,这说明你的脊椎不好。如果你还不想和我说实话,那么我只能让国字号第五组来和你谈谈。”

  老徐低下了头,董阿强有一些奇怪地看着我们,这时候的他已经插不上话了。

  “我知道最近的怪事肯定不是你做的,不过你应该知情,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要隐瞒。”

  我声音里带着强硬,老徐坐回了椅子上,握着茶杯说道:“我原来是在一个炼尸部族里学的本事,是一支流落到了江苏境内的炼尸部族,走的是芦溪一脉的炼尸之途。一开始还是不错的,大家也都互相帮助。后来,因为受到内地灵异门派的排挤,我们接的活越来越少,还经常和四周的灵异门派发生冲突。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那时候我们这一个部族的族长提议,让大家走一点不一样的路子。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让大家用炼尸之法,控制行尸去犯罪。一开始大家都不愿意,可是渐渐的有人赚了钱,也没人查,于是大家就干开了。一开始的一段日子,的确很顺利。可是后来国字号第五组就盯上了我们,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被抓,大家都很害怕。正巧这个时候,我也想收手,就和族长提了建议。族长说,我可以离开,不过要干完最后一票。我答应了他的要求,谁知道最后一票出了问题,十来个人里只有我一个逃出去。隐姓埋名于此,干的是入殓师的营生。”

  我和董阿强对视一眼,等着老徐继续说。

  “最近,连续死了几个老头,我其实也在他们的尸体上发现了银丝,这是我们这一脉特殊的炼尸之法,通过控制一些还没祭炼的尸体后脑,让他们做简单的动作,吓吓人不成问题。我一看见这些银丝,就知道一定是我们原来那个部族做的。我不想和他们有交集,所以一直没有露面。可是就在昨天,他们中的一个来找我了。”

  老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我看见他握着茶杯的手在抖,这可不是因为他老了,而是因为他在害怕。

  我低声说道:“不要紧张,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老徐点点头,说道:“是我们原来的族长来找的我,他说,最近要干一笔大买卖,不过需要弄的金坛市鸡犬不宁。让我配合他的工作,他们会在近期控制一些死尸,让我什么都别说,装作不知道。还说事成之后,就再也不会来烦我了。可是,可是如果我说出去的话,他就会杀掉我。我们族长是说到做到的狠角色。可是我不能落在国字号第五组的手里,凡是逃犯,到了国字号第五组的手里都会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端木森,你一定要保住我,我求你了,我不相想死,也不想被折磨。你一定要保住我啊!”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后问道:“你见到过一头月下的鬼影吗?”

  老徐却摇了摇头道:“我们这一脉只控制尸体,不控制鬼魂。你刚刚说过的,会保住我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把你么你这一脉的人躲藏的地方告诉我,我想办法把他们都铲除了,这样你也安全了。”

  老徐听后,立马转身走到写字台上,刚刚拿起笔,还没写字,忽然双眼一瞪,身上爆出一片血雾,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我赶忙冲过去,抱住了他的身子,去看见老徐的胸口刺着一根银丝!银丝将他的胸口打穿,连胸腔都撕碎了。

  我一把拽住了银丝,眼睛往外一瞟,却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快速逃亡。我大喝一声:“吗的,别给老子走!”

  破窗而出,看见一个矮小的身影快速地钻进了小巷子中,我急忙追了过去!

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入殓师的过往”

  1. 回复 2017/03/27

    端木森

    每次都保不住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