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一心求死的女鬼

  殡仪馆,并不是说,这种地方就一定阴气很重。而是大部分殡仪馆都有亡者逗留,加上大家心里因素影响,才会觉得殡仪馆一定不干净,或者是害怕。

  其实我们的身边的普通人,一生中多多少少都会和几个鬼魂擦肩而过,或者是和一些阴魂厉鬼互相碰撞。但是,它们不伤害你们,不显形,普通人也不知道。

  我和小骗子跟着殡仪馆的大巴,进了大门,小骗子的灵觉虽然受损严重,至今还未复原。不过这小子天生机敏,所以进了大门,便对我说:“师傅,这殡仪馆在东南角怕是有厉害的脏东西。”

  听到这话我微微一笑,因为我也看出了同样的问题。倒是坐在我们身边的董阿强却愣了一下,说道:“你们倒是厉害,我还没说,你们就看出来了。”

  我微微一笑,反问道:“你们在茅山边上,平日里应该和茅山也有往来,为什么这驱鬼之事,还需要你请我们这两个外人来做?茅山不管吗?”

  董阿强却摇了摇头,说道:“两位大仙是不知道,平时我们金坛市的确是和茅山的几个大师傅合作的。我们上点香火,他们帮忙来清清场子。可是最近却出了一些变化,茅山的大师傅全都闭门不出,我去请过他们,都说最近山门内有大事,不让下山。我没法子,好说歹说,也没请动。本来以为熬过了这阵子就好,谁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怪事。我想办法给镇了一镇这脏东西,不过我也不是你们圈子里的人,用的也都是一些治标不治本的法子。还要请你们这些大仙来帮忙才是。”

  不能怪董阿强迷信,而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信就不会发生的。阴魂,厉鬼,妖怪,神明确实都存在,只不过,你若看不见它们,它们便不会来找你。若是找上了你,也就是你命中注定,在劫难逃。不过毕竟是少数,我和小骗子下了车,从殡仪馆里走出来几个工作人员,脸上都带着几分焦急神情,其中一个秃头男子语速很快地说道:“馆长,馆长,东南角那间房间里的尸体从今天早上开始一直在跳,我们几个顶着门,它还在撞门,八成是镇不住了。你快想想办法!”

  董阿强脸色变了又变,随后转身对我说道:“端木大仙,还请这边请。”

  几个工作人员看了我和小骗子一眼,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秃头男子还嘀咕道:“这么年轻的大仙倒是少见的,看起来本事不大啊。行不行啊!”

  小骗子却微微一笑,说道:“我师傅的本事,整个茅山的人都比不上。”

  大家都以为小骗子是童言无忌,不过他说的这确实是实话,轩辕神剑在手,姜封的确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他能幻化出人形道力,我也可以做到,此行茅山,我并不怕他姜封。

  跟着董阿强,一路走到了东南角,我一眼看去,便指着中间的房间说道:“是这间吧,鬼气缭绕,阴魂撞门,是有脏东西在里面。不过看里面鬼气的浓郁程度,不是什么厉害的厉鬼。你们几个站远一点,我来封了它。”

  董阿强和众人往后退,我走到门前,这大门上挂着一面八卦镜,镜面已经有一些碎裂,大门两边贴着两行镇魂符,不过却没有启动,应该是这里没有人有灵觉,所以启动不了的缘故。

  我站在大门之前,没有直接破门,而是伸手扣揭下了八卦镜。我这个举动让身后的董阿强他们大惊失色,董阿强赶忙说道:“大仙,八卦镜是茅山的大师傅送给我们的,有辟邪之用,你揭下来后里面的厉鬼肯定会跑出来的!”

  我却微微一笑,几秒钟后,里面果然传来了激烈的撞门声,鬼气一丝丝从门上的缝隙里外溢。我扣了三次木门后说道:“我是阴阳代理人端木森,若是你在地府听过我的名号,便不要吵闹,我送你回阴间去。若是冥顽不灵,便封你于封鬼葫芦之内。”

  语毕,里面声音顿时停止了下来,董阿强他们看的啧啧称奇。过了一分钟后,我打开了木门,却看见里面一片昏暗中,跪着一个长发遮脸,身穿黑衣的女子。她双手抱膝,头埋在双腿之间,一边嘤嘤哭泣,一边发出痛苦的低吼。

  我一步踏入大门内,左手道力微微一转,四周的鬼气全部震散。小骗子胆子也不小,径直走了过去,站在这女鬼面前,开口说道:“你有何冤屈,快点说来,解开心结之后,就速速下到阴间投胎转世去吧。”

  这女鬼没有抬头,只是一味哭泣,一般来说厉鬼都是很喜欢倾诉的,怨气怨念堆积在心里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说出来后反而会好很多。可是这个女鬼却什么都不说,着实让我心中奇怪。走上前去,将小骗子拉到身后,左手正要点向面前的女鬼,这女鬼却忽然抬起头,它抬头的太突然,我没有心理准备,却看见一张满是血泪的脸,和一双白色的眼睛,以及深紫色的嘴唇。而它的面孔,此时却腐烂一片,看着就好像是已经多日不活化的尸体。

  我皱着眉头,厉声说道:“怎么?还想吓我不成?”

  女鬼却不容分说,猛地飘起来,我以为它要袭击我,却不是如此,而是冲向了外面。而此刻,外面可是接近中午,阳光直射,天地间阳气最足的时候,它这时候冲出去做什么?

  然而,几秒钟后,女鬼化作一道黑影落在了阳光之下,身上顿时燃起熊熊烈焰,很快它就在烈焰之中被焚烧成了灰烬。

  魂飞魄散,一个女鬼,为什么不肯投胎转世,而选择了绝路?我站在房子内,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而此时的董阿强他们拍着手站在房子门口,对我喊道:“厉害,大仙真是厉害,一出手,这女鬼就被灭了。”

  我点了点头,总是感觉这件事情里隐隐透出几分怪异的感觉,虽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怪事见了不少,这种事情并不算什么。可是,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来看,我所遇到的生死危机,多半都是从小事中变化而来。

  董阿强在殡仪馆的食堂里招待了我和小骗子,聊天的时候,他却说道:“其实我过去不是在金坛市干殡葬工作的。只是最近几年被调了过来,也是坐等退休,还有两年就能回家抱孙子了。”

  我微微一笑,问道:“那您过去是在哪里干的?”

  他顿了一顿后说道:“上海,在龙华殡仪馆做的,不过那时候不是馆长,也没几个人认识我,不过今天我听你说自己是阴阳代理人,我都是也认识一个阴阳地阿里人。叫蒋天心,过去可厉害了,不过最近几年不怎么出来了。你认识他不?”

  我和小骗子相视一笑,说道:“我是蒋天心的徒弟,这个小子是我的徒弟。”

  董阿强顿时喜形于色,拉着我的手说道:“哈哈,我就说,这么高的本事,一定是有名师教的。你原来是蒋天心的徒弟啊,那就是自己人了。过去我们馆里出怪事,都找他。他本事大,虽然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不过一面对这种脏东西,肯定有办法解决。是个大好人,哈哈!”

  这顿饭吃的倒是挺开心,吃过饭后,我和小骗子为他们扫了几处阴气较重的地方,然后确认没有脏东西后准备离开。临走之时,四周的人不在,董阿强忽然神神秘秘地将我拉到了角落里,对我说道:“端木小兄弟,我知道你本事不弱,你师父也厉害。可是最近还是不要在金坛呆着。”

  我疑惑地看着他,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

  董阿强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后才说道:“茅山闭门不出,城里没什么大仙镇着。最近我明显发现出丧的人家越来越多,虽然都是一些老头或者是生重病的,可是我总是感觉这里面有事情。而且,我最近还发现一件怪事。前天晚上,我喝了点酒,晚上值班,去上厕所,却迷迷糊糊地看见月光下有一道白影飘过。我以为是自己喝醉了,眼花。结果第二天问了问几个同事,都说好像看见了这个幻景。我觉得可能是有厉害的鬼怪来了我们金坛,不过厉鬼再厉害,也有茅山扛着。你还年轻,别淌着昏睡,早些离开才好。”

  月光下的鬼影,董阿强此话,让我忽然响起了昨夜那一声神秘的女音,金坛,看来真有了不得的怪事要发生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